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的赌场可能算是最近三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段时日了,除了世界杯以外,欧洲杯算是第二大赌球盛事了,是喜好赌球的人的节日,至于国内和亚洲的比赛基本上一些大赌徒们都无人问津,因为操控性太强变数太多,实在不易出手,欧洲杯和世界杯这种赛事就算有黑幕国内的人也很难知道底细,所以在国内开盘口下注全凭运气和眼力,而人也就自然很多了。

  自从欧洲杯开盘以来龙家的别墅赌场就几乎人满为患了,基本上全都是陕西各地或者周边一些省份前来赌球的客户,能进入到赌场内部现场赌球的身家都不小,龙武给的规定是大厅里少了七八位数身家的就别接待了,因为位置有限,贵宾室里则是必须达到九位数以上。

  地下赌场一千多平的大厅里一共摆放了十二块电子屏幕,几间贵宾室里也有投影,半夜时分开踢之后这边直接现场直播,在比赛开始前五分钟截止下注。

  '8酷X匠$网*、唯^一X;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下注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在网上投注,一种是在赌场里面直接下,盘口是在比赛开始前的头一天放出来,投注没有下限,上限的投注是单场不能过五千万,比赛结束之后网上的投注是三天之后出结果,而在现场的投注,金额低于一千万的是当场结,超过一千万的视金额大小分批次到账。

  龙武的赌场信誉一直良好,开的这几年里从来没有发生过赖账的情况,无论盘口开的多大赌场赔了多少也不会出现任何纰漏,所以龙武的赌场口碑在陕西这一带是首屈一指的。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很重要,这么多年来赌场从开门到现在赔小钱是天天有,但大的金额则是一次都没出现过。

  向缺是第一次来赌场这种地方,有点刘姥姥逛大观园的感觉,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着,进了地下赌场后他留意最多的是一个个赌徒,大厅里的赌徒身上都萦绕着一股若隐若现的垢气,有的比较淡薄有的则是非常浓郁,这种垢气就是人的负面精神。

  其实每个人都有这种东西只不过平常大多数的时候都隐藏在身体里,但是当垢气浮现在体表之后就说明此时这个人的精神已经收到了非常大的影响。

  赌徒和吸毒的人是最歇斯底里的,而这两种人身上的垢气也是最多,最容易受到影响的。

  林江进了赌场之后,直接就被龙武给带往了贵宾室,今晚的比赛还没开始,要几个小时之后才能开踢,现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自然就是先玩几把牌,等比赛开始之后再边玩边看。

  向缺则是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在大厅里闲逛起来,龙武回头看了眼向缺,朝林江问道:“江哥,您朋友怎么没跟着一起过来”

  林江一愣,顺着龙武的视线看到向缺之后,摇头笑了:“不是朋友,随他去吧”

  “那这边请,贵宾室里有几个朋友我给您介绍下,没事玩几把解解闷”

  林江带着沈培和龙武去了贵宾室,小国宝倒是没有跟着过去,而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向缺后面。

  “第一次来赌场啊”小国宝一看向缺这样,就知道这是个土包子没见过世面。

  向缺啊了一声,继续闲逛。

  “你想玩两把?”向缺嗯了一声,问道:“哎,这有玩石头剪子布的么?”

  “啥?”小国宝崩溃的说道:“哥,幼儿园这点也放学了,你是不走错地方了,我有点后悔跟着你了,感觉可能要丢人”

  向缺挠了挠脑袋,尴尬的说道:“没有啊?哎,我也想玩两把,但走了一圈后我发现这里面的我一样都不会,就石头剪子布我略懂一二,真没有啊?”

  小国宝无语的说道:“拉斯维加斯那边的赌场可能有这么童真的赌桌,但国内么我还真没听说过”

  “你好像挺懂呗?常客啊?”向缺歪着脑袋问道。

  小国宝说道:“成都的风气你不知道吗?我一岁多的时候我妈就抱着我跟一帮贵妇打麻将,你知道不?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叫爸妈,居然是八万,因为我妈那天胡了八万后嚎的一声把我给开了嗓子,我就跟着学了一句”

  “你这家教,挺不走寻常路的呢”向缺朝着贵宾室那边努了努嘴问道:“跟他很熟啊?怎么没跟他进去呢”

  “他跟我爸一直都有生意上的来往,合作挺多年了关系也不错,我本来是跟沈培一起玩来的,后来林江要带着她来西安赌球,我闲着没事就跟了过来”

  向缺把整个赌场都转了一遍,发现真没自己一样看得懂的,就问小国宝:“有没有简单易学,比较容易上手的,嗯······难度跟石头剪子布差不多就行了,太高深的我可能有点接受不了”

  小国宝扫了他两眼,笑道:“要不咱先去医院吧”

  “干啥啊?”

  “你先把腰子割一个换点钱,换完了再回来玩,不然我估计你很难上桌的”

  向缺急头白脸的说道:“不是,你埋汰谁呢啊?不就是钱么,我没有啊?欺负人没你这么欺负的,你赶紧的,给我介绍个,我准备要大杀四方纵横赌场了”

  “玩骰子吧,只要分得清一二三的都能玩,也就这个比较适合你了”小国宝把向缺带到了一个摇骰子的赌桌旁。

  玩骰子确实比较简单学起来也易懂,就是比大小就行了,四到十点算小十点以上算大,闲家押庄选大小就可以了,庄家如果是豹子那就直接通吃,如果是三个一那就是通赔。

  小国宝跟向缺简单介绍几句他就明白了,连连点头说道:“这个好,比较人性化老少皆宜,挺有娱乐性的”

  小国宝相当无语的说道:“哥,这个就是俗称傻子玩法,因为就算傻也能知道咋玩,娱乐性的得是梭哈,牌九,三张什么的,你玩的这个略微有点上不了台面”

  正因为上不了台面,玩骰子的赌桌人也比较少,就三个闲家一个庄家,桌面上的钱也才几万块而已,和其他的赌桌比也就只能算是零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小小江,谊久天长,书友572b49385昨天解封,还有幸福使者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