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屏幕中,比赛双方球员开始进场,站在赛场上面对面排排站。

  向缺收回目光,看着龙武说道:“玩牌你们不敢,说我是抢钱,你这不是有赌球的么,那我不如就赌这个吧?这个肯定涉及不到技术和手段,全靠瞎他妈蒙了,咋样?”

  “来上点茶水,弄点酒菜,咱们边看边聊”龙武让经理把赌桌收拾干净,说道:“成,我这本来就有开赌球的盘口,接的也是这个生意,你想玩那再好不过了,就按正常赌球程序走,你随便怎么押”

  赌球坐庄,龙武相当的有底气,因为他坐的这个庄是稳庄,就是稳赢不输的意思。

  龙武弄赌球已经有些年历史了,国内的联赛亚洲杯是年年都有,世界杯,欧洲杯,美洲杯开赛也弄,并且盘子一年做的比一年大。

  最近两年,龙武拖关系跟欧洲那边的大庄建立起了联系,达成了合作,就是每遇比赛开盘之后欧洲的大庄给龙武递消息,然后龙武开盘口,收账以后要按比例给欧洲的庄家分成,这个比例分成是他这边六那边四。

  别看这个比例拉的有点大,直接送出去四成的利润,但龙武求的就是一个稳字,只要是稳赢不输,少点也是无所谓的,关键不是不赔钱么。

  这一界的欧洲杯也不例外,每到比赛开始之前欧洲的庄家就把消息递了过来,每场比赛都没有跑空,场场都是庄家赢。

  这里面没什么黑幕,全靠技术分析和专业的团队操作,全方位的计算双方球员的身体素质,技术水准,还有最近半年来球员比赛的发挥,然后统计出数据计算胜率,基本上是不会出现差错的,除非临场发挥严重失误。

  自从前两年那次赌球事件爆发之后,欧洲那边的足球市场,联赛的时候还能暗箱操错一下,但涉及到欧洲杯和世界杯这种大型的国际赛事,就没人敢在整黑幕了,一旦爆出丑闻来牵扯太大,谁也兜不起。

  向缺起身走到屏幕前,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双方的球员。

  “这个······这个东西,怎么押?”

  龙武让经理把电脑打开,然后把赔率给调了出来:“这场比赛是意大利对爱尔兰,赌法也比较多样性,看你想怎么赌了”

  向缺挺呆萌的看着屏幕双方的球员,忽然回头问道:“哪个是意大利,哪个是爱尔兰啊,首先这个问题我得搞清楚,对不?”

  “我草······”小国宝瞪着眼睛都愣了。

  江哥拿着雪茄的手抬起来半天也没放下去,龙武无语的冲着经理说道:“你去给他解释一下”

  经理咽了口唾沫,脑袋发蒙的走到向缺身旁问道:“左边穿条纹的是意大利队,对面的是爱尔兰队”

  “哦,哎这个人不是意大利队的么?那为啥他穿的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啊”

  “·····那个,是守门员”经理无奈了。

  龙武无语的低声跟林江说道:“他这是调节气氛呢么,是我紧张还是他紧张啊”

  “可能,是为人比较幽默吧”林江叹了口气。

  向缺又指着屏幕上另外两个人说道:“守门员我知道,但不是只有一个么,这两个也是?”

  “那是裁判”经理彻底赖了。

  “啊,对,对还有裁判”向缺又继续萌萌的指着屏幕问道:“哎,这球员咋这么多呢,不是就十来个人踢么,这都好像有二十来个了”

  “那是替补和教练”经理彻底崩溃。

  向缺对足球的概念,仅知道是两伙人在抢一个球,哪伙抢到了然后送进对方的门里就算赢,他知识的贫乏完全是因为古井观里连个电视都没有,他的娱乐活动就是跟老道和师叔大眼瞪小眼。

  向缺觉得,自己能分得清足球是用脚篮球是用手的,就已经不错了。

  龙武这里的赌球很有意思,非常的多样化,并不是单纯的赌胜负,赌让几球,甚至你还可以猜哪个队先进球,哪个队员先被罚下场,哪个队得到点球。

  向缺的眼神从意大利和爱尔兰双方球员的脸上逐一扫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停留了片刻。

  “还有五分钟比赛要开始了,投注也马上就要结束了”赌场经理提醒了他一句。

  “马上,马上就好”

  让向缺赌球,他肯定赌不了,因为他压根懂。

  但你让向缺说出双方的队员,哪个倒霉哪个走运那肯定瞒不住他。

  简单点来讲,就是这一场比赛,球员肯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进球,但是向缺知道。

  “你开的盘太简单了,赌法比较单调”向缺回来坐下,笑吟吟的对龙武说道:“我整点刺激的,咱研究研究呗”

  “你说,我听听,觉得合理的情况下,可以”

  向缺抬起手指,指向屏幕说道:“这么的吧,我就跟你赌这场比赛,哪个人最先被罚下场,哪个人最先进球,你觉得这个赌法你能不能接受得了,要是能研究我就跟你押一把”

  贵宾厅里顿时寂静无声。

  林江摸着脑袋笑了:“你要不是黄皮肤黑眼睛,我他妈还以为你是欧足联主席呢”

  龙武说道:“你又幽默了,是在和我开玩笑呢么”

  向缺扒拉了下自己身前的筹码说道:“我赌意大利二十四号最先被罚下场,赌爱尔兰十一号进球,各一千六百万”

  '酷/匠$f网O1唯一P正q版`,其|他都x◇是盗版{

  龙武眯了眯眼睛,没吭声,这场意大利和爱尔兰的比赛他接到欧洲那边庄家给出的消息是,意大利让一球,爱尔兰负。

  这个结论,和向缺所猜测的完全相反。

  但正因为相反,龙武犹豫了。

  向缺傻么?

  他要是脑子有问题,可能这屋里没一个是正常的,但这么精的一个人却为啥给出了一个根本就说不通的赌球规则呢?

  搁谁谁都糊涂!

  龙武没纠结向缺给出的赌法是不是有点扯淡,首先他注意到向缺说的那句话了。

  “赌意大利队最先被罚下场,赌爱尔兰先进球······各一千六百万”

  赌场经理笑了,指着向缺的筹码说道:“各一千六百万?你这,好像还缺个一千六百万呢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