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教两个真人闻声后火速赶来,但却已经来晚了,只见地上一具冰冷的尸体胸口上一个窟窿里血呲呲的往外冒,而人明显已经断气了。

  “混蛋,混蛋······偷袭我们,他竟然藏在暗中偷袭我们,搜······人刚死,他肯定跑不了多远的”天师教两大真人怒火冲天,这他妈的太出师不利了,刚进入树林和对方还没有照面呢,就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的给解决了个同伴,这死的有点太冤了。

  “踏踏踏,踏踏踏······”张守城带着另外两人快速的赶了过来,看见地上的尸体顿时一皱眉。

  “这个家伙明显比我们想象中的要难对付,似乎也更熟悉丛林作战,这他妈的海豹突击队毕业的啊?”张守城烦躁的挥了挥手,指着另外四人说道:“抱团,彼此别分开行动了,不给他单独下手的机会,十二天门阵困住了他,他根本就出不去,我们只要慢慢搜肯定能找到他,就算他一直不露头我们最后也有办法把他给逼出来,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向缺一击得手之后并没有跑的太远,就藏在附近的一棵树上,透过树叶的缝隙他甚至还能隐约的看见几个人影站在了他刚刚动手的地方。

  过了没多久,五个人弃了尸体,横成一排慢慢的开始在附近搜索起来,当这几人离开之后,向缺悄然从树上爬了下来,在他们身后尾随而去。

  十二天门阵外,赵礼军独自一人转身朝林后走了过去。

  苏荷看着他的背影面无表情,杨菲儿忽然说道:“你这个郎君有种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的感觉,论心机李秋子,张守城估计还真都不如他”

  “有可为有可不为”苏荷神态平静的说道。

  杨菲儿笑着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说道:“成大事者永远都不能拘泥于小节,你不能说礼军做的对还是错,只能说他的出发点和结果是不是我们想要的,如果是的话,过程重要么?”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呗”苏荷微微有些失望的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杨菲儿耸了耸肩,轻松的说道:“赢了才能论是非功过,礼军也是出于对我们的考虑,他不这么做向缺能乖乖就范么?”

  几分钟之后,赵礼军走了一公里前方一处空地上站着两个人影,当他走近之后一道人影突然有些欣喜的说道:“大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清道,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赵礼军掏出烟神态轻松的递给了曹清道一根,然后对着他旁边那人挥了挥手。

  对方走了之后,赵礼军拍着曹清道的肩膀说道:“坐下,唠一会”

  曹清道一愣,接过他手里的烟然后先给赵礼军点上一根才给自己点上。

  “大师兄,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有人会把我带到这来呢”曹清道相当迷糊了,自从向缺和王玄真跟他分手之后他就一直在上海赵放生那呆着从没有离开过。

  后来隔了一个来月,王玄真从黔南回来却突然告诉曹清道向缺身中无解的蛊毒死了。

  当时曹清道感觉有点五雷轰顶,要不是王玄真拦着他肯定就去一趟黔南了,从那以后曹清道就没了再继续行走江湖的心思,就一直在赵放生身边呆着。

  本来向缺要是活着的话,曹清道还想和他携手仗剑走天涯呢,可向缺一死他就觉得了无生趣了,干脆留在上海给赵放生当起了私人护院的。

  直到几天之前,忽然有一伙人找上了他,当时根本就没有给曹清道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把他给掠走了,虽然是强硬的带走但对方一路上却并没有难为他,反倒是好吃好喝的养着,只不过就是问啥也不说,一直到今天晚上半夜左右他被拖到了这个小树林里。

  但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在这碰见赵礼军,茅山大师兄。

  “大师兄你怎么会在这的?是你让人把我带来的?哎,那你早说啊,给我打个电话我自己不就来了么,跟我玩啥神秘感啊”曹清道笑呵呵的说道。

  “清道,我问你件事”赵礼军平和的问道。

  “恩,大师兄你说”曹清道觉得赵礼军的语气很怪。

  “哎,清道你管我叫大师兄多久了?”赵礼军问道。

  “嗯?”曹清道一愣,挠了挠脑袋后很快就说道:“十五年了吧”

  “那你来茅山多久了?”

  “我七岁上茅山学道,今年二十四岁,这十几年都是在茅山”

  “茅山就相当于是你的家了呗”赵礼军笑了,笑的相当有亲和力了。

  Nh酷j匠网-正\k版首f发‘i

  曹清道很干脆的点头说道:“第二个家,我从小在茅山长大,学习,那就是我的家,师傅就相当于我爹,大师兄,师姐你们也都相当是我的亲人,我在茅山的时间比在自己家还要长呢”

  这辈子,有打算离开茅山么“赵礼军转头问道。

  曹清道有些激动的说道:“离开?大师兄你开什么玩笑,除非茅山不要我,否则打死我都不会离开茅山的”

  师兄弟之间,师徒之间的感情就跟扛枪上战场打仗的战友一样,虽然没有血缘这个纽带,但在感情上肯定早已经把彼此给当成是一家人了。

  赵礼军抽了口烟,笑道:“那家里要是有事的话,你觉得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那还用说么,肯定是抛头颅洒热血啊”曹清道拍着胸脯子说道:“茅山的事就是我的事,义不容辞”

  “好样的,大师兄真没看错你”赵礼军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说道:“走,跟我过来,你大师姐也在这边呢”

  “啊,大师姐也在这?”曹清道一愣,明显感觉今天的事有点古怪了。

  “我和你大师姐出来已经很多天了,现在被一件事给难住了,只有你能帮师兄和师姐这个忙了”赵礼军回头看了曹清道一眼,淡淡的说道:“清道,你记住一句话,家里人始终才是你最亲的人,明白么?”

  “嗯,嗯,那是一定的”曹清道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金伟土豆粉,谊久天长,小小江昨天解封,谢谢拿得起放不下,普通人和影ac02打赏,周六日又是更新的晚了也少了,大家见谅,我也想休息休息。

  下一更稍微晚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