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骰子赌桌上,向缺坐在了一个偏角落的位置,然后十分大气的从身上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百元大钞拍在了上面,淡淡的说道:“我押大”

  这一百块钱,还是因为之前在华阴的烧烤店里被蝲蝲蛄给买单他省下来的,不然向缺的身上估计此时就得剩点毛票了。

  “唰”连小国宝在内,三个闲家一个庄家顿时眼神迷离的看着向缺,个个懵逼。

  向缺皱着眉头说道:“押大,一百块”

  “我去!”小国宝汗颜的拉着向缺,低头小声说道:“把钱收回来,快点的······大哥,我真服你了,这人丢的,都丢姥姥家去了”

  向缺诧异的问道:“怎么滴呢?不就是押大押小么,多简单啊”

  赌桌对面的荷官很礼貌的冲向缺说道:“先生,请您先去兑换筹码,我们的赌桌是不接现金的”

  向缺这时才看见桌子上大小两边都放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筹码,就自己那张挺皱巴的百元大钞被空调冷风给吹的呼扇呼扇的相当显眼了。

  向缺脸一红,知道自己整的稍微有点丢人了,他尴尬的拿回一百块钱干咳了一声说道:“忘了,忘了,你们先玩着我去换一下哈”

  小国宝捂着脑袋有点冒冷汗,她感觉这人可能还得继续丢下去。

  果然,向缺走到换筹码的地方,拿着一百块钱递了过去说道:“给我换个筹码”

  酷mW匠q网唯?1一GJ正$版,x1其他{都0}是盗版

  换码的美女抬头看了眼向缺,愣了。

  向缺说道:“换个筹码”

  “先生,抱歉,这个我们换不了”

  向缺叽歪的说道:“一百块为啥不给换啊,这不是钱啊?我拿的又不是给死人烧的纸”

  换码的美女尴尬的笑道:“先生,我们这里面额最小的筹码是五百的,也就是五百才给换一个筹码,您这······”

  向缺掏出烟来镇定的给自己点了一根,心里一顿腻歪,手都有点哆嗦了。

  “这个,你们的服务不太人性化啊,做生意没有这么做的啊,一百不是钱啊?你们这么干不是把上帝给拒之于门外了么,这规矩得改,得改”

  美女都要哭了,说道:“先生,关键的是我们这也没人拿一百块钱来玩啊”

  龙武的赌场平时的时候一天流水都是过千万的,办公室里四个大保险箱里的现金每天常备流动资金五百万,来这玩的三五万算是闲玩,十万几十万的才算赌客,过百万的也天天都有。

  特别是最近这段日子,几万的赌客都销声匿迹了,带着几十万来的那还得靠关系呢。

  这一百块钱,都不够赌客给荷官和服务员打小费的,你让换码的给你换个一百的筹码,她真拿不出来。

  小国宝赶紧从自己的驴牌包里掏出一叠现金递给了向缺:“哥,我求你了,我这有点钱你先拿着,输没了你把腰子割了还我就行,我先给你江湖救急可以不?”

  小国宝真后悔自己怎么不跟林江去贵宾室里呢,跟着向缺走这一圈她脸都要熟了。

  向缺看了下她手里的一叠钞票,然后叹了口气从里面抽了四张一百的。

  小国宝恨恨的说道:“你诚心消遣我呢是不?你就换一个筹码啊,一把就没了你还玩啥啊,就想过个瘾呗?哥,咱能别闹了么”

  “一个筹码,足够了”向缺把钱递给换码的,然后拿了个面值五百的筹码说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听过么?没见过的话,我给你现场表演下”

  向缺手里把玩着一个筹码,后面跟着脸色通红的小国宝又回到了赌桌上,向缺还是坐在了之前的那个位置,然后把手里的筹码抛到了押大的上面。

  这一回荷官没拦他,虽然就一个筹码,但毕竟是五百面值的。

  旁边坐着的三个闲家扫了眼向缺的衣服和手腕,衣服不是牌子,手上没有表,就这副德性一看就是不知道跟谁混进来开眼界的。

  小国宝低头摆弄着手机,压根都没往桌子上看,她估计向缺运气好点能挺个三五分钟的,运气不好可能马上就得把屁股给抬起来了。

  “买定离手,开”荷官摇了摇骰盅然后放在桌子上,开了后喊道:“四七八,十九点大”

  向缺押的五百中了,不过却没人鸟他,荷官给他扒拉过去一个筹码然后继续下一局。

  小国宝听见开盅后抬头扫了一眼,见向缺的钱还在就又低下了脑袋。

  向缺没动,但在荷官要骰子之前看了他一眼后,一千的筹码还押在了大上。

  “买定离手,开”

  “六七九,二十三点大”

  “买定离手,开”

  “三六九,十八点大”

  连中三把大,从头到尾向缺都没碰桌子上的筹码,就靠在椅子上两眼无神的偶尔抬头看下荷官。

  “小哥,运气不错啊”连中三把后,向缺的筹码已经变成了四千,翻了八倍,离他不远的一个中年人扔给了他一根烟后说道:“你运气挺好,我也跟着你沾沾喜气,今天输了不少了,看你能不能给我转运,这把你押哪我就押了”

  “照这么整,你的腰子有可能留住了”小国宝有点小惊讶的看着桌子上的筹码,向缺赢的虽然不多但他的运气有点太爆了。

  荷官也深深的看了眼向缺,略微有点意外。

  赌博这玩意,全世界八成以上的赌徒会把输赢的原因归结为运气上。

  向缺连中三把大,这在旁边的人来看,绝对是运气爆表了,因为这货明显一看就是个赌场土包子,他能赢三把不是运气是啥?

  大部分的赌客都明白一个道理,你跟着运气好的人押是完全有可能转运。

  但向缺真是运气么,别人有可能靠这个,但他显然不是。

  赌场里所有的荷官受赌场本身风水阵法的影响,财帛宫都比较旺,也就是招财,基本上荷官开盘之后都是赢大输小,总的来讲是不会赔钱的。

  但对向缺来讲,这一点肯定不好使,他押大押小跟运气不沾边,完全是靠卜的。

  每一局开盅之前向缺都会查看一眼荷官的面相,然后右手掐算,必须百战百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免费的,免费的挖掘机,推荐不要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