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捏着个一千的筹码递给小国宝:“喏,拿去”

  小国宝牙咬的嘎吱直响:“这是看赏呢啊?姐平时喝个咖啡都三五百的,差你这千八的啊?你这么干有点晒脸了”

  “不是,刚才你不给我拿了四百么,我这是给你还回去的,真要赏你这点钱也拿不出手啊”小国宝给了他四百,向缺这钱是绝对不能白要的。

  向缺把筹码硬塞给了她,然后一扒拉剩下的几个筹码放在了小上,说道:“换了,这回押这”

  他旁边的中年人见状稍微犹豫了下,就扔了五万的筹码在小上。

  “哎,哥们你真跟他押啊?那就是个瞎玩的,完全没有任何的章法,你没看出来么,庄家要开锅了(开锅是指连输的意思)这个时候连续开大是有很大几率的”另外两个闲家都挺不解的,觉得连中三元之后应该继续跟上,庄家这一把再开大是有很大的可能性的。

  中年人摇头笑道:“我就是随便玩玩,那点钱输了我就歇会然后看球去,我的重点不是在这”

  向缺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没搭理旁边三人的聊天,别人押啥他不会去管,反正自己肯定不会赔就是了。

  庄家看了眼桌子上的三千块钱筹码也无所谓,向缺就算连中十把能咋的,几万块而已,赌场的老板吐口唾沫都比这点钱有劲。

  但向缺真要是连中十把的话,钱多少无所谓,但荷官肯定得突突。

  “一三四,七点小”荷官开盅,中年男人淡淡的笑了,五万变十万钱多少对他来讲就是个数字,但意义不一样,因为自己看对眼,走运了。

  “嚯,这小子运气真不是白给的啊,又中了”另外两个看着向缺的眼神也有点变味了,感觉向缺的脑门子现在好像贴着财神爷的画像。

  六千块押在小上,向缺还是没动,另外三个闲家这时全都跟了过来。

  荷官眼皮有点抽搐,向缺的钱是小钱,另外那三家押的可有近二十万了,今天这小子运气要是这么一直走下去,他这张桌子可是要彻底开锅了。

  “买定离手,开”

  “一六五,十点小”

  “买定离手,开”

  “三七八,十八点大”

  “买定离手,开”

  “四六五,十五点大······”

  “买定离手,开”

  “一二六,九点小······”

  真照着荷官想的来了,向缺确实真的连中了十把,把把押准一把也没跑空,六千块的筹码此时已经堆成小山了。

  筹码,六十一万四!

  向缺用五百块的一个筹码,押了十三把,把钱翻到了六十多万。

  小国宝呼吸急促,自从向缺赢到第四把后她就把手机放回包里了,眨着两只大眼睛就来回的盯着桌子上的筹码和向缺那张淡定的大脸。

  六十几万,对小国宝来说就是买个包的钱,但她看的是向缺连中十几把的这个劲。

  “咕嘟”三个闲家咽了下口水,眼神炙热的望着向缺,等待着他这一把的下注,现在谁他妈都能看出来这个小子太妖了。

  连中十几把,押啥啥中。

  三人甚至有点怀疑,这是不是拍赌神的电影呢,太邪了。

  向缺淡定的掏出根烟,点上后慢慢的把六十一四的筹码又给挪到了押大上。

  荷官的脑袋上冷汗直冒,他不是没赔过钱,但这么赔还是第一次碰到。

  “买······买,买定离手······开,开了”荷官说话的时候都他妈突突了,舌头直打结。

  “四六七······十七点,十七点大”

  “咣当”荷官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去,一头栽到地上,半晌没爬起来。

  一百二十万,向缺又押中了!

  “唰”三个闲家这回眼睛都直了,他们又一次跟对了。

  “我草”小国宝有点抓狂了,看着一百二十多万的筹码狠狠的掐了向缺大腿一把。

  “草,你疯了,掐我干嘛”向缺嗷的一声就叫了起来。

  小国宝说道:“我看下是不是真的,这么虚幻呢”

  “你在掐我,你信不信我用这些筹码砸死你”

  “向缺,你跟高进发啥关系啊?”

  “高进谁啊?”向缺迷茫的问道。

  酷mW匠网永W久t免、U费K%看小说

  “赌神,那是个传说”

  “小妹妹别扯哈,那是电影”中年男人把桌子上的筹码全都收了回来,说道:“小哥们,差不多收手吧,娱乐而已,是不?”

  “嗯,对,对,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哎小兄弟要不咱上去喝点啊,这边就别玩了呗?”

  三个庄家互相对视一眼,基本上都这一个心思,他们赢的有点心惊肉跳了。

  简单点来讲,这钱赢到现在就可以了,再赢拿着可就有点烫手了,这就是他们的聪明之处,什么钱该拿,什么钱不能拿心里都是很有数的。

  “再玩会,闲着也是闲着”向缺笑呵呵的敲了敲桌子,对荷官说道:“开盅,我还押”

  荷官脑袋嗡嗡直响的爬了起来,这回他不敢在开盘了,一百二十多万的筹码再翻一倍就是两百多万了,赌场到现在为止,大厅里还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大数目的赔偿。

  贵宾厅里倒是有,可那是啥地方啊?

  坐那的人身家都上亿了,起价也不是五百,都是过千的了,输赢几百万一个月也是有那么两三次的。

  “您等会,我······我换个人来开盅”荷官离开赌桌赶紧跑了,这边的场子他根本就撑不下去了。

  向缺旁边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说道:“小哥们,听我们句劝,这骰子玩到这你可以收手了,真想玩也不能可这一天玩是不?”

  三个闲家都是出自于好心,赌场输钱赢钱很正常,不会出现不认账的情况,哪怕向缺再连赢十把,赌场也能拿出钱来赔他,但事不是这么个事。

  向缺可以堂而皇之的把钱带走,赌场现场肯定不会管,但过后赌场会不会管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向缺现在要是拿这一百多万走,这场赌局顶多算个小新闻,可他真要是再翻几倍走,那就是整个西安地下赌场的大新闻了。

  龙武和龙老八能这么任由他白拿走一大笔钱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