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龇啦······”招魂幡的旗面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然后紧接着整个旗面都变成了一条条的碎布,破烂不堪。

  “哇······”张守城口吐鲜血,脸色刷白,精神萎靡不振:“我他妈牺牲够大了,传家宝都赔上了,杨菲儿你告诉我能不能成”

  杨菲儿摇头说道:“好像······还,还差了那么一点”

  “还不行?这他妈想让咱们全都搭进去么”张守城瞪着通红的眼睛转头朝赵礼军他们说道:“别他妈犹豫了,我老本都搭上了,你们还寻思啥呢”

  “我来,都到这个时候了,不赌也不行了”赵礼军拔出一把桃木小剑插在地上,随后看着李秋子说道:“你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我要是不出点血,你们不得活撕了我啊”李秋子将龙虎山的炼魂噬骨针拿出来挥手插在地上,叹了口气说道:“你们都是茅山和天师道的公子哥,我他妈就只是个首座大弟子,你们烧了一件法器老子还能给补上,我身上就只有这一件,没了就没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光想坐顺风车不出点血怎么能行?来吧,别客气就拼这一把了”

  这个时候明显就是得赌一把了,赶鸭子上架不赌不行,赌了还能有点机会,不赌全盘皆输。

  李秋子直翻白眼,他是真肉疼,作为龙虎山首座弟子他出山之时掌门就只给了他这一件法器傍身,如果炼魂针废了他又在骊山空手而归,再回龙虎山那就等着被打入冷宫吧。

  一把桃木小剑,三根炼魂针同时被催动后,从地下冲出来的那道光柱骤然间猛然大亮起来,地下那“咚咚咚,咚咚咚”的声响逐渐愈加的频繁起来。

  身上的道气被抽的几乎让他们五个都虚脱了,浑身汗如雨下脸色发白。

  “轰隆隆,轰隆隆······”天边闷雷频出,接连不断。

  “咔嚓”乌云上,一道粗大的闪电缓缓的显露在云层中,然后不知酝酿了多久那道闪电突然向下直劈而来,直冲漆黑无比的洞口。

  同时,龙虎山的炼魂针和赵礼军的桃木剑全都在一瞬间化成无数碎片散落于林中。

  始皇陵墓风水大阵的阵眼,终于在耗费了杨公的风水罗盘,天师道教的招魂幡,龙虎山的炼魂针和茅山的桃木剑这四件法器后被触发了。

  “踏,踏,踏,踏······”天地间忽然起响起一连串脚步踏地的声响,五人茫然的望着周遭不清不楚的状况。

  骊山山顶此时悄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道道的残影,那些残影逐渐凝聚成一道道实体,这些身影全都穿着统一的古式铠甲,手拿长戟,排着整齐的队伍由远而近迈步前来。

  身影是一队队的士兵,所有的士兵身上都蕴含着一股浓浓的阴气,面容刚毅,双眼无神。

  “阴兵过路,看他们的穿着应该都属于秦朝的士兵”赵礼军豁然而惊,然后连忙一拉错愕的苏荷趴在地上不敢直视。

  阴兵过路,阴兵借路的状况极其少见,古往今来,没有出现阴兵现身都寓意着将有大事发生。

  阴兵过路,借路分两种状况,其一是有古代帝王死后士兵殉葬魂魄不散,常年累月积累下来之后幻化成为了阴兵,这叫阴兵过路。

  还有一种状况就是阴间士兵出巡然后显身阳间,这叫阴兵借路。

  无论是借路还是过路,阳间人都不能和阴兵相视,否则将有大难。

  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匍匐在地上,不要抬头。

  阴兵过路的队伍好像是一条长龙根本就看不见尾,密密麻麻的人影从骊山顶缓缓而过,趴在地上的几人根本就不敢抬头,只能听闻连绵不断的整齐踏步声。

  不远处,荡在古树枝条上的人影静静的看着下方的一队队阴兵,丝毫不以为意。

  “唰”几名阴兵似乎感觉到有目光注视,随即抬起头看向古树上头。

  “哼”枝条上的人影嘴里轻哼一声,居然瞪了回来。

  “嗷······”几名阴兵感觉好像受到了挑衅,举起手中长戟嘴里发生一声厉啸。

  长戟上渗出一道无形的阴气缓缓朝着枝条蔓延而去,古树上的人影居然无动于衷,只是抬起了右手仿佛凭空扇了一巴掌。

  “砰,砰”两名阴兵顿时脚下步伐一缓,身子竟突兀的朝着一旁载了过去,然后身体没等落在地上就幻化成了两团阴气消散于天地之间。

  “草,这他妈怎么回事?这群阴兵搞什么,过路就过路呗,我们又没干扰到他们,作妖呢啊”趴在地上的张守城他们有点犯蒙,根本就不知道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闭嘴,这时候少说话别引得阴兵留意到我们”赵礼军呵斥了一句,继续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过路的阴兵消失的一干二净,这时候地上的五个人才缓缓地抬起头,骊山顶寂静无声。

  “这······就完了?阴兵过路之后怎么就什么都没有了?”

  五人话音刚落,却突兀的发现自己周遭情景忽然一变,骊山山顶全貌骤然消失,树林不见,鸟兽尽散。

  取而代之的是几人置身于巨大的空地当中,然后一道老态龙钟的人影穿着一身长袍手中拿着一个风水罗盘,正独自一人在空地当中来回的踱着步。

  那老态龙钟的人影离这五人非常近,但双方却好像全都视而不见,彼此根本都看不见对方,甚至其中有几次那人影都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

  “这好像是海市蜃楼的投影,我们不知道自己置身于何处,而看那人影也不像是现代人,他穿的长袍似乎好像是前秦的衣裳”赵礼军壮着胆子上前走了两步,伸出一只手后竟然从那人影的身体中间穿了过去。

  “没错,是投影”赵礼军招了招手,笑了:“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你们过来。跟上他”

  张守城他们迈步走到了赵礼军身旁,怔怔的看着那道在空地上来回穿梭的人影。

  看正bA版@章G)节上~酷"B匠,Z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别催我啊,如无特殊情况周一到五都是三更或者四更,肯定不会断更的。

  更新时间无法确定,是因为我上班呢码字毕竟得看时间,我是个写手,但首先我还是个上班的人,明白不?

  先传两个你们对付看看,还有一更或者两更,晚上九点前传上来,关键是看我几点能下班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