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拿着电话首先打给了王昆仑,他觉得这种事昆仑哥肯定比较在行,有他在身边解决起来肯定是游刃有余的,可是电话打过去那边却关机了,联系不上人。

  “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这货忒不靠谱了”向缺想了想,没有联系杜金拾和明哥他们,对于自己的事来讲他们应该算是外人实在不易掺和进来。

  向缺只好找上了王玄真,电话响了几声之后那边就接通了。

  向缺热情的说道:“哈喽啊,胖胖”

  电话那边一顿沉默,半晌才传来迷迷糊糊的一个声音:“草,谁啊?扰人好梦者不得好死知道么”

  “草,舌头捋直了跟我说话”

  “不是,大半夜的你有完没完啊,问你是谁就说是谁,磨叽什么啊,不说我挂了哈”

  向缺叹了口气:“老婆饼里没有老婆,这正常”

  “鱼香肉丝里没有鱼这也没什么”

  “老干妈里没有干妈我认了”

  “雷峰塔里没有雷锋,那我也认了”

  向缺挺悲情的说道:“可是你的大脑里居然没有储存我的声音,这事咱俩肯定得认真唠唠”

  电话那头,王玄真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他妈是大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的你整个不知道是哪的固定电话打给我,我没给你当骚扰电话挂了就不错了,知足吧”

  向缺说道:“多日未见,甚是想念啊”

  “行了,你可别几吧和我扯犊子了,说吧找我啥事,没事你都不带给我打电话的”王玄真打了个哈欠,不耐烦的问道。

  向缺贱嗖嗖的说道:“咱俩见个面,我搂着你你靠着我,咱们谱写下爱的篇章呗”

  “你觉得我用多芬的沐浴露给自己洗干净的,你能接受么?”王玄真好像入戏了。

  “哎,掀开这一页吧,我跟你唠不下去了”向缺接着挺不客气的说道:“你行走江湖多年,经验丰富,过来帮我个忙处理点事”

  “啥事啊,生死攸关么?”

  “那到没有,暂时还没有涉及到生死这么严肃的问题,就是我比较抓瞎,不知道该从哪下手该怎么解决”向缺是真有点迷糊了,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那不去了,死不死谁家孩子啊,更何况你还没死呢”

  向缺着急的说道:“兄弟一声召唤,你就不能披星戴月的赶过来救急么”

  “哥,我明天要飞澳大利亚,机票都订好了”

  向缺崩溃的问道:“你这是要去和袋鼠配一下,想研究出个新物种么?”

  “你好好说话,我还能跟你聊两分钟帮你分析下问题”

  (最新^章节9X上G酷z匠。)网

  “不去不行么?”向缺委屈的说道。

  “我觉得吧,跟袋鼠配个种也比去你那强,因为我去了肯定就是被坑,准没好事,被袋鼠干一下也就是身体遭罪点,但人肯定没事”

  向缺幽幽的叹了口气,哽咽的说道:“算了,算了······你一路走好吧”

  “我去,你这语气好像是送葬哭丧的”王玄真沉默了一会问道:“看你这电话号显示应该是在陕西渭南是吧?”

  “嗯,华阴市”

  “老实等着,一会我让人联系你,我明天是真有事脱不开,但我给你找个人过去帮忙,你想咋用我就咋用他,一点都不用客气,明白么?”

  “妥妥的,他也喜欢多芬的沐浴露么”向缺眉开眼笑的问道。

  “嗯呢,最好薄荷味的,比较凉爽”

  向缺挂了电话,老板伸出一根手指头说道:“十二块钱”

  “草,亏大了,就他妈结尾那句话是正题,前面全是扯犊子,这一下得亏了十块钱”向缺无语了。

  老板嘿嘿笑道:“心疼啊?你电话唠的这么有激情,我要是没在这看着你,你是不是都能对着电话撸一管子啊,十块钱整的这么亢奋,我觉得挺值的”

  “老板,那头是男的”向缺愣愣的说道。

  老板也愣了,顿时冷汗从脑门子上流了下来,夹着裤裆说道:“哥们,淡定啊······你要这么讲的话,下次你再打电话我收你个地球的价,五毛一分钟”

  “啊,这么回事啊”向缺转悠着智慧的小眼神,笑眯眯的问道:“老板,你平时洗澡比较得意啥味的沐浴露啊?长夜漫漫难以入睡,咱俩顺着这个话题往下在聊会呗?

  老板都他妈要哭了,伸手就要去拽卷帘门,这时柜台上的电话又响了,向缺伸手一挡,说道:“你要是不让我接这个电话,明天我还来”

  “接吧,接吧,快点的”老板崩溃的说道。

  电话接起来后,首先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DJ音乐从话筒里透了过来,向缺喂喂了好几声那边才传来一阵比较嗨皮的声音:“姓向么?王玄真朋友?”

  “对的,哥们你是······”

  “地址给我,王玄真让我去接你”

  “这风格我比较喜欢,非常的干脆利索”向缺把地址报了过去,那头告诉他至少得两个小时才能过去。

  “行啊,我就在这等你,但我身上没电话,你告诉我咱俩怎么相认?”

  “你认我就行了,黑色巡洋舰,车牌尾数二九五”

  挂了电话之后,向缺刚一收手小店的老板唰的一下就把卷帘门给关上了,然后里面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接着就一片寂静了。

  向缺幽幽的说道:“早知道一上来就跟他唠这么嗨好了,还能省十块钱呢”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钟了,向缺要等人,就找了处墙角坐了下来,然后酒劲就有点往上涌了,没过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向缺就听见不远处一阵鸣笛,两道闪眼的大灯照了过来,向缺迷瞪的站了起来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巡洋舰是啥车他不认识,但车牌二九五他看到了。

  车窗摇了下来,里面坐着个短发高鼻梁双眼皮,挺精神个年轻小伙。

  “王玄真朋友呗?”

  “向缺,你好”

  车里的人伸出手说道:“范旺,老王发小,他让我过来接你,来先上车吧”

  向缺上了车之后,巡洋舰速度极快的蹿了出去。

  车子开进华阴市区,然后就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范旺招呼向缺下车说道:“有事呢明天再说,现在得睡一觉才是主要的,关键是你得洗个澡换身衣裳,对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现在的灵异小说,过一百五十万字后有的都写成玄幻小说了,或者整出国家荣誉来了,什么灵异小队,龙组啥的,然后就跟国外干起来了,和日本的神棍,泰国的巫师干仗,为国争光。

  你们觉得,本书往后走的情节,是走上面两个路线呢,还是继续保持现在的风格和情节安排呢?

  这个询问很重要,你们看后一定告诉我,书评区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