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杨菲儿几人一公里远,一个身着破烂衣裳背着破旅行包的人影身形矫健的爬上了一棵参天古树,那人影上了古树之后居然用脚尖垫着一根斜着长出来的树枝当空而立,身形稳而不动脚下树枝没有一丝的晃荡。

  人影的目光斜着向下,恰好能隐约看见不远处围着罗盘的几人。

  “杨筠松,你当年和我们古井观一脉也算有些渊源,你的后人我打算就不坑的太惨了”树上的人影笑的相当贼了。

  杨菲儿伸出一根玉指轻轻的点在了风水罗盘的中央,罗盘指针依旧没有动,指着一个方向,但风水罗盘上的天心十道和内盘却开始朝着相反的方向转动起来。

  风水罗盘中的地盘二十四山盘是杨公所创,在杨公之前没有完整的二十四山盘,只有八卦盘和十二地支盘,杨公将其重新安排,把八卦、天干、地支完整地分配在平面方位上,地盘二十四山的挨星盘,即七十二龙盘。

  杨菲儿为什么敢说催动杨公风水罗盘能有不到一成的几率引动皇陵风水大阵,就是因为她手里拿的乃是杨筠松所创的风水罗盘,如果换一个罗盘的话能达不到此效用。

  随着天心十道和内盘的转动,赵礼军和张守城同时感觉到身处的树林中天地之气渐渐的浓郁起来,树叶无风自动“哗啦啦”直响,林中的蚊虫全都飞舞而起,整片树林开始乱糟糟起来。

  杨菲儿将道气灌入罗盘之后,其内蕴含的浓郁的天地之气从罗盘里涌出,慢慢的分散向四周,杨公风水罗盘可以自行寻龙点穴堪舆墓地的奇妙之处在于,必须要手持罗盘的人以自身修为来催动,修为越是精深罗盘效用越大。

  片刻之后,地上的风水罗盘居然开始缓缓下沉,像似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挤压着沉入了地下,直到整个罗盘消失在众人眼前。

  “子癸午丁天元宫.卯乙酉辛一路同.若有山水一同到.半穴乾坤艮巽,甲庚壬丙为正向.脉取贪狼护正龙.寅申巳亥人元来.乙辛丁癸水来”

  杨菲儿口念都天宝照经,手指依旧指着地面,指尖下送出的一股道气牵引着沉入地下的风水罗盘。

  杨菲儿跟着地下的罗盘在林中开始缓缓挪动脚步,步伐忽左忽右,不时的变换着方向,她的身后跟着赵礼军,苏荷,张守城和李秋子。

  渐渐的杨菲儿的额头开始出现一丝冷汗,罗盘所抽取的道气有点让她吃不消了,消耗甚大,照这么下去比预计的时间要短上很多,她恐怕就要坚持不住了。

  “咚”这时,所有人都突然感觉到脚下的地面传来一声闷响。

  “咚”第二声声响出来,感觉尤其的明显。

  “咚,咚,咚······”地下的声响传来的越来越密集,就像是地下有一个心脏在频率快速的跳动着。

  “看,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苏荷指着地面,地上的石子和树叶开始频繁的跳动着,至少方圆一公里以内的地面,都有沙石不断的跳跃起来,落到地上后又随即被弹了起来。

  “砰”忽然间,杨菲儿指尖下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一个漆黑的洞口,风水罗盘好像是被一股极大的力道给挤压出来一眼,“嗖”的一下从地面钻了出来。

  “呼······”杨菲儿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轻声说道:“找到阵眼了,就在下面”

  赵礼军他们神情一阵,这开头的第一步迈的还算顺利,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风水大阵的阵眼。

  几个人围在罗盘冲出地面的黑洞旁,洞下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了多远,但一股极其阴寒的气息却从洞口处不断的涌出,三十几度的天气里,洞口周边的几人却能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冷。

  “这下面肯定就是皇陵地宫的风水大阵了”杨菲儿把风水罗盘放在洞口,正好盖住了口子然后她把手掌缓缓的贴在罗盘上,用尽全力把身上的道气全都输送进了罗盘中。

  sk酷匠●)网!(正w版8"首4(发

  仅仅只是片刻的时间,杨菲儿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她身上的道气在眨眼间至少被抽走了三分之一。

  “咔嚓”杨菲儿手掌下的风水罗盘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动静,一到细微的裂痕出现在了罗盘上。

  “咔嚓”许久之后,罗盘上再次出现裂痕。

  “我······我要坚持不住了,我的道气只能维持到这个地步了”杨菲儿艰难的转动着脑袋回头看着几人说道:“到你们了,这个活就是接力来干的,一两个人肯定不够,搞不好我们几个都得出手”

  “我来,我不行之后再接着换人就是了”赵礼军上前走到杨菲儿身前,等她把手挪开之后就把自己的手掌印了上去。

  “咔嚓”当赵礼军接替杨菲儿之后,罗盘随即第三次碎裂。

  赵礼军的修为至少要比杨菲儿强上一个等级,精纯的道气涌入罗盘之后直接就让罗盘的裂痕又出现了一道。

  一瞬间,浓郁的天地之气快速的涌了出来,地下“咚,咚”的声响更加密集的响彻起来。

  张守城皱眉低声对苏荷说道:“这家伙不是跑美国呆了好几年么?咋的啊,在美国跟上帝混了呗,修为很是渐长啊,上帝比较照顾他呗?”

  苏荷轻笑道:“世间不都说礼军乃是茅山百年来最罕见的术法天才么,他总得要对得起天才这两字吧”

  张守城一翻白眼,说道:“人还都说我是天师教百年来最正宗的天师呢,那能当真么?不都是挑好听的唠么”

  “他和你不一样,他是真正的天才”

  赵礼军真没愧对天才这个称呼,他一个人足足相当于两个杨菲儿,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赵礼军的额头才引出冒出一道冷汗,两个小时之后,他才微微有些喘着粗气。

  当赵礼军的手掌离开罗盘之后上面足足密布了八道裂痕,相当于是杨菲的两倍还多,第三个接替上去的是苏荷。

  这件事在场的人肯定都得有份,好处是大家得的,出力肯定也得全都要出。

  赵礼军看着杨菲儿问道:“这得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们不可能无休止的给罗盘这么输送下去吧”

  “当罗盘全部碎裂之后就可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周末就不加了,周一到周五上班和写书,周六日得陪家人和媳妇。

  大家别急眼啊,忍一忍明天就好了,不带骂人的,不带催更的,坚持下你们就能看过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