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大半夜没睡的龙武红着眼睛神情憔悴的就从赌场里出来开着车奔着郊区的庄园赶了过去。

  后半夜,龙武就坐在赌场的贵宾厅里发楞,向缺和他说的两段话让他惊诧莫名,一股寒意久久未散。

  第一段话是,向缺说龙武有个四岁的儿子,生于乙未年。

  三十来岁的男人娶妻生子很正常,但放在龙武的身上就不正常了,因为他是隐婚生子。

  关于龙武结婚有了孩子这件事,只有龙老八和他,还有龙芊芊跟几个龙家绝对的心腹知道,除此以外无论和龙家多亲密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所以从他结婚到生孩子一直没有向外界透露过,老婆和孩子也一直都在国外某地。

  龙家这么做是因为自身树敌太多,怕遭报复,也想给龙家留一条后路。

  龙武的儿子出生时就在国外,而从孩子出生之后起龙家就陆续把一些产业开始向外秘密转移,打算在孩子十八岁成人之后就把所有的产业全都移到国外,不跟国内有一点的牵扯。

  龙老八是个极其聪明和狡诈的人,他深知自己如此起家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有多不容易,每一步都是走的如履薄冰,他现在无事那是因为上面还没有动他的心思,但说不上某一天上面哪不顺心了龙老八经营的地下王国就会在瞬间倒塌,所以聪明的龙老八在龙家有了第三代之后就果断的做出个决定,让龙武的老婆和孩子身在国外,然后用十几年的时间继承家业,保证就算在西安龙家被查全员倒霉,也能让自己香火不灭。

  如此隐秘的一件事,四年来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但没想到昨天晚上被向缺一语道破了。

  第一段话让龙武惊诧,而向缺说的第二段话则是让他震惊和惧怕了。

  龙武的儿子生下来的第一年就怪病缠身久治不愈,在国外的大医院里辗转多次才算稳定住病情,但没想到孩子两岁的时候连续出了两次意外差点夭折,而孩子到了三岁的时候仍然状况频发,也就是向缺所说的惊魂未定。

  如今孩子四岁了,向缺的那番话着实让龙武被吓的有些魂飞魄散了。

  “惊喜不断,年年都有”向缺这一句话直插龙武心头。

  “妈的,这个混蛋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知道的一清二楚”龙武深感无力和惊惧。

  车子一大早回到庄园后,龙武直奔龙老八的卧室,还没起床的龙老八看着双眼通红身子止不住颤抖的龙武直皱眉。

  “天塌了,还是地陷了?”龙老八起身穿好睡衣指着龙武说道。

  龙武深吸了口气,稳住自己的情绪缓缓说道:“昨天有人在赌场里赢了九千多万”

  “嗯?要是跟钱有关,那你接下来就别跟我说了”

  “他赢了钱之后我却拿他束手无策,只能让他大摇大摆的从赌场里离去”

  “很有背景?”

  “没有,虽然他是被哥老会的林江带来的,但两人却没什么关系,而林江的背景也不足以让我这么失态”龙武点了根烟,抽了几大口后才说道:“但是他告诉我,他知道小宝在国外”

  龙老八错愕的一愣,半晌后才说道:“他是怎么查到的?”

  “他还说,小宝一岁怪病缠身,两岁差点夭折,三岁继续出现意外······他还说今年小宝可能还会······”

  龙老八背着手在屋里来回的踱了几步,表情慎重的说道:“关于孩子的事我们做的如此隐秘居然还被人给查了个如此清楚?这怎么可能呢,消息到底是从哪漏出去的呢”

  “爸,还有件事你可能更不会想到”

  “什么事?”

  龙武从身上掏出一张纸递给了龙老八,纸上有个头像,头发全白样貌普通。

  “就是他告诉我的那番话······也就是你最近翻天覆地要找的这个人”龙武指着向缺的头像说道。

  龙老八的手一顿,满脸震惊。

  “我相信这个人其实和我们家是无冤无仇的,他昨天来赌场只是因为你最近让下面的人一直再找他,才引的他主动上门不但赢了赌场九千多万,还告诉了我小宝在国外的事”龙武叹了口气,神情纠结的说道:“你当初肯定以为就是找个人而已,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而已,也就是随便打个招呼说几句话而已,对么?”

  “能让他们如此费尽心机的去找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没有点内情呢”龙老八将手里的纸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后,眯眯着眼睛问道:“他肯定还有后话要交代吧?”

  “嗯,他让我后天约你出来找他喝茶,爸我们去还是不去”

  “为什么不去?”龙老八想了想后,说道:“给国外去个电话,让你老婆带着孩子暂时离开住地,随便去哪逛一逛,让人留意下到底有没有人在那盯着他们母子,顺便让人查查他的底细,看来以前是我想简单了”

  龙老八和龙武交代了几句之后,就走出了卧室,外面老管家正在门口恭候着。

  “那几位我让你好好照看的客人呢?”

  “在后院”

  +~看A正》版☆n章)节√上《酷匠3l网W

  龙老八点了点头,一个人散着步慢悠悠的朝庄园后面专门接待龙家客人的地方走了过去。

  赵礼军,苏荷,杨菲儿自从来到龙老八的庄园后就一直没有出去过,庄园里的环境和设施很适合修养,观皇陵那两天让他们自身损耗颇大,正好需要找个地方休整疗养一番。

  晚上九点,西安BABYFACE酒吧。

  范旺带着向缺,小国宝来到了酒吧,进来之后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就让向缺脑袋翁翁直响。

  “包房还是大厅?”范旺抻着脖子大声问道。

  “来酒吧当然还是得坐大厅有气氛了,不然我这夜店女皇的风采谁能看到啊”小国宝一进来后身上就跟长了虱子似的,自动进入疯狂扭动模式。

  向缺眼神在酒吧大厅里扫了一圈之后,视线就定在了靠近舞台最前端的一个卡座里,五六个年轻女子围坐在桌前正推杯换盏的喝着酒。

  “龙芊芊这个女人算是西安的一个传奇了,白天的时候她是西安商场最耀眼的霸道女总裁,到了晚上她则是夜店里最疯狂的魔女”范旺舔着嘴唇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晚上左右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