树林里追与被追之间已经持续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这期间向缺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再也没有主动出击过。

  不是向缺没有机会,而是他不喜欢这种猫和老鼠之间戏谑的感觉。

  他得让人明白一个道理,当你以为自己是猎人的时候,殊不知其实暗中已经有枪口即将要顶在了你的脑袋上,也许下一刻你稍微一疏忽大意,子弹就能洞穿你的脑袋。

  树林外,赵礼军领着曹清道来到了阵外,苏荷看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神色略微有点不太自然。

  赵礼军走到她身旁,轻声说道:“你觉得这个选择题对曹清道来讲,会很难做么?”

  苏荷忽然问道:“如果把曹清道换成是我,你也会这么做么?”

  赵礼军眉毛一挑,摇头说道:“这个没有可比性的,也没有选择的必要”

  “我是说如果”苏荷较真的再次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想······”赵礼军停顿半晌,柔声说道:“周幽王为博得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爱德华为了一个寡妇放弃继承王位的机会,吴三桂为了陈圆圆引清兵入关背了一世的骂名,那你说我为了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呢?大概也是如此罢了”

  苏荷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觉得向缺会为了曹清道,舍弃自己装疯卖傻装死隐匿得来的那些东西么?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会犯如此明显的错误么”

  “凡事都得要赌一把,他为了王昆仑都敢得罪龙虎和茅山,曹清道在他心里的分量我觉得也不低”

  “那你有没有想过,事后清道会怎么看待这件事”

  赵礼军笑了,说道:“一家人还需要说两家话么?孰轻孰重他能分得清的”

  曹清道挺狐疑的走过来看着嘀嘀咕咕的两人问道:“大师兄,师姐你俩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这么神神秘秘的,我有点迷糊啊”

  “等等,在等一会你就知道了”赵礼军拍了下他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哦”曹清道挠了挠脑袋,看着周边的人心里隐约有点敲起了鼓。

  此时这林子四周的人非常多,曹清道甚至已经看出来这些人似乎是在针对着某个人,因为这里有不少茅山子弟,在茅山都是实力上乘,出山很久了的,还有一些他根本没见过的人一看也是实力不俗的。

  这些人都在谨慎的盯着林子里,手里提着武器,紧张兮兮的气氛自他来的时候就已经弥漫开了。

  林中,天师教追踪了近一个小时之后最终失去了耐心,在这么耗下去恐怕就是到天亮了,他们也抓不到人。

  “回撤,我估计赵礼军那边也谈完了,硬来不行,换套方案对付他,我不信收拾不了他了呢·······他在中南海有股份啊,草”张守城一挥手,就要带着天师教的人回去再做打算。

  天师教的四个真人也稍稍的松了口气,闷热的天气里在树林中折腾了大半夜,这他妈是一件无比遭罪的事,更何况还得小心翼翼的防止自己可能不知道啥时候就被咬上一口,所以一听不用在继续搜索了,几个人都感觉有点要解脱了。

  松懈就意味着防备的心里会降低不少,有一种动物叫野狗,平时就是耷拉着尾巴低着头,一旦闻到哪怕一丁点血腥味野狗都会瞬间抓住这个机会,爆起一口咬死猎物。

  “嗯?”走在最前面的张守城忽然一停,然后极其敏感的回过了头:“有阴气,散开”

  张守城话音刚落,一道阴影突然闪现在他们身后,那道影子淡淡的近乎于透明,身上萦绕着一股浓浓的阴气。

  “是,是薛真人?”天师教的人一惊,那道带着阴气的影子正是他们之前死了的那个同伴的魂魄。

  那道魂魄逐渐成型,双眼之中透露着一股空洞而没有一丝感情的色彩。

  张守城问道:“怎么搞的,他死的时候你们没把他的魂魄给收回来?”

  “忘,忘了”有人尴尬的说道:“当时就顾着追那个人去了,根本就忘了薛真人魂魄的事,他可能是比较熟悉我们的气息然后自己跟了过来,我······我这就把他的魂魄收回来带回天师教”

  那人说完就朝着前面那道魂魄走了过去,张守城忽然开口说说道:“慢着,不对劲······”

  这时,那道眼看着即将成型的冤魂突然一散,魂魄躯体瞬间爆开,一道黄色的符咒从阴气里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向缺身形随后一闪而出,突然张嘴一喷,一簇三昧真火从他的嘴中极射而出,奔着走过来的那人就喷了过去。

  “唰”向缺随即右手掐出两道剑诀凭空虚点,直奔对方左右两方,拦住了他能够躲避的一切路线。

  天师教真人反应尚算快的了,眼见前面危机乍现周围退路被封,他直接仰倒身子直挺挺的就朝后面栽了过去,然后双脚猛的一蹬地面,身子飞快的平着向后猛退。

  向缺咧嘴阴阴的一笑,食指对着半空中被吐出的三昧真火屈指一弹,火光在距离男人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忽然炸裂四处飞散,其中一点真火正好沾上了他的一块衣角,然后就开始猛地蔓延开来。

  ◇b看正版章节~上酷C匠网k

  向缺没等张守城和另外四人赶过来支援,他毫不迟疑的转身就退,根本就不给他们拦截的机会。

  “妈的,别碰,蠢货那是三昧真火”张守城跳着脚大骂道:“没有四海之水和真水那火根本就灭不了,别管他了,人死定了”

  “啊······”被三昧真火沾染到衣角的那人仅仅只是片刻工夫身上就蔓延开了一片火光,速度极快的把他给吞噬了,甚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痛嚎人就眼睁睁的被看着化成了一团灰烬。

  而这一幕从头倒霉仅仅只是瞬间的事,前后不过十几秒钟,张守城他们不但没法救援,甚至都没有机会绕开那人去追击向缺。

  天师教,信誓旦旦的入林追踪向缺,和他只碰了两次面,对方毫发无伤他们却折了两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