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都懒得跟这老货掰扯了,这就是个混人,你跟他讲道理他能给你把金瓶梅从后往前唠,然后唠的比作者还要透彻,你要跟他扯犊子他能把MBA的本事给你拿出来。

  酷bb匠◎网z首发

  就这种人,谈话三两句的就行了,一涉及到长篇大论的话,你就得给找个讲评书的了,忒累。

  “记住你说的话就行了”向缺直接不搭理赖老头,随即走到床前伸出手指点向了萌萌的眉心中间。

  片刻之后,床上的女孩悠悠而醒,这一回和刚刚醒的时候不一样,人恢复了清明。

  “想知道问题出在哪,就得知道问题的根源在哪,让她把之前做过什么都交代一下,然后再想办法吧”向缺耷拉下眼皮看了眼床上的女孩,对方的眼睛挺有灵性,但其中却透着一股狡黠,明显是主意比较多主见比较多的人。

  黄婷玉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到旁边搂着妹妹问道:“萌萌,萌萌你可吓死姐姐了”

  萌萌眨着眼睛半天没吭声,这是因为她刚刚恢复清醒有点没明白咋回事,至于先前那一次醒过来,完全是向缺用自身道气强制性的让她醒转,目的就是让她跟她姐姐求援。

  “说话啊,萌萌”黄婷玉焦急的问道。

  “小伙子,你知道她出了什么问题是不?”莫大先生走到向缺身旁悄声问道。

  “嗯,知道”向缺说道:“我知道是一回事,但让她自己交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发生的这些事如果她不心甘情愿的交代,这个忙也不是那么好帮的”

  过了大概能三五分钟,萌萌的小脸上逐渐露出了害怕和恐慌的神情,她拉着黄婷玉的胳膊说道:“姐姐,今天晚上她要来找我了,她说的,今晚就来,你救救我我怕死了,我不想让她找我,我害怕,她会要了我的命的”

  黄婷玉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就响了,妹妹话说的虽然没头没尾,老说她要来自己,但凡脑袋不太上锈的人都能明白,萌萌嘴里说的她肯定不是指人的那个她。

  黄婷玉求助的回头望了眼向缺,他就淡淡的看着床上的女孩也不说话。

  黄婷玉晃着妹妹的身子,说道:“你给姐姐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说,你让姐姐怎么救你”

  萌萌怯怯的看了眼屋里的人,说道:“我,我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屋里这么多人呢”黄婷玉指着屋里的几人说道:“这些都是西安最有名的先生,他们会有办法的”

  萌萌攥着手,闭上眼睛回忆道:“那是·······是一个星期之前,在学校的宿舍里”

  一个星期前,晚上十点半。

  西安爱思私立小学女生宿舍楼三层最里侧的一间宿舍内,五个女孩围绕在一张圆桌上。

  桌子上摆着一个白色的小碟子,干干净净的,碟子下铺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是”“否”还有从一到九几个数字。

  本来这间寝室是住着六个人的,但其中一个于二十几天前从八层高的宿舍楼上跳了下去,死于非命,地点就是在这栋楼上。

  “萌萌,我们真的要玩这个么,我听人家说这东西很灵的,特别是在刚死人的地方,一招就会给招来的,如果我们没招到碟仙招到她怎么办呀?”一个圆脸婴儿肥的小姑娘,哆哆嗦嗦的说着。

  萌萌很紧张也很害怕,但她的心里除了这两种心情外还带着一丝好奇和压抑不住的冲动,年龄越小性格越开的孩子对一切未知的事都是无所畏惧的,那种冲动能够压制住一切潜在的恐慌。

  “玩玩而已怕什么,再说了那些吓人的不都是听说么,谁见过鬼啊,你见过?蕾蕾见过?还是岚丫头见过?我们都没见过啊,谁知道这东西到底有没有啊,所以我们得试试看”萌萌抬起手腕,上面戴着一块精致的浪琴,时间正好指向十点四十五分。

  “可是,可是······万一呢?你们别忘了,她可是因为我们才从楼上跳下去的,真要是把她招了过来,你们说她会放过我们吗”那小丫头都要哭了,她是真怕了。

  这几个女孩之前坑害同学的时候都并不是她们的本意,完全是被萌萌给引导的,在之前她们曾经看过不少新闻报道,说是某某地经常有一堆学生欺负一个同学,大嘴巴子扇的咔咔响,然后还会拍一些视频照片什么的传上去,相当刺激了。

  并且因为年龄的原因,最后就算出事了也没怎么样,学校批评一下那边家长埋怨一下,一天监狱都不用蹲,最多就是被警告一番,反正她们也不缺钱,所以觉得欺负欺负同学应该不算什么太大的错误。

  只是,有一点没有想到的是,她们欺负的那个同学,居然死了。

  她这话一说完,另外三个也怕了,毕竟死的那个是她们朝夕相处的室友,而且死因全在她们身上,今天晚上要是真把她给招来,会不会被阴魂索命?

  萌萌“啪”的一下从身上掏出好几样零碎的小东西拍在了桌子上,说道:“这是我姐姐在灵山给我求的平安符,还有我爸爸在泰国给我请的佛牌,还有妈妈在普陀山请人开光的玉佩,这些东西都很灵验的,是被大师加持过的,你们还怕吗?”

  几个女孩有的点头,有的摇头。

  时间,指向十点五十五分。

  萌萌接着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世上坏人那么多,我看也没谁受过报应啊,秦桧活了快七十岁,慈禧太后七十三死的,他们害了那么多人还都这么长寿,这说明什么?说明就算你害了人也不用怕,不然他们能活那么大岁数?对不对?要是有冤魂索命这事,他们早都不知道死多少遍了,就拿现在来说,还建监狱干嘛啊?杀人犯也不用法律去判了,杀的谁人家来索命就是了,对不?”

  萌萌的两片薄嘴唇,除了尖酸刻薄外,蛊惑人心也是相当有些道行的,她三两句话说完剩下的四个女孩全都被她给鼓动的动心了。

  十一点整。

  萌萌看着表上的指针紧张兮兮的说道:“到点了,我们开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这几天书评太火,忙不过来了,等我抽空的再回复。

  还有件事得提醒你们,凡是我给算的,来些免费的挖掘机和推荐,就当是回报我了,不能白算啊,这是行规!

  当然了,要是有打赏那就更好了,但全凭个人心意,不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