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最5X新章)节上y酷匠F网Gc

  赖老头贼眉鼠眼的盯着向缺说道:“你他妈幸灾乐祸呢?人家埋汰我,你感觉挺嗨皮呗,你这孩子这么不敬老尊贤呢”

  向缺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跟你讲哈,信我的就老实的跟着混点钱就是了,别在那多嘴了明白不?哎,年岁一大把了你再给人整急眼了,揍你一顿你好过么?”

  赖老头急头白脸的说道:“这么多人在这看着,我被人一顿埋汰,回到古董街我还咋混啊?你知道那几位在街上都是什么地位么?他们一句话我以后连摊子都得给撤了,谁愿意得罪他们啊”

  向缺耸了耸肩膀,说道:“所以我让你闭嘴,省得招人烦”

  两人在后面嘀咕了几句,把正商量的那几位给整的有点不耐烦了,吴老瞪着眼吩咐身边的弟子说道:“给我把他们请出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这添什么乱”

  吴老的弟子和许大师的助理脸色不善的拉着赖老头就往外面拖,自从进了黄家之后一直都是几位先生和大师在看,在算,脚不沾地的忙碌,向缺和赖老头基本都是龟缩在后面,完全是混日子来了,几个年轻的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你俩这混吃混喝整的略微有点太明显了!

  合着我们在前面冲锋陷阵,你们就事不关己了呗?

  必须清出去!

  赖老头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明显有点挂不住了,在古董街他忽悠算命看相的人那是职业需要,人家揍他一顿是该着自己倒霉,但被如此多同行瞧见自己被人硬生生的给拖了出去这就是脸面问题了。

  今天被拖了出去明天他还咋去古董街摆摊啊?

  还怎么养老婆孩子啊?

  他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事关饭碗,赖老头觉得自己不能在瞻前顾后了。

  向缺倒是无所谓,拖就拖呗,这又不是被拖出去斩了,所以他无所谓的被人拉着朝着门外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

  但向缺忽然看见赖老头盯着自己的眼神,心里忽然一突,草,忽略了这老货啊。

  “是他,就是他告诉我的”赖老头抻着脖子,指着向缺忽然一声震天吼:“之前是他告诉我那么说的,我才知道这小姑娘是身有痼疾多日未醒,全是他看出来的”

  “出卖我,老JB灯你可有点不地道了啊”向缺白了他赖老头一眼,相当无语了。

  赖老头低眉顺眼的对吴老说道:“吴老,我的本事呢就是能在街边混口饭吃,来这也就是图点意外之财,你问我有本事么?我肯定没有,但我觉得他会有”

  赖老头一指向缺,屋里几人齐刷刷的把眼神全都看向了向缺。

  吴老一皱眉,许大师也跟着皱了起来,只有莫大先生盯着向缺默不作声,脸色阴晴不定。

  向缺干咳了一声,摆手笑道:“我俩一样,都是胡掐乱算的,你要说骗人的话我们在行,论真本事那绝对没有,几位先生别瞅着了,赶紧把我们拖出去吧”

  赖老头急头白脸的说道:“你别跟我们扯了,之前你看过的几个都他妈准的不能在准了,你说那人活不了多久这要是不准他不得把你脑袋给打放屁了啊?你说人家夫妻不和,人家要是和的话,她那手指盖子不得挠你脸啊?大师······真的,他一天就算两三卦,老准了,人家掏钱的时候都是心甘情愿掏的”

  向缺白了他一眼,说道:“给人算命,算完是他妈抢钱啊?不都是心甘情愿的么”

  吴老被两人这一顿掰扯给整蒙了,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但又抓不到重点。

  莫大先生忽然笑吟吟的说道:“小伙子,你挺有意思啊”

  向缺龇着牙笑道:“还行,为人比较幽默,东北人么这都是祖传的,我妈说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是咧着嘴笑出来的,当时把接生的都给吓突突了”

  向缺这话真没扒瞎,他出生的时候确实是把不少人都给吓突突了,但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他出生的时候太闹腾了,不少人都倒霉。

  莫大先生摇头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黄婷玉在一旁一句话没插上,明显有点着急了,因为这帮人扯的有点太远,完全跟自家事不沾边了。

  “几位,咱能换个时间换个场合再聊这个么?”黄婷玉压着一股怒气,有点要爆发的意思。

  莫大先生低声对黄婷玉解释了一下,然后转而继续对向缺说道:“年轻人,凡是算命卜卦的逢人都不会说自己算的不准看的不对,更不会说自己是胡编乱造,但你······不觉得自己有点欲盖弥彰了么”

  “草,忘了这茬了”向缺讪笑着叹了口气,嘀咕道:“这他妈的,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啥叫越描越黑啊?这不把自己脚给砸了么”

  吴老先生一拍脑门,他也觉得不对,但刚才一直没回过味来,确实如莫大先生所说,摆摊算命的甭管是碰见同行或者看卦的,哪怕就是江湖骗子也不会说自己算的不准不会看,那是在砸招牌呢。

  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这个。

  向缺挠了挠脑袋,说道:“我真就是混口饭吃的,外地人,无依无靠的,没有手艺我只能以这个为生啊““那你怎么解释,刚才赖老头说的那些”

  “他说的你也能信?专业行骗三十年,你让他说真话他可能还张不开嘴呢”

  “说归说,你可以怀疑我专业素质不行,但别怀疑我人品明白不”赖老头不乐意的说道:“别逼我发誓啊,狠着呢,急眼了为出这口气,我连自己祖宗八代都敢咒”

  向缺不吭声了,双手插在兜里一句话都不说,不能越描越黑。

  “噗通”黄婷玉忽然上前一步朝向缺跪下了。

  “哎呀我去,来狠的?”向缺顿时懵逼。

  黄婷玉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咬着鲜红的嘴唇子说道:“先生,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你要是有办法就救救她,不能看着她这么小的年纪就活不下去啊,我求求您了行么,只要您,您能救了她······你开出什么条件都行,我都答应你”

  赖老头龇牙说道:“有这好事,还犹豫啥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今天四更了,结束。

  之前的书评有点火啊,我得慢慢来,嫩们不要急哈,感兴趣觉得有意思的就往书评发,觉得无所谓的就乐一下。

  还是那句话,愿意看此类情节的的我最近就多写点,不愿意看的可以给我反馈,我征求你们意见,别到时候我写完了再有人说我凑字数,写的越来越不好了,我以人为本,听你们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