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癫的人影迈着小碎步,一圈一圈不知疲倦的逛着,飘逸的白色长发佝偻的肩给人一种非常颓废的感觉。

  但就这个沧桑颓废的身影却把刚刚来的那个男人的眼神给牢牢吸引住了。

  他盯着看了足足有两三分钟然后回头看着身边的女人皱着眉头。

  女人当然知道他想要问什么,摇头说道:“开始第一眼看见的时候我也以为会是他,但后来我跟他曾四目相视过,只是身影有些像而已,人却不是”

  “不是看着像,是感觉,感觉上和他似乎是一个人”那男人笑了笑,说道:“既然你已经看过那就应该不是了,再说,他不是已经死了么,都几个月了”

  女人轻声说道:“听说他死了而已,尸体你我都没有见到”

  张守城走过来诧异的问道:“赵礼军,你们两个打什么哑谜呢,就一个疯子前两天让苏荷有点魔怔,今天你来又是这样,咋的啊,这人有翅膀啊还是三头六臂呢,怎么你们两个反应这么大”

  茅山赵礼军和苏荷,其实谁也没有想到,时隔多月后会和向缺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但双方离的如此之近,却全都浑不自知,两方只相隔了十几米远,一阵风吹来他们甚至都能闻到向缺身上的一股子馊味打,但却不知道那疯疯癫癫的人影是他们认为已经死了几个月的人。

  至于已经疯了的向缺,他已经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又如何知道赵礼军和苏荷就在身侧。

  咫尺天涯,相逢却不相识。

  “那就是个三鹿吃多了的疯子,你俩还有这段位的朋友呢”李秋子撇嘴说了一声。

  赵礼军看了他一眼,说道:“他要是三鹿吃多了,你就是喝地沟油喝的天天拉稀,把脑子都给拉没了,睁开你的小三角眼给我仔细看看他”

  李秋子被赵礼军说的脸一红,但却有点没反应过来:“我看啥啊?”

  “看进眼里去,你也会觉得熟悉的”

  “啊,我草,这么玄呢嘛”李秋子挠着脑袋然后走了两步,离疯癫的人影稍微近了些后足足的盯了片刻,身子忽的一下就哆嗦了。

  不是吓的,而是气的。

  李秋子对向缺熟悉么?

  要按正常来讲那肯定不熟悉,两人也就见过一面而已,但说实在的,就跟向缺见那一面他差点命都没了,所以就只这一面他对向缺可谓是认识的深入骨髓相当熟悉了。

  用李秋子的话来讲,这个世上,王昆仑和向缺那是化成灰不用验DNA他也能认出来的。

  李秋子之前没在意,是根本没把这个疯疯癫癫的人跟那个单枪匹马救出王昆仑的人联系在一起,因为两者太不对等了,再一个他也听说向缺死在了独南苗寨的金蚕蛊下,所以根本也没往那方面想。

  但现在被赵礼军点了下,李秋子仔细瞅了两眼之后才明白,苏荷为啥有点魔怔了。

  “这······这人的身影······”李秋子磕磕巴巴不可置信的回头说道:“形似,八九不离十的相似度啊”

  “我草你么的,我非得扒开他那一头白毛瞅瞅,到底是不是他”李秋子撸起袖子就要冲过去。

  “我发现你确实是傻出了一个新高度,我他妈一个旁观的啥都不懂的人都知道这时候没必要去跟一个疯了的人较劲,你说你扎个什么刺啊”张守城挺烦的冲李秋子喊了一句。

  “啥意思啊?”

  张守城说道:“草,不愿意跟你解释,太浪费脑细胞了”

  赵礼军低头看了下表,说道:“中午了先吃饭,吃饭再说吧······哦,对了把他叫上,我有点同情心泛滥了”

  景区接待处的包厢里的桌子旁坐了一圈的人。

  茅山赵礼军和苏荷,龙虎山的李秋子,杨公风水的杨菲儿,还有就是那个叫张守城的长腿帅哥欧巴,这几个人的眼睛全都盯在了被工作人员架来的疯子身上。

  疯疯癫癫的人很老实,坐在椅子上后就低着头嘴里喃喃自语重复着相同的一句话。

  双方离的这么近,呼口气都能享受到彼此嘴里的新鲜空气,就这么近的距离认识不认识能认不出来?

  但赵礼军和苏荷甚至李秋子仍然确定不了,因为对面的人跟他们记忆里的向缺相差太远了。

  白发下的那人脸型瘦削,双眼通红而毫无生气,脸上皱皱巴巴的被泥土给布满了,形似神不似,这年月长的差不多的人太多了,就电视上那帮明星,要他妈不不互相介绍下,冷不丁的拿出来你还得以为是双胞胎呢。

  赵礼军笑了,说道:“真要是他,那他这命挺坎坷啊,先是传出了死讯,然后现在人又疯了,你说他的人生路上咋都是大坑呢”

  苏荷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以他的能耐是不会疯的”

  “哎,你们说的那人到底是谁啊,不是我好奇啊,关键是你们整的太邪乎了,给我的小好奇心都给勾出来了”张守城忍不住的想要刨根问底了。

  “几个月之前,刘坤要出手三个物件,已经成交好了,一个归我,一个归杨家,还有一个是龙虎山的,这三样东西马上要动手的时候出事了”

  “被王昆仑生抢走了,我知道,太公墓里出头的物件么,当初我们也感兴趣来的,但是和刘坤没谈明白,本来还挺后悔的呢,但现在一看东西整没了,我们又挺庆幸了”

  赵礼军指着疯疯癫癫的向缺说道:“王昆仑最后被我们堵在了黔南的林子里,差点要得手的时候被人给救走了,然后那三样东西也被王昆仑交给了他”

  杨菲儿讶异的问道:“就是你们觉得和这个疯子相像的那人?”

  =r更新l最;.快8上●酷,a匠#网--

  “没错,就是那个人”赵礼军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已经准备好十八般武艺要对付他来的,但是没想到他和黔南的苗寨发生了冲突,被人下了无解的金蚕蛊,活不过四十九天,后来我也曾亲自去聊了一下,这事是属实的”

  赵礼军说到这,皱着眉说道:“但我总感觉,他那种人是不会那么轻易就死了的”

  李秋子说道:“这么费心费力的琢磨这事干啥?要我说这事很简单,直接把他的魂魄抽出来不就得了,到时自然就啥都清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幸福使者,李师,Sasori,路西法的打赏,还有昨天解封的谊久天长,Star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