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哥又明白了?你看给他厉害的,尾巴上系个窜天猴他都能飞起来”张守城一撇嘴,眯眯着眼说道:“我猜,我们现在应该是身处于始皇墓的地宫里,不过不是真的进了始皇墓,而是触动了风水大阵后被接引了进来,实际我们仍然还是在骊山”

  李秋子愣愣的问道:“草,这是穿越了么”

  “别管是啥,总之这肯定是好事,你们说这是不是就是引动始皇墓风水大阵后的情景,也就是说······我们,成功了”杨飞菲儿握着小拳头挺振奋的挥舞了下。

  赵礼军和苏荷却没搭理这帮人,虽然挺欢欣鼓舞的但两只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那道拿着风水罗盘在忙碌的人影。

  赵礼军悠悠的叹了口气,弯腰拱手朝着那道人影行了一礼,尽管知道对方对此一无所知,他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赵礼军这一礼十分恭谨。

  “是鬼谷子大师,秦嬴政时期的当朝国师,也是始皇墓实际上的建造者,李斯其实只不过是个帮工的,整座地宫鬼谷子才是唯一掌控的人”苏荷低声在赵礼军耳边说道:“仔细看他的手法和步法,如果我们能学得一点皮毛估计都受益匪浅了”

  到这时候谁都知道那道人影是谁在做什么了,那就是秦朝国师鬼谷子,在为秦始皇陵布风水大阵。

  赵礼军默然的点了点头,说道:“鬼谷子亲传······天大的机缘”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能亲眼所见一代宗师布阵,哪怕就是看得出一点皮毛也是受益匪浅,如果真能学得一二的话,恐怕离开骊山之后对于风水术法的见解肯定会直接蹦上一个新的层次。

  赵礼军和苏荷聪明,可剩下那三人谁都不笨,哪怕是被埋汰成猪的李秋子也都反应了过来,这一幕到底是有多难得。

  而且五人之中特别是杨菲儿两只眼睛都瞪圆了,期望能从鬼谷子布阵的手法和步法中窥探出哪怕是凤毛麟角的一点点东西,出身于杨公世家的她,更是明白鬼谷子手下的风水阵意义是什么。

  但观察了片刻之后,五个人“咕嘟”的一声纷纷咽了口唾沫,惊骇莫名,这几人都是风水阴阳术法天才,有着观其一而能知其三的感悟力,过目不忘的脑子,像赵礼军熟读道法三千,杨菲儿熟知天下风水大阵,他们都乃是不世出的人才。

  可五个顶尖人才观察了片刻之后,惊骇的发现一件让人非常沮丧的事。

  无论他们如何仔细观察,尝试着把鬼谷子的手法记在脑中,但随后他们就发觉一件挺操蛋的事,记在脑子里的东西居然眨了眨眼之后就全都给忘了。

  接着如果再记,但片刻之后仍然再忘,这就好像自己脑子里装了个过滤器一样,进去的东西都被筛出去了,毛都没他妈剩。

  “草,白热血沸腾了,这就是拉屎的时候裤子刚脱到一半,低头一看才发现裤衩他妈被人给锁上了,空有一肚子屎货,憋着吧”张守城颓然的叹了口气,倍感伤心。

  李秋子安慰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行了,别想了,我这有太太静心口服液,你要实在太躁动的话就给你喝点”

  “是咱们想多了,一代宗师的手法哪是那么容易能学到手的,戒贪戒躁吧”赵礼军看的很开,仔细想想也是那么回事,机缘已经到手了,要是还能从鬼谷子身上再学到点啥那固然是锦上添花,但学不到也不能强求,这个缘不属于他们。

  尽管观摩不出啥,但几个人仍然没有掉以轻心的放弃跟在鬼谷子身边的机会,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那个所谓能一步入通阴的机缘到底是什么。

  始皇陵的地宫内,时间飞速而逝,谁也不知道过了到底能有多久,也许是一天,两天甚至七天八天也有可能,对时间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概念。

  鬼谷子似乎一直没有停歇,只带着一个风水罗盘身无长物,然后漫步于整个地宫之中,每当他出手布阵之时从来不借用其他物件,只是手指虚空连点,脚下步伐有序,地上就会被刻画出一串符箓和阵图。

  “你们,谁见过这种布阵的手法,似乎闻所未闻啊”赵礼军抬头不解的问了一句。

  杨菲儿摇头,张守城皱眉,苏荷无语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只见过掌门师伯可以隔空画符,想来鬼谷子布阵应该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吧”

  不知到了何时,鬼谷子的身形忽然停了下来,背着手微微的抬着头然后闭着眼睛,嘴中忽然迸出一连串晦涩难懂的话语,那话语听着抑扬顿挫好像是篇经文,又像是道门咒语,但说的什么所有人都没有听懂。

  几个人又是一脸遗憾,心知要是能把鬼谷子口吐之话全都铭记于心的话,恐怕那是相当受益匪浅的。

  最新章&;节上j酷'(匠`网Rr

  随着鬼谷子嘴中念叨的话语频繁而出,速度越来越快,整片地宫都刮起了一阵清风,一瞬间众人所在的区域地理山川河流开始出现连续不断的迁移和变幻。

  “原来是真的,原来传说居然是真的”杨菲儿惊叫一声,不可置信。

  “什么意思,什么是真的?”几人同时问道。

  杨菲儿感受着他们所处之地连续不断的变化后惊异的说道:“传说风水宗师之上被称为地师,身为地师者可收纳山川龙脉,可断大地脉络,可劫天道气运为己用······我知道了,我知道始皇陵的机缘是什么了”

  赵礼军,张守城和李秋子顿时麻爪,非常失态的同时抓住了杨菲儿的胳膊,急不可耐的问道:“是什么机缘?”

  “天道气运,原来是天道气运”杨菲儿惊叫道:“鬼谷子刚刚改变了秦岭的脉络,将咸阳城的龙脉给硬生生的劫了过来,然后把龙脉葬于骊山的始皇墓之中,难怪呢,难怪呢······难怪秦朝到了第三世就灭亡了只经历了十五年,原来是被鬼谷子把整个大秦王朝的龙脉葬在了骊山之中,不亡才怪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白天谊久天长两个解封,三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