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拿着一个捡来的树枝用火燎了下,烧黑了枝条以后他在自己的身前写了一个算字。

  “嗯······”赖老头歪着脑袋,点了点头评价道:“笔锋刚硬表明你性格坚毅,字迹飘逸说明你为人洒脱,字如其人,从这个算字上就能看出来你,咦······”

  老头煞有介事的刚要评价一番,然后忽然间明白过来了,他瞪着眼珠子说道:“哎呀我去,小伙子你不地道啊,这是来砸场子的啊”

  向缺转头笑道:“大爷,我就是混口饭吃,弄点钱够吃两天饭就走了”

  “那你可选错地方了,在我赖半仙旁边摆摊你觉得能有生意上门么?”赖老头抻着脖子,哼了哼说道:“有我这金字招牌在此,你那肯定是无人问津的,既然你是混口饭吃的我也不难为你,换个地方吧”

  这老头虽然比较胡扯,但心眼还不算坏,算是自以为是的奉劝了向缺一句好话。

  人要衣装佛要金装,两人一对比,老头是仙风道骨比较具有说服力,向缺则是邋里邋遢一看就穷困潦倒,真要是有人来算那首选肯定是赖老头。

  但事实呢?

  向缺在街上逛了一圈之后是特意挑在此地摆摊的,因为这个位置还算是个过得去的财位,他不需要生意有多好,只需挣点小钱就可以了。

  向缺拄着脑袋半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后说道:“大爷,这你就别操心了,今天太晚了我就只算一卦,算完就走,这么点生意还是能接到的”

  赖老头挺遗憾的摇了摇脑袋,似乎觉得向缺的选择非常不明智:“年轻人,阅历浅啊”

  可偏偏呢?

  向缺就只是刚刚打了个盹的时候,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犹犹豫豫的从旁边晃荡了过来,在路过赖老头摊子前的时候似乎有心停下询问,但他脚下忽然一歪人就踉跄着走到了向缺这,正巧他一低头就看见地上写着个算字。

  中年汉子挠了挠脑袋,看了眼赖老头那边。

  “先生,请移步到此,待本半仙给你算上一算”老头点着手里的纸扇,指了指摊前的凳子。

  中年汉子好像有心要过去,但犹豫了下后摇头说道:“算了,算了,在哪都一样,我就是想简单的问问,求个心里安慰罢了”

  赖老头手下一抖,揪下一缕胡子:“凭啥不找我安慰啊”

  没想到的是,向缺摆了摆手,对那中年汉子说道:“回去吧,我不算”

  中年汉子愕然一愣,赖老头拧着眉头两人都挺诧异。

  “我还没问呢,你怎么就不算了?”中年汉子有点不太乐意的说道。

  向缺说道:“回去吧,别算了,好好安顿一下,我这么讲你应该能明白吧?”

  中年汉子豁然一惊,张着嘴半天没吭出一个字,他的脸上神情复杂的有点离谱,变幻莫测,让人看着十分惊异。

  足足过了片刻,中年汉子才叹了口气,有些落魄的说道:“嗯,嗯,谢谢您了,我明白,明白”

  中年汉子似乎很是无奈和感伤,站起来后步履蹒跚的慢腾腾的走了,背影显的十分萧瑟。

  赖老头摇着扇子脑袋凑过来,不可思议的问道:“生意都上门了,你居然给推出去了?小伙子,你这路数有点飘逸了,哎你为啥不给他算啊”

  “算了也是白算,又不能收钱我又何苦白白费力一番呢”向缺晃着手里的树枝子随意的说道。

  赖老头更蒙了,本来他觉得自己挺能忽悠人,说话宛如天边的云彩那是相当的飘了,但没想到有人居然比自己更飘,直接飘出地球干往银河系去了。

  “为啥白算,为啥不能收钱呢”赖老头的求知欲很强,继续抻着脖子追问。

  “病入膏肓,命不久矣”

  那中年汉子站到向缺身前,他就已经感觉到对方的身上有死气渗出了,明显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这种人是不能算的,因为死人的钱是没法收的。

  赖老头直愣愣的说道:“哎呀,你挺狠呢,直接给人往死了算,这路数太野了”

  向缺叹了口气,说道:“我没收他的钱”

  赖老头和向缺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他对这种算命界的骗子没什么抵触,对老头也不反感,这也算不上是作恶,只是吃饭的一种手段而已。

  和老头聊天还能了解下西安的风土人情,这赖老头属于吃江湖饭的,他说自己啥都干过,年轻时出苦力,做点小买卖,后来岁数大了啥也干不动,就以摆算命摊子为生,他也确实姓赖但和赖布衣一点关系都没有。

  “干这行啊也属于高危行业,碰见大主顾,我一句话扎到他的内心深处拨动他那根脆弱的心弦,人家甩手就能给我扔不少钱,但我要是没扎准人家可能甩手就给我一巴掌”赖老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知道为啥留长头发么,上面几道疤呢,都是很有故事的”

  向缺笑道:“下手的人正经挺狠呢,咋专往脑袋上干呢?”

  “他们说那是在帮我把思路规整一下,说话不太走心”赖老头忧伤的叹了口气。

  “来生意了”向缺忽然抬头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小媳妇。

  赖老头也看出是来生意了,前方二十米处有个三十几岁的女人,一路走来眼神一直盯着街边的算命摊,似乎是在琢磨着该去找哪家。

  赖老头顿时仙风道骨起来“啪”的一下摇起了纸扇,长须随风而动,一脸高深莫测相,看起来相当具有吸引力了。

  “别装了,不是你的生意”向缺在旁边淡淡的说道。

  “凭啥啊”

  最新章R_节3)上%酷匠}网5

  “你今日注定无财,开不了张的”

  赖老头吹胡子瞪眼的刚要跟向缺掰扯一下,没想到那三十来岁的小媳妇一路走来之后眼神只是在赖老头那停顿了片刻,最后却走向了向缺。

  “这小伙子······”赖老头惊叹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向缺笑了笑,抬头对站在自己身前的女人说道:“是来算配偶的吧”

  必须一句话直接点中对方要害,做下这单生意。

  因为,向缺饿了,要吃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