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之后,店里已经不只向缺,老头和老太太了,生意好转之后的第三天,老头从老家把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给调了过来,人手不太够用,他们三个根本就忙不过来。

  酷jP匠Q网l永_}久;R免费"》看小_说

  这五天是老头一家过的最复杂的一段日子,既吃惊于生意好转之后井喷式的火爆,也着实有点担心向缺离开之后在发生过山车式的改变,因为人都喜欢过充足的日子,充足了才有钱赚么。

  晚上九点,打烊以后,老太太下厨整了顿挺丰盛的酒菜名曰为给向缺送行。

  四张桌子拼在一起坐了五个人,老头和老太太,还有他的儿子大壮和儿媳妇,这顿饭吃的挺让老头一家纠结无比,他们昨天就已经商量过了,怎么才能把人给留下来。

  “小向,咱们来谈点商业操作方面的问题,深入探讨一下国内的政策局势和研究研究未来的经济走向咋样?”大壮紧着脸目光深邃。

  “你这话题抛的有点宏观,我冷不丁的可能达不到这个高度啊,咱谈的话题是不略微有点复杂了,操心操的太遥远了吧”向缺说道。

  大壮一挑眉,淡然说道:“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看待世界的方式和自己的理念,国之根本才是升斗小民,我们也应该看看大局么,专家都说了我们国内的经济走向是和猪肉价格的上涨或者下浮有紧密联系的”

  向缺挺头疼的说道:“大哥,你说话一直都是这么有哲理的么?”

  “你连着看四十年的新闻联播,说话也会像我这么深奥和渊博的”大壮在老家生活了这些年,家里的电视就能收到一个台的信号,说话稍微有点趋于播音范了。

  向缺讪笑的说道:“换个话题呗”

  “那整点算术方面的聊聊吧”大壮脑袋转的非常快,话锋一转说道:“你看哈店里的生意属实不错,一天纯利三千块以上,一个月收入十万打底,照这么发展下去半年我们就能坐拥七十万的雄厚资金,这个时候咱肯定需要把步子迈的大一点,我打算融资和众筹,连续拿下第二第三家门店这个时候每家店面将会继续产生效益然后以滚雪球的速度快速发展,一年之后就采取遍地开花的方式把店覆盖到西安的大街小巷,你说照这么飞速发展下去三年后我是不是没事就能上财富杂志上逛一逛了?那时我考虑的就该是去纳斯达克或者港交所了,我觉得国内上市限制有点多,不太适合我”

  向缺叹了口气,扫了眼大壮,默默的端起酒杯闷了一口,他能扶着老头和老太太把这家小店经营好,但他实在没办法把他们全家给扶持到家族企业那个高度。

  他可以改变此间小店的风水布局让生意好转,但肯定不会去改变大壮的命理和运道。

  做生意除了涉及到风水方面的问题外,掌舵者如果没有富贵命或者大运在身,到了某一个高度后就会停止不前了,两者一结合也就是能小富即安罢了。

  大壮和老头一家就是如此状况,就光指着这家小店他们一年后资金肯定能厚起来,但真要再往下发展,大壮和老头实在是不具备那个运道了,因为命理就是如此的。

  大壮对未来的憧憬充满了相当美好的期望,可前提是得有一点,他们能把向缺留下来。

  “小向,你说上市那天咱俩一起去敲钟的话,那是不是很有画面?”大壮昂着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从第二家店开始,每开一家你就会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以此类推直到咱们的连锁密布全国走向欧美,让非洲人民也能吃上我们的羊肉泡馍,你说这餐饮帝国的宏图是不是相当给力了?”

  向缺又默默的喝了一口酒,点上根烟后笑着说道:“大壮,你的发展宏图前提下就是把我拽着呗?那你仔细想想,我能力要是牛逼到这种地步的话,还会沦落到来你们店里混口饭么?别被眼前的现实给蒙蔽了,看待问题多方面考虑,考虑哈”

  向缺说完就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而对老头说道:“大爷,好好的守住这家店,以后日子过的不会差的,我真希望你的店会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能够延续几代”

  向缺笑着朝老头一家摆了摆手,在他们的错愕眼神中走出了小店,消失于黑夜中。

  大壮满脸惊讶的看着向缺的背影喊道:“上市,上市啊······”

  老头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说道:“给我滚回家种地去,你连上你媳妇的床都费劲呢,上个屁的市”

  大壮媳妇羞涩的说道:“爸,我们的生活是很和谐地,真的”

  向缺漫步在西安的黑夜里,和身后的小店渐行渐远,老头一家只是他生命里的过客,掀不起他内心的一丁点涟漪,他的口袋里只揣着从老头那接过来的两千多块钱,那是店里第一天的营业额。

  晚上的时候向缺没有找一家旅店住下,而是随意的在街边的公园长椅上对付了一夜,因为他口袋里虽然有钱但花着还是得谨小慎微,不然钱财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他还得像之前那样,这对向缺来讲乃是下下之策。

  睡到第二天一早,他爬了起来,在公园的水池里洗了把脸然后买了早餐边吃边漫步于西安这座古都的大街小巷中。

  向缺来西安,就是打算凭这一双腿好好的走一走,领略一下古都气运,因为这里有太多地方可以让他去了,不是游山玩水,而是另有它意。

  而且,有一个地方,他还必须得去,这个地方是古往今来所有的风水大师都必去之地。

  世间有传言,在那你扔块砖头就能砸到两个风水阴阳师。

  也说曾有风水师去了那里后,朝夕相望三年,然后一步入通阴。

  更有风水大师去了之后,触怒天地,雷罚降临,眨眼间修为大损。

  那里,也许是风水阴阳界中人的福地,也有可能是恶梦之地。

  福兮祸兮,谁能看到?

  也许只有去了才会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这星期都是两更了,从下周开始恢复更新,外加补更。

  谢谢齐涛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