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荷接替赵礼军下来后风水罗盘上的裂痕已经有十五道之多了,均匀分布在罗盘的上半部分,而地底下那“咚咚咚······”仿佛心跳一样的动静也更加密集的响彻起来。

  :&酷¤◇匠网唯5一正版,其*他都u是r~盗ww版

  “呼······”苏荷轻吐了口气撤手,张守城随即跟上,他的手刚一贴上罗盘,接连两道脆响传来。

  “咔嚓,咔嚓”连续两道碎裂的裂痕先后出现在了罗盘上面,张守城面不改色。

  赵礼军眼睛一眯,苏荷低声对他说道:“人都说天师教这些年来低调行事,不问世事,都以为天师逐渐没落了,但殊不知人家这是韬光养晦呢,呵呵······张守城是在跟你较劲了,看看你这个传说中道教百年难得一见的术法天才,到底跟他相差几何”

  “那就算他赢好咯”赵礼军无所谓的说道。

  天色渐黑,骊山山顶树林内漆黑一片。

  张守城收手之后罗盘上的裂痕已经延伸到了下半部分,一共二十一道,他下来后排在最后的李秋子接上,但他上去后效果却差了些许,只让罗盘碎裂四次,这个强度基本上也就跟杨菲儿不相上下。

  接下来,五个人轮番上阵,休息片刻之后就换另一个人,一直持续到接近午夜十分,风水罗盘上的裂痕已经密密麻麻眼看就要崩碎了。

  “轰隆隆······”骊山上空传来阵阵闷雷响,乌云遮盖了整片山头,一丝星光和月光都没有透下,山顶好像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漆黑而又阴寒。

  最后时刻,还是由杨菲儿主导,这一回她的手没有扶上罗盘而是咬破指尖将三滴鲜血滴在了密布裂痕的罗盘上。

  杨菲儿虔诚的跪在地上,三拜九叩之后说道:“杨公世家第六十二代弟子杨菲儿恭请杨公祖师爷临世”

  “咔嚓,咔嚓,咔嚓”风水罗盘连续传来三声脆响,随后嵌在地上的罗盘突然之前完全碎裂开来,化成无数道碎片四散于林中。

  一道淡淡的人影幽然而起,人影穿着古代长袍,面孔老态龙钟,眼神之中透露着一股看透了世俗的沧桑。

  杨菲儿再次三拜九叩恭恭敬敬的说道:“杨家第六十二代弟子叩拜杨公祖师爷”

  除了杨菲儿以外,赵礼军,张守城,苏荷和李秋子同时弯腰行礼神态恭谨,他们这是对一代风水宗师杨筠松发自内心的尊重。

  杨筠松在风水界的地位,相当于三清祖师在道派的地位一样,受各大风水派系的尊崇,坦白的讲现在的风水大师笼统的算一下,所学的风水术法至少要有六成左右出自杨筠松之手,非得较真的话,基本上世间的风水师超过一半以上称呼杨筠松为祖师爷都不为过。

  悠然而立的人影,是杨筠松当年身死之后将自己的一道魂魄给封印在了风水罗盘之中,如今罗盘已碎封印被破,杨筠松的这道残魂就出世了。

  杨公魂魄背着手,淡淡的看了眼骊山,然后双手连续结印施展他所创的七星打劫风水术,片刻之后,杨公残魂开始逐渐变淡,渐渐的有趋于消散的趋势了。

  “也就是杨公世家能有此能力勘破始皇墓风水,换另一人估计能很难达到,这就是底蕴了”赵礼军看着已经消散了的杨公残魂说道。

  “轰隆隆······”骊山之外,天边闷雷一声接着一声,当那道残魂完全消散之后,一道光柱从地下忽然升起,直冲天际。

  随即,整片骊山山脉都出现了轻微的晃动,一阵阴风缓缓的吹了过来,吹的树叶哗啦直响。

  异象频出,五人紧张的看着杨菲儿等她再做指示。

  杨菲儿没有说话,皱着眉闭着眼感受着充斥在林间的天地之气,片刻之后雷声渐弱,阴风骤减,而从地底直冲天际的那道光柱也慢慢的变得黯淡起来。

  “坏了”杨菲儿睁开眼睛沉声说道。

  “什么意思?什么坏了?”赵礼军几人紧张兮兮的问道。

  “罗盘内蕴含的天地之气还不够触发阵眼,要夭折了”杨菲儿叹了口气,看着几人说道:“我当初说过要想把几率提高到一成以上,是有个机会的,这个机会可能得需要你们牺牲一下了”

  张守城和赵礼军同时一皱眉,两人反应非常快,直接就领悟了杨菲儿的意思。

  “你是说,我们还需要继续增加天地之气来触发阵眼?”

  “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现在欠缺的就是临门一脚,阵眼已经找到了也触动了,但就是强度不够”

  “你估计我们的牺牲还得要多大”

  “不太好说,毕竟触动始皇陵的风水大阵这事古今以来都没有记载,也许只需要一点就能管用,也许我们手段尽出也是徒劳,这其实就是个赌不赌的问题”

  赵礼军沉吟半晌,张守城咬牙从自己身上拿出一个物件,那一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符文的旗子,旗面看起来皱皱巴巴的十分不起眼,不知道是什么料子制成的,看着就跟一块破布差不多。

  “十八拜都拜了,不能差在这一哆嗦上,我先赌一把,不行你们接着来”张守城将旗子插在地上,咬破舌尖后一口鲜血就喷在了旗子上。

  “天师道招魂幡?”赵礼军,苏荷和李秋子同时惊声说道:“这······也太拼了”

  天师道招魂幡,传自天师教祖师张道陵,据说是他当年随身携带降妖伏魔的法器之一,一直传承到现在,是天师道重宝之一,平时几乎不现世,只有天师道每逢大事之时才会被请出来。

  旗子上被淋到张守城舌尖的一口精血后,旗面无风而动,小小的旗子竟然咧咧直响,一股浓浓的天地之气从招魂幡上迸发而出。

  “帮我一把,我的力道还不足以让招魂幡奏效”张守城回头召唤了几人一声,赵礼军和李秋子连忙将手贴在他的后背上将三人的道气源源不断的输送进招魂幡中。

  原本即将消散的异象又恢复如初,地下冲上天边的那道光柱重新又开始明亮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黄昏旋律的打赏,还有幸福使者,谢谢。

  还有昨日解封的游戏人生和PAYPHONE。

  今天周一,努力更新了,我也不知道今天有几更,写着看吧,至少三四个肯定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