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慢悠悠的从包里掏出一块玉佩放在了赌桌上,玉佩很小只比一块钱的硬币大了一圈,黑色的玉佩上系着一根看不出本色的绳子,上面全是油污和泥垢,埋汰的让人有点反胃。

  “用它,抵另一个一千六百万”向缺淡定的指着桌子上的玉佩说道。

  集体懵逼,有人低头看了下自己脖子上带的挂件和手上的扳指,觉得自己瞬间可能身价暴涨了。

  小国宝低声说道:“我觉得你还不如割个腰子放在那比较合适了,你整个地摊上买的破硬塑料算咋回事”

  “肤浅”向缺懒得跟她解释。

  赌场经理还算比较识货的,拿起玉佩摆弄了两下后皱眉说道:“上好的顶级和田黑墨玉,料子是挺好,去年我们赌场里还抵押过一块,比你这大了好几圈也才顶了一百多万,你这个最多几十万到头了,连一千六百万的零头都不到”

  向缺斜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我说它有,可是你不识货咋办?”

  经理挺不信邪的把手伸进后背,搓了个泥球摊在手掌里说道:“我还他妈说这是太上老君炼出来的仙丹呢,这也他妈的得有人信啊”

  向缺整这么一出让贵宾厅里的人顿时又有点糊涂了,这货好像比较人格分裂,赌骰子的时候跟他妈高进上身似的,可不赌的时候自己就分裂成了一个傻逼,说话不着调办事不靠谱,连踢球的守门员和裁判都分不清,现在又拿出个破玉佩来说顶一千六百万,这人格分裂的挺随心所欲啊,说分就分,一点征兆都没有。

  林江拍了拍手,抬头对赌场经理说道:“我说句话能不能值这一千多万?”

  经理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林江这名就能值了”

  “那妥了,一千六百万算在我头上,输了你把玉佩给我,钱我给他掏了行吧”林江淡定的说道。

  “唰”向缺和龙武的目光都看向了他,眼神各异。

  林江笑道:“别误会,我就是想拿这钱看看他这两个赌注到底是怎么开的”

  “江哥,你吓我一跳,你这么整我还以为你俩真是一伙的然后过来泡我的呢”龙武摸着脑袋笑了。

  向缺叹了口气,说道:“我要是真赌输了,这里最大的赢家就是你了”

  林江眼角直抽搐:“我回去还得偷着乐呗”

  这玉佩,别说是一千六百万了,你就算再翻十倍去找向缺买,他可能会甩你俩嘴巴子也不会把它给卖了。

  玉佩是向缺入古井观之后第三年入聚气境界时就蕴养在身上的,又过三年后被师叔给炼成了法器,接着再被向缺继续把玩蕴养到现在。

  这块玉佩要是被真正的识货之人给看见了,恐怕拿出一多半身家也想给换回来,因为你买了这玉佩相当于给自己买了三条命,玉佩真正的价值就在于可以为人消灾解祸三次。

  普通人可能一辈子也就能碰到一次要命的意外更多的则是安稳度过一生,但有权或者有钱的人却肯定认为自己说不上啥时候就死了,比较惜命,所以能抵三条命的玉佩你说对于他们来讲是什么价值?

  向缺真要是把这玉佩的真正价值告诉他们,他们要是能信了的话,可能贵宾厅里这时候得他妈干的头破血流了。

  解决了这一千六百万的问题后,向缺问赌场经理:“这赌注有了,你在跟我讲讲赔率的事吧”

  经理看了眼龙武,见他点头后就说道:“这种盘口我们还是第一次开,那就按照以往的赔率来算好了,你下了两注要是一注中了一注没中,算勾平了,赌场抽百分之一的佣金,你要是两注全中那就一赔二我们抽百分之五的佣金,如果全都没中的话,三千二百万全归赌场,明白么”

  向缺只掰着手指头算了下一赔二是九千六百万,就点头同意了。

  至于会不会输这件事,就完全没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几分钟之后,欧洲杯第三轮,意大利对阵爱尔兰的比赛就开始了。

  坦白的讲,稍微懂点足球的人这一场基本上都得说是意大利赢,因为无论是在经验还是球员的技术和身体素质上,这两个队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

  虽然,意大利队几年前遭受了灭顶之灾,但瘦死的骆驼总归是要比马大的。

  比赛一开始,贵宾厅里的人基本上都是看着淡定,但心里各怀的是什么心思就不得而知了。

  而向缺······。

  则是在比赛开始不到五分钟之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呼噜声震天,睡的相当愉快了。

  都凌晨了,这个时间对他来讲,就是睡觉的时间,至于比赛么,对一个完全不懂足球的人来讲看起来就是遭罪,二十几个人来来回回的抢一个球有啥看头?

  所以,向缺觉得这个时候睡一觉补充下精神比熬着夜看自己看不懂的画面要强度了。

  林江愕然的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向缺说道:“这人,心得他妈有多大了,他以为自己赌的是一堆纸片子啊”

  赌场经理说道:“当他睡一觉醒了,看自己一下子没了三千多万,你说他能不能再彻底的睡过去?”

  林江淡淡的笑道:“至于么?他能在你这赢一千六百万,换个地方,你说他就不能再把这三千多万赢回来?”

  经理顿时一愣,龙武在旁边眯着眼说道:“赢,那我信,但你觉得他在哪哪里赢了这笔钱能不能走的出去这事,是不得研究一下?”

  龙武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向缺赢钱的事做个定论,一直表现的都很云淡风轻,但其实谁都知道一件事,今天的比赛向缺最后无论输还是赢想走出这间赌场都是个问题。

  你可以在龙武的赌场里赢钱,但你绝对不可以在这里挑衅他。

  ^酷=9匠5l网永Q久“\免¤费0《看mY小L说

  今天,如果龙武让向缺安然无恙的走了出去,明天就得有人说龙家被人给扇了一巴掌。

  “草······”贵宾厅里看着屏幕的人忽然嘴里爆出一声惊呼。

  画面中,裁判举着红牌冲向了意大利对的二十三号。

  禁区内铲人,红牌罚下。

  “唰”所有的目光全都盯向了正趴在桌子上酣睡的向缺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昨天解封的Star,和32a0,Payphong。

  谢谢灯火阑珊的挖掘机。

  谢谢幸福使者,月亮,小小江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