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其中一道乌云酝酿许久之后,一道天雷从天而降直入树林。

  “来了,秋子走了之后无人牵制于他开始破阵了”苏荷,赵礼军,杨菲儿同时抬头望天,看着那道天雷落下。

  片刻之后,一道身影从林中仓皇而出,浑身是血神情萎靡,是茅山的一个老者,被赵礼军派遣入九宫阁守阵。

  “伤的怎么样?”赵礼军连忙上前关切的问道。

  老者冲着他一拱手,有些汗颜的说道:“让少公子担忧了,无恙”

  天雷落下只会击中九宫格其中的一阁,并不会伤及人身只会让人气血受损,随之宫位也会被破,当九阁全都被破之后,三气六仪九宫阵自然也就被破了。

  {C酷.!匠网X8正xp版|f首%发《f

  相隔了几分钟之后,剩余的七道乌云中又有一道天雷随之而落。

  时间慢慢流逝,当只剩下三处乌云之时,向缺破阵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不少,至少要历经十几分钟之后才会有天雷降下。

  “被李秋子两败俱伤,导致他魂魄修为受损,破阵的速度理所应当应该会慢下来的,可以看得出来他有点吃力了”杨菲儿轻声解释道:“看他最后一宫,需要多久吧,我就能判断出他的伤情了”

  倒数第二宫,那道乌云始终雷云闪现,但天雷却迟迟未下,足足僵持了能有一刻钟,一道要比先前细了不少的天雷才降落下来。

  “呼······”杨菲儿笑了,神态轻松的对两人说道:“有点精疲力尽了,还剩最后一道”

  苏荷忽然皱眉说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装的?如果他是故意示敌以弱呢?给我们营造了一个假象呢?他有多狡猾相信也不用我来提醒了吧”

  “天雷的粗细是和他的修为和状态息息相关,就比如先前的第一道你们应该能回忆起来吧?再看看刚刚的那一道,对比下就会发现那可是差了不少呢,他现在肯定状态不佳修为受损,这能装的了么?”杨菲儿面无表情的说道。

  赵礼军听见苏荷的话,脸上顿时有点不满的说道:“你似乎好像挺了解他的?”

  苏荷转过头,抱着双臂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我在他手里已经吃过三次亏了,人得在不断的失败和挫折中成长,特别是面对同一个让你连续多次吃瘪的人,绝对不应该产生低估和肯定的情绪,本来我们以为他已经死了,但他却偏偏还活着,本来我们以为他是个疯子,但他却偏偏是装的,你觉得就这样一个人他无论展现出什么状况,我们是不是都得有理由相信,这其实就是个假象?”

  赵礼军默然无语,二十几年的顺风顺水已经让他养成了目空一切的性子,一个向缺多次让他挫败这让赵礼军的心里很不愿意承认一件事,自己是不如他的。

  特别是在苏荷面前,向缺每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让本应该是赢家的他一败涂地,这已经不光是丢面子的问题了,而是涉及到男人的尊严了。

  杨菲儿眯眯着眼,抬头说道:“已经快二十分钟了,那道天雷落的很是困难啊”

  “唰,唰,唰······”忽然,几人身后的林内突然闪现出多道人影,行进之间步履矫健,落地之时细腻无声,好像几道轻飘飘的落叶从树上飘下。

  赵礼军,杨菲儿看见来人之后顿时笑了。

  “阵,还没有被破?”张守城负手而立,仰着鼻孔。

  最后的支援,是张守城带着天师教的五位真人前来的。

  所谓的真人,其实是天师教内部对天师的另一种称呼,在天师教只有当代掌门可以被称之为天师,除此以外自他之下哪怕就是修为和他差不多也只能被称为真人,这源自于对张道陵的一种敬意。

  茅山,龙虎和天师教,全真派,一并称为为世间四大道派,纯纯的正统道教弟子,各派延续千年底蕴深厚。

  但这四大教派中也是孰强孰弱,实力差别大的很。

  天师教是道派中公认攻击力最为强悍的一派,茅山和龙虎山只善捉鬼辟邪,全真和天师教才是攻击术法最为强悍的。

  在天师教自掌门之下,真人修为最高,有的甚至可以比肩掌门了,这次张守城中途和赵礼军他们分开就是回天师教请强援过来阻击向缺的。

  而茅山和杨公风水的首要人物就是把人给拦下,为天师教争取时间。

  在赶尸派和李秋子先后出手的情况下,他们总算是把向缺给堵在了树林里,熬到了张守城火速归来。

  “咔嚓······”张守城刚刚赶来,半空中那道酝酿了近半个小时的天雷才终于缓缓而落,却只是轻微一闪,力道差了许多。

  赵礼军看着略微有些迷惑的张守城说道:“在你之前,李秋子带着龙虎山的四个护教长老来了,要不是他和向缺拼了个两败俱伤,恐怕你来了也堵不到他了”

  “他?”张守城不屑的撇了撇嘴。

  苏荷说道:“别忘了,他是闭关之后才出来的”

  “呵呵······”张守城轻笑道:“一份天道气运就让他鲤鱼跃龙门了呗?他就不是他了啊?李秋子,我以后肯定得让他明白一个道理,见到我必须永远马路牙子以下,矮半分跟我说话”

  “我们走了,决战紫禁之巅”张守城招呼了一声后面的天师教真人抬步入林,经过赵礼军身旁时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人我带来了,就在后面一公里远,有人看着”

  赵礼军嗯了一声,说道:“用强了么?”

  “我还得客客气气的请他?人没事,但是是被我强带来的而且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过去看看吧,要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能说动他最好了,但要说不动呢?”张守城淡淡的问道。

  “以大局为重”赵礼军说道。

  “妥了,你这份心思妥妥的枭雄潜质,跟你合作相当让人省心了”张守城交代完之后,随即进入树林之内。

  苏荷深深的看了眼赵礼军,没有说话。

  赵礼军经过她身边时说道:“他首先得知道自己是什么位置对不?我就问你,谁是爹娘他能不能分得清吧?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明白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新的一月,求恶魔果实。

  每次打赏过后都会有果实出现,大家不要忘了投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