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一夜白头,发长一尺,那声长啸过后,他魔怔了。

  入骊山十天无果,登始皇陵半月无望,向缺被逼走火入魔。

  他来观皇陵自然是想提升自身修为以扛两年半之后的西山老坟,但在观陵无果的情况下他的心境受到了影响,也就是俗称的钻了牛角尖,得了抑郁症,体内疯狂躁动的道气无处宣泄之下,让他一夜白了头,发长长到一尺,加上一身破烂衣裳他宛如街边乞讨的流浪汉一般。

  从那天起,始皇陵风景区里多了一个疯子,一个疯疯癫癫的年轻人披着一头白发大多数的时候就是枯坐在那块石碑之下双眼无神而空洞的眺望秦始皇的陵墓,嘴里老是念念叨叨的重复着一句话。

  “为什么······为什么······什么也看不出来”

  夜晚的时候,疯癫的年轻人就蜷缩在石碑下睡觉,从来没有挪动过地方,哪怕是山顶下起大雨,他也任由雨淋在身上而无动于衷,仿佛傻了一般根本就不知道避雨。

  平日里,景区有路过的游客携带食物会随手扔给他一点,工作的人员有时也会给他送些饭菜,完完全全把他给当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流浪汉来对待。

  碰到心眼不咋好,心情不太顺的人倒霉的时候疯子还会挨上两巴掌,被踢几脚,但他从来没有反应。

  好在这个流浪汉只是偶尔念叨重复着那一句话,从来不会去骚扰游人,久而久之景区里的人根本就不管他了。

  又过半月,向缺的头发更白,也更长了,一头白发盖在他的脑袋上看不清一点面容,污垢遮身,而他也更加的神叨了,白天睡醒之后就一个人绕着始皇陵步履蹒跚着念叨着画着圈的乱走,一走就是一天。

  日复一日,流浪汉仿佛扎根在了始皇陵景区,没有一点要离去的意思,每天都重复着一件事,早上起来绕着始皇陵转着圈,晚上回到石碑下睡觉,有的吃就吃一口,渴了就去水笼头下喝水。

  六月十日端午节小长假,这天皇陵上的游客出奇的多,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将山头挤的满满当当的。

  一个疯子耷拉着肩膀游逛在人群中,嘴里念念有词,他走路不分直线和曲线完全是靠心情来走,走走停停的或者忽然拐个弯,要么就是跌跌撞撞的跟要摔倒似的,步伐走的相当飘逸了,他在山顶逛了几圈之后擦碰了不少人,心大的倒不是特别在意,有心眼小的就骂骂咧咧两句,但一看是个疯子然后就相当无奈了。

  这疯子似乎不知疲倦,不停的穿插在游客人群中,嘴里说的永远都是同一句话。

  后来景区的工作人员实在没辙了,两个人连忙夹着他的胳膊就往外面拖:“大哥,平时你在这练练凌波微波就算了,这时候人多的跟沙丁鱼罐头似的,你就别给我们添乱了,赶紧的,我给你找个凉快地方,你吃点饭行不?然后老实的睡一觉,等这小长假一过,你他妈在这华山论剑我们都不管你”

  “为什么呢······为什么看不出来呢”疯子任由人夹着他往前走,嘴里仍旧念念叨叨的。

  “我感觉他这一个多月得整出十多万个为什么了,咋就重复这一句话呢,你觉得他是不是小时候看十万个为什么看多了,然后疯的?”

  “我去,还有这可能性?”旁边的人身子一哆嗦。

  “为啥不能?要不他怎么老是嘀咕那一句话呢,哎,你哆嗦啥啊”

  “草他么的,我得赶紧回家了,前天刚给我儿子买了一本这书,我这就回去烧了它”

  两人夹着向缺把他扔进了景区的办公室里,然后放下一盒盒饭就出去忙了,向缺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吃完饭后一个人在屋子里转着圈,嘴里继续念叨。

  不知过了多久,将近傍晚,始皇陵景区游人减少的时候,两辆商务车从山下一条小路上径直开到了山上景区办公室前,负责人早就接到了电话然后在门前等候。

  两辆商务车里下来好几个人,年岁二十多,三十来岁,男女都有。

  景区的负责人非常热络,上前迎过去后就把他们请进了会客室里,这帮人刚一进楼就看见一个疯疯癫癫的人影在楼道里晃悠着。

  “一个多月前,山上来了个流浪汉,来这之后就不走了,天天在皇陵附近转悠,一转一个多月,今天怎么跑这来了”负责人解释了几句后皱着眉,走到向缺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找个地方老实呆着,不赶你就不错了,别哪都乱走了听见没”

  披头散发的疯子继续转着圈:“为什么······为什么······什么也看不出来呢?”

  “走吧,走吧,别管他了反正他也不碍事,不然早被我们给赶出去了”负责人挺头疼的招呼身后的几个人往会客室里走。

  当这群人路过疯子的时候,一个淡妆女人回过头看着疯子的背影停住了脚步。

  “看什么呢?一个疯子有什么好看的”她身边另外一个女人拉了她一把。

  这女人叹了口气,笑道:“可能是累的有点眼花了,觉得他······看着有些眼熟呢”

  “呵呵,眼熟?你觉得你认识的人里有谁能变成这样的”

  “也许就是眼花了”那女人又回头看了一眼疯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她转过头的时候,疯子的背影又浮现在了她的眼前,她很想把这个疯疯癫癫的人和自己脑中记忆的那个身影重叠在一起,但却发觉两道身影始终无法完完全全的,严丝合缝的重合在一起。

  她自问,那两个人也找不到一点的共同之处,也许只是身形有些相像而已。

  两辆商务车上下来的几个人离开会议室后,被景区的负责人安排在了后面的几间客房内,骊山始皇陵景区本不提供住宿的服务,但自从始皇陵被发掘以后,每年景区里都会有一些人托关系来常住,一住就是月余,长的甚至几月也有。

  ,看正#o版章/$节上?酷匠P网

  而今次来的这些人就是今年第一波来始皇陵景区常住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我把向缺整疯了,你们有意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