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是,你这没啥条件值得我答应的啊”向缺揉了揉挺尴尬的一张脸,扶着黄婷玉说道:“其实,首先是她命里该有这一劫,再一个那也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黄婷玉茫然的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自作自受?她,她做了什么要受罪到这种地步?”

  向缺转头问许大师,莫大先生说道:“您两位不会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吧?”

  许大师讪笑着没吭声,莫大师犹豫了下,有些含糊的说道:“嘴唇薄如蝉翼主尖酸刻薄,颧骨偏高性格刁蛮,这孩子平时可能调皮了点”

  黄婷玉稍微一愣,点头说道:“是有点太活泼了,可能,可能是年纪太小,性子不定”

  向缺淡笑道:“那是往好听了说,要我说她就是胡作非为性子尖锐喜好无常,你要说她刁蛮任性我觉得是有点过奖了,说白了就是小小年纪骨子里虽然还没有坏出水来,但其实已经有些心术不正了”

  黄婷玉咬着嘴唇,脸色不咋好看,这听着有点埋汰人了。

  莫大先生干咳一声,说道:“如果不加以管教,令妹年岁稍大可能会给您家带来不少麻烦,说是败家之女也不为过”

  黄婷玉抿着嘴说道:“可是她年纪这么小,性格是有点偏激和任性了些,也许长大之后还会有所准变的”

  赖老头在一旁插嘴说道:“救吧,救吧,你看给这小姑娘整的,都快要干成折翼的小鸟了,你忍心啊?”

  向缺为啥见死不救?

  不是他心肠硬看着小姑娘受罪不愿意施以援手,而是这小姑娘名是叫萌萌,可为人绝对不那么萌。

  风水堪舆,卜算和看相有古训“寻龙点穴先看人,以善为本再卜卦”

  意思就是你得先看对方为人如何,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出手相助。

  如果对方是扶贫济世的善人你可以给卜算,最不济也不能是为恶之人,作奸犯科和心术不正者不给卜,否则你救他一命或者送他一个前程那就是助纣为孽,也许因此就会有更多人遭殃,因果循环下你本身也算是做了恶事。

  一看到钱就因此出手那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天道报应。

  向缺为啥说杨家再这么走下去百年后就没有杨公风水,就是因为杨家看钱不看人,久而久之杨家必然会被天道因果循环,其实要不是杨家村风水太盛和之前几代杨家人积善过多,杨筠松创下杨公风水积累因缘,杨家早就倒了。

  但杨家之前就算积攒了无数善缘,也经不起后世子弟如此消耗,他们如果一意孤行,百年之后杨公风水只能是风水学上的一个传说了。

  z更新最o‘快上酷z匠u☆网

  黄婷玉的妹妹也是如此,年纪不大还没达到作恶多端的地步,但小小年纪心眼已经不正了,平日里捣蛋坑害人的事却是干过不少,甚至说是令人发指也不为过。

  一月之前,在西安的一家私立学校里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惨事,五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在宿舍里摧残折磨了一个同样年岁的学生,硬是把那小姑娘在宿舍之中活活折腾了大半夜,殴打辱骂已经算是小事了,最后她们还把对方衣服给扒了个精光然后用手机给拍下来传的满城风雨。

  最后,那个小女孩受不了此打击,从学校的楼上跳了下去,死于非命。

  后来,这件事发生之后,六个学生的家长用了不少关系才把这件事给掩盖下去,并且赔偿了死者家里一大笔钱,也由于这几个女孩没到法律严惩的年纪,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你说就这种人,如果命里有劫,谁愿意出手相助?

  这就是助纣为孽!

  如果黄婷玉的妹妹真就是个普通的女孩,那对向缺来讲就是举手之劳的事,可偏偏这个粉雕玉琢的美人胚子肚子里全是坏水,放到古代就是祸国殃民的苏妲己,无数平民会因她一人而生灵涂炭的。

  这样的人救她干嘛,你救了她以后万一再有人倒霉,这份因果你也得沾一份。

  但让向缺迟疑,没有立即调头就走的原因是出在了黄婷玉的身上,此女属于命相好命理有福之人,印堂处明亮双眼无垢,天庭之上居然还有一丝浩然正气。

  这是此人这一世为善的征兆,表明她做过不少的善事,救济过不少的人,才会积累出正气。

  如果黄婷玉如此碌碌无为的话,这时候你就是用九头牛来拉他,也肯定拉不住。

  “要让我救人,那得我说什么你照做什么,我开出的条件你不能有一丁点的反驳”

  黄婷玉咬牙说道:“我之前说过,无论你开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向缺笑道:“说到做到?”

  “只要您能救了我妹妹”

  赖老头贼眉鼠眼的转着眼珠子在向缺后面说道:“你是不是就等着人家这句话呢”

  “啥意思啊?”

  赖老头用一副洞穿世俗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古有齐桓公挟天子以令诸侯,今你这是挟人妹子要泡姐姐啊,你这战线拉的挺长啊,居然不声不响的等到最后时刻才出手,你这么一干的话人家对你还得感恩戴德然后还埋怨不了你,你坏事干完了她还得给你烧香拜佛,你的路数确实一直都挺野”

  赖老头动静说的不大,可是屋子就那么一点面积,里面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好几道眼神唰的一下全都盯在了向缺的身上。

  黄婷玉又习惯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有点眼泪汪汪的了。

  向缺汗颜,咬牙切齿的跟老头说道:“我他妈啥时候有这意思了啊”

  赖老头诧异的问道:“你不是说,你开出什么条件人家都得答应你么?”

  “啊,那是因为条件比较多”

  “草,你心正经挺黑啊”

  “啥意思啊”

  “不但要睡了她的人,还想顺带着打包带走点啥呗”

  “不是,我跟你咋说不清呢”向缺都被赖老头给绕的要崩溃了,他脸红脖子粗的说道:“我不是那意思,跟钱无关跟人也无关,我他妈就是白费力气,懂不?”

  赖老头一撇嘴,说道:“谁信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李叶涛,石头,STAR昨日解封。

  昨天书评有点火,我没来得及回复的,不要急,慢慢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