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里,花前月下。

  向缺管范旺要了纸和笔后问道:“龙武的赌场你去过么?熟不熟悉?”

  范旺没迟疑直接点头说道:“不常去但去过几次,我这脑袋都赶上电脑了内存杠杠的,过目不忘”

  “有没有去龙武那赌钱,他得当释迦牟尼来接待的人物?”

  范旺一愣,然后说道:“你那意思是,去龙武那赢完钱但他又不敢扎刺的人物呗?”

  “嗯,赢多少都能带走的那最好了,就属于生抢”

  “能找到几个人很稳妥,这么讲吧,这些人要说睡龙武媳妇一觉他可能不会同意,但从赌场里拿点钱走肯定没问题”

  向缺在纸上画了个草图后,指着其中几个方位说道:“这样,过会你就走回车里呆着,然后从明天开始你找几个这样的人按我上面画的这些地方让他们坐过去,必须坐在这几个地方不能换,除此以外还有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你找一些自己人去玩,每天给他们限量不能赢的太多,百八十万的就可以了”

  范旺略微有点迷糊的问道:“啥意思?”

  “准赢,龙武的赌场我现在就让他成为散财童子,这些人去了之后保管怎么玩怎么赢,我要两个月以内把龙武赢的脸都绿了,大裤衩子给他输成丁字裤”向缺又从包里掏出几张符箓递给范旺说道:“别让人发现,放在那个别墅门前的石雕还有大厅里的关公上,剩下的几张藏在赌场里隐蔽的位置就行了,我再告诉你三个地方,你让人去了以后给破坏了,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才行”

  范旺这才明白过来,向缺这是要黑龙家啊?

  向缺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龙家和他没有什么大冤,但通风报信这件事他比较难忍,给你们机会你不珍惜,我不得让你付出点代价么?

  龙家有正经的产业他没办法动手,但像赌场这种捞偏门的生意,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手收拾。

  给范旺交代完之后,向缺就说道:“这里你不能留了,马上离开上车后等着,这边事了结了就返回西安吧”

  范旺犹豫了下,问道:“你一个人能行么?实在不行我他妈要不报警吧?”

  向缺挺无语的说道:“你把警察找来他们连正经地方都找不到,就得在外面兜圈子,报个屁的警啊”

  说实话,向缺不想跟人硬干,杀敌一万自损三千,要不是李秋子最后时刻跟他玩了把无间道,向缺身上肯定带伤,在遭遇张守城的话他整不好半条命都得被留在小树林里了。

  报警到真是个法子,可他妈关键的是警察来了,能找到地方么?

  范旺走了之后,向缺轻轻的吐了口气,然后随即伸出两指掐出几道剑气划向了自己,身上顿时出现好几条口子,血呼啦的。

  苦肉计,装也得装出个两败俱伤来。

  随后,向缺悄然无息的隐藏在了树林里。

  张守城带着五个天师教真人进入树林里之后就各自分散开看来,彼此间距离不远,遥相呼应。

  一场发生在现代社会的杀戮,即将开始。

  此时的向缺正在一棵树的枝杈上站着,隐匿了自身的气息,修为过凝神之后都能通过道气感应出对方的存在,哪怕就是隔着几十米百来米远也能感应得到。

  李秋子之前曾经告诉过向缺,这次阻击他的主力是天师教,当代天师张明堂之子张守城带队,从教内领了五大真人出来。

  这五个人的修为,全都是凝神初期,中期,而张守城自己也是凝神境界的人,这五人如果全力追杀向缺的话,他将很难全身而退。

  甚至,完全有可能折在这片林子里。

  所以,提前得知状况后的向缺想率先采取主动,自己隐身藏匿在了枝杈上,打算趁对方没反应过来之时给他们来个黑夜里温柔的小黑爪子。

  片刻之后,一道人影从远处谨慎的走了过来,来人蹑手蹑脚佝偻着腰,手里提着一把长剑。

  向缺屏住呼吸,将自身气息完全收敛住,然后伸手从树上轻轻的摘下一片树叶用两指夹在指间。

  对方越来越近,已经离向缺不到十米远的距离。

  五米。

  两米。

  对方已经走到树下,向缺弹出指间的一片树叶,这片叶子里被向缺灌注了一丝道气,有点类似于武侠小说中飞花摘叶均可伤人,草木竹石头均可为剑的意思。

  树叶像似一道利刃划向了对方脖颈,但距离他不到二十公分之际他似乎忽然醒转了,完全是条件反射的身子向一旁扭了过去。

  “唰”向缺弹出的树叶从他的胸前划过。

  那人神情一凛,眼角已经瞟到了那一枚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树叶,他一提手中长剑就要回身之际,一道突兀的人影忽然从他头顶飘然落下。

  向缺人还没落地,右手食指直立,中指重叠其上,小指和无名指弯曲组合,掐出九字真言剑诀,兵字诀。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道派最强攻击秘术之一。

  “咻······”一道剑气从向缺手指弹射而出,奔着那人的天灵盖击来。

  一股毛骨悚然,头皮发炸的感觉顿时传了过来,对方反应极快的将手中长剑横在了头顶。

  “铛”一声清脆的响声下,剑气击中了他头顶的长剑,力道之大直接让他感觉脑袋和脖子阵阵发麻,脑袋一阵翁翁直响,神识顿时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噗通”向缺落地,就在他身后,两指并拢随即前身直入对方胸膛。

  “噗!”

  “敌······袭”对方眼睛一凸,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出,两根手指点在了他的心窝上,一道剑气从他的前胸贯穿而出。

  “额······”那人不可置信的张着嘴,似乎压根没有想到连一个照面都没和敌人碰上,自己就被干掉了。

  向缺抽会手指,连看都没看,直接大踏步的离开了。

  一击必中,悄然远遁,丝毫不拖泥带水。

  “哗啦啦”这边一出动静,相隔不远的两个人顿时闻声而来。

  x最/《新;、章W节e上#9酷"匠EH网¤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推荐,挖掘机不能少,不能少,不能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