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下午。

  杜金拾开着车把向缺和王玄真带到了工地附近,昨夜向缺所去之处已经被施工队重新掩盖起来,看不出一点异样。

  “老向,你说实话我来这没事吧?”杜金拾挺胆颤的,工地开工没多久塔吊倒了砸了三个人,没过几天高建军腿干折了一条命差点没了,这地方他是真不敢过来,生怕再有啥倒霉事落自己身上。

  “你就这点小胆,能干啥大事啊?”向缺斜了他一眼,说道:“我发现你要是这么走下去想把你给扶成商界大佬有点难度啊,胆气不壮可不行啊”

  杜金拾哭丧着脸说道:“商界大佬也他妈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啊,照你这么说我想做个买卖经个商啥的还得去少林寺学个金钟罩回来呗?明哥和军儿哥说跟你在一起比较容易遭受血光之灾,你妥妥的灾星转世”

  向缺瞪着眼睛伸出一根手指,戳着他说道:“你再废话,信不信我立马就让你有血光之灾?”

  杜金拾抻着脖子,不屑的说道:“哥怕么?你听过一句话么,老向?”

  向缺伸着手指,茫然问道:“啥话啊”

  “宝剑出鞘必当饮血,火烧战袍一生峥嵘······哥走社会这些年,都是腥风血雨中过来的,就我身上这两斤血,隔一年就得轮着换一回,沈阳铁西医院的血库里常年备着跟我血型匹配的血液,就是给我留着的”杜金拾傲然说道。

  王玄真崩溃的捂着脸说道:“你说就这样的,想把他给整成商界大佬是不得花个培养一个战斗机飞行中队的价格来,除了胆子不行脑子也得钱治了”

  “行了,别废话了,我接个电话”向缺手机响了,拿出来后里面传出来一道淡然清丽的声音。

  “宝新系旗下,今天有四家上市公司股票开盘之后就下降了三个点,有两家做商贸出口的公司货物在国外港口涉嫌违规被扣······”陈夏三言两句的跟向缺交代了下,今天一早总公司得到的几处有关几家分公司动向的报告。

  向缺问道:“陈三金心疼不?”

  陈夏淡然说道:“这点钱还不够宝新系每年做慈善捐出去的三分之一,陈三金说你要想继续玩,我们就只当不知道,这种规模的损失我们能挺到咱俩的感情天荒地老”

  “你要这么唠,我他妈第一个心疼,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我要收手了”向缺赶紧挂了电话,有点受不住陈夏这种赤裸裸的勾引。

  向缺推门下车,站在工地外面,右脚重重朝地上猛然踏去,一道细微的裂痕从他的脚下一直延伸到了地基之下。

  “亢······”一丝清澈响亮的龙吟声,突然响彻在工地上空,所有的工人都为之一愣,抬头望天,多数人都以为是晴天霹雳,有惊雷落下了,但此时成都的天气却是晴空万里。

  香格里拉酒店里,正在闲聊的杨家众人豁然而惊,同时奔向窗边,遥望远处。

  工地上空,天边的白云突然翻滚起来,铺天盖地的笼罩在这一片区域里,然后缓缓的凝聚成一颗硕大的龙首,巨大的龙头张开大嘴,带着一股气吞山河的架势,再次爆出一声龙吟。

  “亢······”

  龙吟过后,工地下方那三处白虎煞风水局所在地突然微微的颤动起来,所有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这是有了地震。

  川地本就多地震发生,所以尽管明显感觉到了地下轻微的晃动,一般人都不太惊慌,只是从屋子里走出来怕再有余震发生。

  “嗷······”白虎探头,白虎伸爪,白虎开口三煞风水局随即有一股若隐若现,但却带着不屈的虎啸声迸发而出。

  Kz酷☆“匠网◇$首:X发Ap

  那虎啸明显气势被压,隐约中似乎充满了一种无奈的怯意。

  东北方被挖出来的池塘,池水忽然开始沸腾起来,宛如被煮开了一样,咕嘟咕嘟咕嘟的冒着水泡,池塘中间则是突然蹿出一条水柱直冲而上。

  “哗啦啦······”水柱上升足有十几米高之后突然四散而开,水花四溅。

  池塘里的水位急速下降,缓缓降低,肉眼可见方圆几百米的池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逝着,缓缓的流向了中间被打出来的那口水井中。

  西北方两座近百米的铁塔一阵晃动,眼看着有明显的倾斜之势,西南的厂房更是摇摇晃晃的眼看着就要坍塌下来。

  王玄真愕然无语的看着向缺,额头冷汗直冒,杨家以七星打劫布出的白虎三煞就这么被向缺给破了?

  “青龙压白虎,龙吟震虎啸有人在破白虎三煞”杨木惊异过后,迅速对杨家的那几为老者说道:“守阵,不能让他把局给破了”

  杨啸默然无语的拿出杨公风水镇派法器,那是传自于杨公所用的风水罗盘,乃是风水界最得天独厚的风水至宝,传闻当年杨公官至朝廷金紫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主管宫廷建筑、重要寺庙的规划布局时全靠此罗盘堪舆。

  可以这么讲,杨公风水能传承已久,寻龙点穴举世无双,除了秘术七星打劫外,至少得有一半要归功于杨公传下来的这个风水罗盘。

  杨啸领着杨木和杨家四个老者团团围坐于罗盘周边,六人齐齐伸出一根手指点向罗盘,想要催动罗盘之气稳住风水局。

  同时,工地里向缺待龙吟过后,伸出食指中指遥遥指向那半截铁剑所埋之处。

  片刻之后,池塘里的池水渐渐的不在继续下沉,那两座倾斜的铁塔居然也开始慢慢的停止倾斜了,高达十几米的仓库不在晃动不止,似乎渐有平静之势。

  “古井观传人向缺,跪拜杀神白起,求无边煞气于我,克敌······”向缺五体投地,恭恭敬敬的朝着半截铁剑所在之处施一大礼。

  随即,一道冲天煞气突然弥漫于天地之间,顺着向缺两指挥动缓缓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柄铁剑之状。

  “去······”煞气成剑,隐入半空然后突兀的朝着香格里拉酒店方向快速遁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