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状况,就是你意想不到的状况,完全出乎你意料之外的”

  范旺挺仔细的观察了下四周,树林就是普通的林子,除了此时雾气弥漫之外他实在看不出有啥不同来,他来来回回的在附近转悠了好几圈抻着脖子喊道:“大哥,真是啥也没有啊”

  “看你脚下,这么明显都看不到”向缺无奈的说道。

  范旺一低头,发现脚下只有颗石头,这石头也就是路上随处可见的那种极其普通的石头,拳头大小凹凸不平,颜色发青。

  “看下时间,告诉我准确的点”

  “六点五十一分,二十九秒”

  “六月二十一日星期四,丙午日五十二分为吉时,六丁到乾火到天门,吉位······左转三,右行七米半,前行不过五······”向缺低着头左转三步然后向右走了七米半,直行正好到五米的距离后脚下也出现一块不起眼的石头。

  “三气六仪九宫阵?”找到两处阵眼,向缺随即就认出来自己所处的乃是三气六仪九宫阵了,此阵在古井观经阁典藏中属于被向缺重点关照的。

  大师兄曾告诉他,三气六仪九宫阵一阵困千军,乃是诸葛先生当年掌兵之时运用最多的一个大阵,有此阵在手如若无法破除,那就胜负早已注定了。

  “试试看,能不能挪动你脚下的那块石头”向缺和范旺距离不到十米,一东一西。

  “啥能不能啊,一脚就干飞······”

  “草,别踢”向缺捂着眼睛不忍直视。

  “嗷·······”范旺捂着脚痛嗷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向缺到底还是提醒晚了,范旺一脚朝着石头踢了过去,脚趾盖子都踢分叉了但地上的石头却连动都没动。

  范旺疼的脑袋上全是冷汗,他磕磕巴巴的说道:“大哥,这他妈肯定算是异常状况了呗?”

  向缺挺头疼的叹了口气,说道:“你就算开个铲车过来,那石头你也是挪不动的”

  被压在阵眼之上的石头重有千斤,被牢牢的禁锢住了,如果不得其法根本就挪不开。

  “那你为啥不告诉我啊?”

  “我不是想让你知道什么叫异常状况么”

  “滚吧,别扯犊子了,我他妈一脚下去差点没给自己干残废了,太冤了”

  “在那石头上呲泡尿”向缺忽然说道。

  “大哥,我他妈刚尿完没多久,整不出来”范旺停车的时候就下来尿了一泡,这时候膀胱里还比较空。

  “想想就会有的,来吧,来吧”

  范旺解开裤子酝酿了一会,自己又吹了会口哨,一道细水长流撒向了地上的石头。

  “我去,你这上多大火啊?拿色素当水喝了啊”范旺尿色黄的有点吓人,焦黄焦黄的,跟尿了瓶美年达似的。

  范旺无奈的说道:“你换个人来碰见今天这事,我估计他都能尿出一桶色拉油来,我这承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向缺却没他这么麻烦,食指点出一道剑气后正中石头上,然后“啪”的一下就碎了,碎裂的石头下一杆纯黑色的小旗插在了地上,范旺系好裤子用脚尖居然轻轻一挑原本纹丝不动的石头居然就被踢开了,然后地下也同样露出一面旗子。

  “拔出来吧”向缺和范旺同时将插在地上的两面旗子一起全都拔了出来,忽然之间林中的雾气悄然而散,渐渐的淡薄了许多。

  半空之中,点点星光若隐若现。

  林中场景恢复如初。

  向缺所用的是八门测吉凶之法,八门是指奇门遁甲跟据八卦方位所定的八个不同角度,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

  但凡法阵之内都有这几门,其中生门掌生,死门主死,破开生门万象皆开,一切虚幻都成过往。

  向缺和范旺两人拔掉的旗子就是生门和开门的阵眼,旗子一被拔出林中雾气就会消散,拨开云雾见月明。

  “成了?我们能走出去了?”

  向缺摇头说道:“只是破开了生门和开门的阵眼而已,要破这阵没这么简单”

  三气也叫三奇,三奇为日奇,月奇和星奇,六仪则是戊、己、庚、辛、壬、癸六个方位,至于九宫则就是九宫格了。

  三气六仪九宫阵,笼统的讲就是布阵之人引动日,月,星之力于戊、己、庚、辛、壬、癸六方位中,然后在乾宫、坎宫、艮宫、震宫、中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等九宫中各有一人把守,当催动法阵之后就会阴阳颠倒日月轮换,身入阵内的人混混不知天日,超过一定的时间后精神就会受到莫大的影响,然后逐渐产生各种幻象,直至崩溃到失去理智。

  用诸葛先生的话来讲,这个阵其实就是“一个统帅、三个助手、六员大将和九只军队”统帅布阵,三奇辅助,六仪加持然后九宫出手镇敌。

  其实向缺不破这阵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哪怕就是吃喝拉撒睡都在阵里他也无恙,因为这只是个困阵而已,对他来讲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但,向缺深知对方是想用这个阵来拖住他,跟他耗时间,明显是在等后手准备齐了之后再对他下手。

  更新最o快上酷}匠网8

  就在向缺拔掉生门和开门的两面旗子之时,风云变幻云雾驱散之后,身在阵外的杨菲儿首先就感应到了。

  “他,他在破阵”杨菲儿转头看向赵礼军愤愤的说道:“你不是说赶尸派的人至少能拦截他到午夜么,这才多久?两个小时不到他就已经开始破阵了”

  赵礼军愕然,苏荷释然。

  “不太可能,赶尸派的六具养尸虽然修为都不太高,但已经出具僵尸之力了,他一个人就算已经是凝神的境界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把六具僵尸全都灭掉”赵礼军不可置信的连连摇头。

  “轰隆隆”天边忽然传来一声闷雷响。

  赵礼军皱眉问道:“十二天门阵还要多久能成型?”

  “最快也不过十一点左右······况且我们身上缺少压阵的法器”

  “隆隆隆·····”雷声越来越密,九道乌云忽然凝聚在半空中然后飘向了林中九处方位。

  那九个地方乃是九宫阵里的九个人所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