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二章他的世界也许没有下雨
本章由 Star Star''解封者

  端午之后,西安入梅雨季。

  秦岭山脉乌云笼罩细雨连绵,一连几天都没见晴,淅沥小雨下个不停,天公不作美人心也惆怅,这雨下的人莫名的有股烦躁的感觉。

  骊山顶始皇墓前的景区接待处,几个男女正围坐在一起闲谈聊天,窗外下着小雨窗内的人聊着小天。

  屋外,一道人影漫步在雨中佝偻着肩,步子迈的也不大,浑身湿淋淋的白色披肩长发贴在脑袋上,滴答滴答的往下掉着水,雨中的人影浑不自知仍旧在始皇墓前来回的踱着步,走走停停然后不时的张望远处陵墓葬区。

  屋内喝茶聊天的几人不时的转头看着窗外,闲聊了片刻之后似乎已无话题可说,有人咧着嘴转头看着窗外,笑道:“你们说这世上最幸福的是什么人?”

  “有钱,还是有权呢?大部分人都如此认为吧,我看却不一定,这类人肩膀上的担子太多,幸福对他们来讲太奢侈了”一个身材修长目光如梭的男人端着杯茶水,走到窗前说道:“要我说这世上最幸福的人,是浑浑噩噩对一切都浑然不知的人才是幸福的,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痛苦,什么叫做伤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被外界所影响,你说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活着能不幸福么”

  先前说话那人,指着窗外雨中漫步的人影说道:“就比如他呗?你看,小雨下了一天他就在外面走了一天,这才是不知愁苦吧”

  “也许,在他的世界里是没有下雨的”窗前的人说道。

  “咯咯咯,咯咯咯······”女人的笑声很妖冶,她习惯性的拢了下自己的头发说道:“你那意思是,我们活的还不如一个疯子一个傻子呗”

  “有的时候,可能是的”窗前的男人点头说道。

  笑声妖冶的女人抻了个懒腰,然后站起来走到他身旁歪着脑袋说道:“张守城,你向来都是这么忧郁的么?就你这幅惆怅的样子不知道迷了多少女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很讨人厌的”

  如果这是一个以颜值来评判标准的世界,那么这个叫张守城的人他长的肯定得是被判死刑那一类的,而且还必须是立即执行的那种,因为他长的太他妈祸国殃民了。

  只要是男人看见他,估计都得立马想把他给整死,女人见了得能把他腻歪死。

  “那怪我咯”张守城笑道。

  “不怪他,怪他出身天师教,他们天师一门不但离经叛道而且还爱装比,背靠这么一棵大树能不让人讨厌么”

  张守城淡淡的说道:“父母给的只是背景,自己打下来的才是江山,我叫张守城不叫张天师”

  “张天师是你爹”妖冶女子靠着窗户说道。

  “那他也代表不了我,我还是叫张守城”

  “哎,就他这幅德性,我他妈真想把他绑树上拿枪突突一个小时,太遭人恨了”坐着的男人说道。

  张守城这时突然回头,看着坐在桌旁从头到尾都没有吭声的一个女子说道:“全世界的人都这么认为对我来说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妖冶女子在他眼前晃了晃手,说道:“可是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看见没?坐那半天了一声都没吭,知道这是什么症状么?相思苦相思泪,伊人为了相思而憔悴”

  那女子抬起头淡淡的看了这边一眼,但眼神却略过这两人然后看向了窗外。

  妖冶女子回头看了眼小雨下来回踱着步的人影,笑道:“你还是觉得,他比较眼熟呗”

  张守城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我们来这的那天,她在楼道里碰见了那个疯子,说他有点像她认识的一个人,然后就有点魔怔了”

  ,…酷g匠9网R正&~版首PG发Ft

  “呵呵,你觉得就咱们认识的人里,谁能混成这幅德性?又有谁能疯的起来?”

  那女子对他们说的话置若罔闻,盯盯的看着窗外片刻之后,忽然起身从屋里拿了一把伞然后走了出去。

  张守城有心抬腿迈步追过去,但另一个男人伸手拦了他一把说道:“为了一个女人,你没必要得罪他”

  张守城眯眯着眼说道:“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你觉得他会和我之间涉及到得罪这个词么,公平竞争罢了,谈不上得罪不得罪的”

  “哎,女人是祸水啊,古往今来多少大事,女人才是真正的导火索啊”那男子摇头晃脑的笑道:“守城,歇歇吧,我们来这是办正事的不是为了泡妞的,过两天他也会来,你没必要在这时候节外生枝”

  妖冶女子笑道:“李秋子,你难道不清楚我们的张天师已经惦记那个女人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么······如果我是个男人,可能我也会这样”

  李秋子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我是男人可我列外,你只要知道,我没有惦记她就可以了,我的心里早已经住着一个人了”

  妖冶女人又拢了下自己的头发,抱着双臂看着窗外说道:“你们男人总是喜欢挑战不属于自己的那个高度,何必呢”

  窗外,一道清瘦的身影撑着一把伞朝着在雨中还在漫步的人影走过去,雨点掉落在地上然后溅在了她白色的长裙上,印出了几道泥点子。

  窗内,张守城皱眉问道:“她一向最爱干净,洁癖的有点令人发指,这么一个对干净已经吝啬到极点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影能让她如此想要刨根问底呢““是他么?”李秋子笑道。

  “你和我都见过他不止一次,你觉得像么”

  “那就有意思了”李秋子说道:“你看那疯子身上埋汰的,我估计从他身上搓下来的泥都能整个叫花鸡,她这么一个干净到歇斯底里的人都不在乎,你说有没有意思?”

  雨下,女人撑着伞走到疯子的近前,靠的很近。

  伞撑在了两人的头顶。

  疯疯癫癫的人仍然浑不自知的在雨中来来回回的走着,撑伞的女人就默默的跟在他的身旁,长裙已经湿了一大片,但她却满不在乎。

  因为,她想看看,一头白发下的那张人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9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