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街不远处,一行人浩荡而来。

  赖老头龇着牙,眉目之中透着一股艳羡之意,说道:“藏风居的许大师,天命风水的莫大先生,天机算的吴老先生都是这条街上看风水,卜算的大拿啊,不知道是谁搞了这么大的场子,怎么把他们几人都给请出来了,肯定是有大生意,大生意啊”

  由远而近的那群人中,有三四个穿着西装扎着领带的年轻人为首的是个年近五十的中年女子神色颇为焦急,每路过一处算命或者看风水的店面和铺子,都会有一人上前询问一番。

  询问的满意了,他们会很礼敬的攀谈然后礼貌的把人请出来,询问的不满意了也不过多言语,留下点钱财就继续朝下一个摊子走去。

  “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形?”向缺问道。

  赖老头回忆了下,点头说道:“前几年,西安有个大户人家也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问题一直没解决,于是家里人就来到古董街请人,凡是被请走的不管最后成没成事,那户人家都毫不吝啬的会派出一笔钱,那次请了不少人过去,听说最后是被天机算的吴老先生给看出问题了,那笔交易过后天机算又重新装修了下店面,喏就是现在的店,那些没看出问题或者没机会看的也得到了价值不菲的酬劳,听说有五位数呢”

  赖老头脸上的褶子一顿颤,叹了口气,说道:“这次估计差不多跟上回情形一样了,不过跟我鸟毛关系没有,我也就是忽悠下那些冒蒙误打误撞的人,高层次的人忽悠起来比较具有技术含量,不太适合我出手”

  “你也想去?”

  赖老头撇了他一眼,说道:“我就是去溜达一圈一个字没说,也三月不用开张了”

  “我教你说句话,你肯定能跟着过去玩一圈”

  “老弟,你在FBI进修过啊,懂点读心术什么的呗”赖老头龇牙笑了,明显不信。

  “一会他们人过来后要是问你,你就跟他们说家有痼疾,多日未醒”向缺所占的这个摊子以前赖老头肯定也占过,只不过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地盘里有个财位之地,所以有的时候运气好了就把摊子往旁边挪那么一下,那天就能接到点生意,运气不好了搬到财位旁边那肯定当天没有开张。

  向缺占了这位置以后,相当于是间接的抢了赖老头的财挡了他的路,所以向缺打算送他一笔横财,了结两人之间的这一点小因果。

  没过几分钟,那一行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年轻人礼貌的冲赖老头弯腰打了声招呼,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张相片递了过去后,说道:“先生您好,您给看看这孩子的相如何?”

  相片上,是个年龄大概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平躺在床上睡容香甜,嘴角带着一丝浅笑,粗一打量,这明显是小女孩正处在熟睡中。

  l酷C6匠#网1)首8发&9

  老实讲,赖老头这时候要是自己开口肯定先是一顿心灵鸡汤怼上来,什么明堂发亮富贵命额头宽广命相旺盛之类的,甚至一急眼他都能给你整出旺夫之相来。

  但这几个人的气势略微有点强,赖老头真怕自己几句话没捅到对方的内心深处,而是碰到刀尖上,这就不咋友好了。

  赖老头沉吟片刻,眼角瞄了下向缺,这厮正掏出烟若无其事的抽了起来,眼睛看都没往这边看。

  “家有痼疾,多日未醒”赖老头一咬牙,整了一出死马当活马医来。

  他这话说完,对面的年轻人明显身子一颤,相当恭敬的伸出手说道:“先生神算,一语中的,您请移步和我们走一趟如何?家里有点事,需要您去给看看,您也不用担心只要人去了就算没有看好事后我们也会奉上酬劳,如果给看好了,定当重谢”

  “哎呀呀,这孩子属蛔虫的啊,真他妈让他给说准了”赖老头张着嘴愣了,明显有点没太反应来。

  “这位······街上还有这么一号高手我没听闻过?”天命风水的莫大先生跟旁边的吴老先生轻声说道:“看的不错,跟我断的差不多,吴老,这位您知道是何方高人么”

  吴老茫然的摇了摇头,转身朝另外一人问道:“许大师,您认识么?”

  许大师耸了耸肩。

  几位古董街上名头最响亮的先生大师都挺诧异的看着赖老头,似乎没想到一个草台摊位前的老头居然能一眼把照片上的人给看出问题来,这份眼力可没比他们差上多少。

  “高手民间啊,看来不光店里坐镇的先生们有些水平,这种摊子了也是藏着高手呢”吴老先生赞许的点了点头。

  其实,向缺在告诉赖老头那句话的时候,本打算是说七日未醒来的,但觉得整那么高调,赖老头可能有点扛不住,所以临时给改了个多日。

  “哎呀,师傅你走眼了吧?”吴老先生身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撇嘴说道:“这不是赖神棍么,也叫老赖头,你们平时足不出户的肯定是不太了解他,这一带长逛的谁不知道他啊”

  许大师愕然问道:“真是这么有名气呢么?是我们孤陋寡闻了?”

  吴老的徒弟,嗤笑道:“啥啊,他就是个神棍,摆了个破摊子好几年了,天天坑蒙拐骗的,钱没骗多少这些年都不知道被人给揍过多少次了,都快血溅古董一条街了,要论这里谁的名声最烂大街,他肯定得有一号”

  几个大师和先生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这眼走的稍微有点丢人了,他们再一看赖老头明显有点不太得意。

  这边,赖老头也反应过来了,连忙起身收摊打算要跟过去,但他刚走两步,忽然对那年轻人说道:“这个是我的助手,他能跟着一起去不?”

  向缺手里的烟一颤,无奈的瞥了他一眼,这老家伙我他妈送你一场横财,你把我带上干啥啊?

  那年轻人稍一迟疑,就点了点头同意了。

  赖老头一把拉住向缺,笑眯眯的说道:“送佛送到西,你也跟着走一趟呗?你放心,这次赚的钱咱俩二一添作五,平分了,我肯定不带占你一点便宜的”

  “不是,你拽着我干啥啊?”向缺挺不乐意。

  赖老头,捋着胡子淡淡的说道:“有你跟着,我比较托底······不然,我怕有去无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小小江,修理厂李师,幸福使者,买买买剁剁剁,败家子房,沐,青春如萤火闪过繁华的打赏。

也谢谢,Phyphone,峰回路转,谊久天长,败家子,齐涛的解封。

今天更新晚,是因为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