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遮面,脸孔模糊不清只有一双眼睛中透露着一股浓浓的浊气,空洞而又毫无声息,迷茫,了无生趣。

  只看这一眼,女人就觉察出此人应该不是她所想的那个,那人她虽然只相处数日不是特别熟悉,但他的那双眼睛却看过不止一次了,和此人相差甚大。

  “为什么我会觉得你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熟悉呢?”

  “会是他?”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也是,他已经死去多月了,怎么可能在这变成一个疯疯癫癫的疯子呢”女人幽幽的叹了口气,很是不甘的自言自语道:“你怎么就那么死了呢,死的太简单也太轻松了些,你欠我的谁来还呢?”

  撑伞的女子目光在疯癫的男人身上又再次的盯了片刻,似乎还在努力的寻找着那种让自己熟悉的感觉,可惜,不管望去几眼,这人也就只是和他的背影勉强相似而已,其余的无一处能复合。

  她,撑着伞走了,没有再回去和几个同伴闲聊,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雨中,疯子依旧漫步,不知所云。

  两天之后天气放晴。

  始皇陵里游人较之端午长假要少了很多,疯癫的人影继续游荡在陵区。

  除了那道疯疯癫癫的人影外,在他的不远处,几个人驻足而立眺望葬区。

  “那里,埋葬着中国历史上第一代帝王,秦始皇”张守城背着手,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说道:“生前他一统六国铸就伟业,死后所建地下陵墓成千古奇迹,听说始皇身死入阴间时是阎罗亲迎十大阴帅恭候,人活一世,生死皆霸气啊”

  “那不还是死了么”李秋子在一旁说道:“再是霸气终归也就只是活了几十岁而已,他的命天注定,天道照应下无论他怎么折腾也是枉然,听说秦始皇让手下两大风水阴阳界的宗师级人物寻求长生之道都无果,据说鬼谷子连续三次为始皇帝逆天改命皆都失败,徐福海外求长生药一去不回,皇宫内外遍布风水法阵遮掩天机也无用,他是千古第一人也总归逃脱不了一死啊”

  张守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这就是典型的鼠目寸光,层次太低了,肤浅”

  “呵呵,草了,我他妈是来看他死哪了,还得照顾下他情绪呗”李秋子一撇嘴,挠了挠鼻子说道:“我们龙虎山驱鬼辟邪专治死后之人,任他生前多嚣张,死后成鬼魂见我龙虎山人照样也得突突”

  “咯咯咯······咯咯咯······”一阵妖冶的女声在张守城和李秋子背后响起:“龙虎山,除了王昆仑以外总算是又蹦出来个腰板能硬起来的人了,可喜可贺啊”

  李秋子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他淡淡的问道:“龙虎山,你们只知道王昆仑么”

  %更N新,k最快U上酷^5匠t网

  妖冶女子拢了下头发,慵懒的叹了口气说道:“要不然,还有谁呢?”

  李秋子手指捏的咔嚓直响,他抿着嘴说道:“龙虎山,不是只有王昆仑的”

  “哦,还有谁啊?”

  李秋子崩溃的说道:“我现在是龙虎山首徒,他王昆仑就是个叛出山门的叛徒,你们为啥每次都拿王昆仑出来说事,除了王昆仑,我们龙虎山都是一堆死人呗?呵呵,早晚有一天我要让王昆仑趴在我的脚下”

  “哎,听说上次你还差点被王昆仑给干掉了,被他把魂魄给抽进了灭魂针里,要不是最后苏大小姐收回了灭魂针,那你说龙虎山对于外人来讲,不还是只知道那个叛徒王昆仑么”

  李秋子红着脸,走到那女人身前,一字一顿的说道:“杨菲儿,我是钟情于你,但还不至于让你在我面前如此得寸进尺”

  杨菲儿娇笑着说道:“这就把你给惹毛了?揭不了你的伤疤呗?就光这一点,你就没有王昆仑大气,肤浅,层次太低”

  李秋子的牙咬的嘎吱直响。

  杨菲儿咯咯咯的笑着说道:“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春风笑你像只丧家犬······汪汪汪,汪汪汪”

  “死女人,你他妈跟王昆仑有一腿啊,干啥总埋汰我”李秋子崩溃了,恨不得真想一口咬上杨菲儿的脖子。

  一旁的张守城忽然出声说道:“都给我闭了”

  远处,通往始皇陵的小路上,一个人影顶着烈日缓缓而来,山上的几人侧目望去,神情各有不同。

  张守城最是复杂,他和那人既是朋友又是盟友,两家世代交好,但两人却全都同时看上了一个女人,相当虐心了。

  李秋子则是皱了皱眉,鼻子里一哼,这人一来之后自己的名头又被人给比下了一层,地位直线下降。

  杨菲儿眉目之间带着一丝很是俏皮的神情,眼神在旁边女人的身上转悠了几圈,似乎是想看看这两人的情况到底是不是如外界传闻那样,因为她总觉得身边的这个女人和那人之间似乎拦着一道看不见的薄纱。

  缓步而来的那道身影,抬着头,双眼虽是朝着这边望来,但谁都看的出两眼之间的焦点只凝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岁月是把双刃剑,它会毫不留情的褪下女人的清纯,也会干脆的卸下女人的风韵,你说多年以后当你老去的时候他还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你么”杨菲儿在女人耳边低声说道。

  “重要么?”女人不以为意的说道:“他曾经说过,等我老了之后我头上的一根根青丝就是他心中的三清大殿,我眼角露出的皱纹是他读了千遍也不厌倦的经文,就算他不能看了,只能闭着眼睛,我仍旧在他心里”

  杨菲儿笑了,说道:“感人肺腑的情话啊,听的我都心神不宁了呢”

  那女人忽然也笑了,轻声对她说道:“你要是想,这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跟你说说这种情话呢”

  杨菲儿摇头说道:“你男人的情话是用心说的,他们则是用嘴说的”

  小路上的男人走到了近前,一直走到这女人的身前,然后伸出一只手刚要抚摸上她的长发,眼神却瞥见了远处那道疯癫的人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福利啊,半夜又整出一张来。

  关于感情戏,我不愿意写满大街的那种种马泡妞文,觉得网络小说都是这一种,男主随便泡,女的爱他爱的死去火来,你们还没看够?

  我要写感情就得整虐心的,曲折的,宫斗加心斗这种血呼啦的,必须相当九曲十八弯了。

  你们什么意见,两种要哪个,书评区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