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街这帮老字号,见到向缺就跟猫闻了腥似的,几个坐店的先生和大师说啥也要把向缺给拽到自己的店里。

  至于向缺所说的算完三卦就走谁信啊,你本以此为生,在一个地方能够打开名气,那就意味着接下来再接生意将会易如反掌,但你要是再换个地方摆摊那还得从头再来,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谁会干?

  可惜,他们谁都看错了一件事,向缺既不是以此为生也真是决定今天算完三卦就走。

  奈何,这几个坐店的先生任他磨破嘴皮子也不信,眼看着他们争的都要急眼了。

  他们急眼不急眼跟向缺没关系,但听着自己脑袋嗡嗡响可就有关系了。

  向缺估计,今天他要不把这事解决明白,可能待会他去厕所蹲个坑,这边刚把裤子给脱下来那边就会有人把纸递给他。

  妥妥的死缠到底。

  “哎,要不咱商量下呗?”向缺干咳一声,琢磨了下说道:“待会有人过来算一卦,咱们各自出手,你们要是能胜了我,谁胜谁把我拎走,要是胜不了您几位就各回各家如何?”

  莫大先生,吴老和许大师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这题出的挺正中下怀啊。

  其实呢,这几位看上向缺的并不是卜算和看相的本事,而是他驱邪避鬼为黄家姐妹了结因果的手段。

  看相和卜算这条街上不缺人,哪家店里都能揪出一个坐店的先生来,向缺就算算的再好也用不到他,反倒是他们现在急缺驱鬼辟邪这一方面的人才。

  向缺出的这个法子把他们整的挺乐,你要说比试下别的那还得犹豫下深浅行不行,但古董街早在清末就已经成型了,经过过百年的发展,这一条街上最不缺的就是看相,堪舆和卜算的人。

  “呵呵,一言为定呗,谁胜谁给你管吃管住呗?”吴老笑眯眯的说道。

  莫大先生说道:“我让人把酒菜备上,一会喝点呗?”

  向缺抬起脑袋冲着外面努了努嘴说道:“急啥,这不就来人了么?”

  人群外,一个穿着西服的胖子夹着包呼哧呼哧的往这边走呢,路过这边的时候一看此地围了不少的人,犹豫了下后就扒了下身前的人走了过来。

  “算算?”向缺笑呵呵的问道。

  胖子眼神在四周一打量,眼珠子在那几位大咖身上来回的扫了几眼,越扫眼神越亮。

  赖老头在一旁说道:“算吧,算吧,你今天算掏到了,古董街资格最老的几个先生都在这呢,平时你让一个算都得排队,今天几个一起给你算,你赶紧烧香拜佛去吧,一人跟你说两句话你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胖子乐呵呵的直点头,莫大先生急不可耐的说道:“算啥?”

  “事业和家业”胖子忙不迭的说道:“四十来岁的男人肯定算这个啊,您几位给看看?”

  三人一谦让,划出道来了。

  莫大师测八字,吴老看面相,许大师则是抽签,三人一合计完到向缺那了,他笑吟吟的说道:“你们先来,至于我呢就等你们算完再说”

  “呵呵,那成啊······小伙子,你不能出尔反尔吧?”吴老捋着胡子笑的相当贼了。

  “随便你们算,你们就看我能不能接着就得了,来,报八字吧”

  9酷匠F网◇f永久t免费"√看小,说)

  莫大师等胖子报完八字后,寻思了一会就给称了下骨:“你为人性子急躁不善久住一地,平生奔波不断,四十岁前辗转各地,可对?”

  胖子连连嗯了几声,莫大师又接着说道:“三十多岁遇贵人相助安家立业,一帆风顺几年,之后四十来岁遭遇波折,碰到坎了,可对?”

  胖子又连连嗯了几声,吴老这时挥了下手不满的说道:“都让你说完了我们干啥?下面的我来······你虽有二子但却有子为苦,有子女操劳命······”

  许大师说道:“你要想过这个坎得把两个儿子散出去,不能在你身边······”

  一个胖子,被莫大先生三人挨个轮了一遍,三人卜算完之后基本上把这胖子人生前后二十年给剖析的体无完肤,事业家庭和婚姻轮番让他们给算了个干干净净。

  赖老头在向缺耳边嘀咕道:“你这亏真吃大了,这三货把人家胖子给轮了一遍又一遍,干的都说完了到你这就剩了点汤汤水水的,你说你还咋开口?还有啥能算的?要不你算算他今天算了啥色的裤衩子吧”

  胖子的命已经被算完了,事业,家庭,子女,婚姻真是算的一点都没剩下啥,吴老他们这算盘打得是非常明白,我们算干净了你还咋算?

  说跟我们一样的那是输,你说不到点子上那是废话,怎么看向缺之前的打算似乎都要落空了。

  “卦钱还没给呢吧?”向缺掏出烟点了一根,不紧不慢的问道。

  胖子楞了一下,一拍脑袋说道:“你看都算完了,钱可不还没给呢么,多少钱啊您说个数”

  “我去,直接交白旗了?”赖老头手一哆嗦把自己胡子给拽下来一缕。

  许大师不解的问道:“小伙子,这算是认输了?”

  向缺吐了口烟,淡淡的说道:“把你钱包里的现钱都拿出来,我看看有多少”

  胖子打开钱包,里面连百元大钞和零钱还有硬币加在一起共六百七十二元五角。

  向缺耷拉着眼皮看了眼后说道:“我给你剩个整吧,收你一百七十二元五角,剩你五百如何?”

  “这个,是不少了点?”胖子觉得今天自己算是走大运了,算地明明白白的了结了一桩心事,但最后却连二百块钱都没拿出去,他是真有心把自己身上的这点钱全都扔下的。

  向缺摆手说道:“不用,就这个价”

  胖子扭头一看,旁边刚刚给自己算的几位都在点头,就把零钱交给了向缺剩下的五百又放了回去。

  向缺等他收完钱后说道:“钱经了我手,也算是沾了你的财气,你临走之前我送你句话如何?”

  胖子对向缺送不送啥话的真没感觉,主要是刚刚那几位整的太明白了,但他一看旁边的人似乎对向缺的态度挺耐人寻味的,他也就点头同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谊久天长,水之韵和意境的解封,这两天找我算的,谁还没回报啊?不打赏,免费的挖掘机和推荐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