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私人会所到了停车场,向缺忽然问道:“像上面这类的聚会通常都举行到几点?是不正经得喝一阵子呢?”

  陈夏看了下表,不太确定的说道:“十点到十点半之间,喝酒只是个交往聊天需要的方式,这种地方没人会喝的五迷三道的,会出洋相的”

  t酷K匠网H永*久免y-费Ws看I小说

  “像咱俩上次在金茂干了好几瓶洋酒,那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王玄真无语的说道。

  “这么说,身为组织者杨家那两个兄弟,至少也得那个点才能走了?”

  陈夏点了点头,她小脑袋瓜子非常灵光,直接就明白向缺的意思了:“上面的聚会结束后,杨啸他们肯定没这么快脱身,这种场合大家就是聊点场面话而已,有些需要深入交流的东西可能就得换个比较私密点的地方谈了,杨啸和杨木要是想抽身至少也得要午夜之后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跟他们喝茶呢”

  向缺嗯了一声,拿出手机拨了出去,接通后他就说道:“你下来,跟我出去一趟”

  “军BOSS给我介绍关系呢,成都的大拿,我们正深入探讨经济领域的深度合作呢,喝酒哪天都行今个哥略微有点忙”

  向缺寻思了下,觉得自己这时候还真不能打扰杜金拾的脚步,人际关系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有好机会交往还真不能错过。

  他又说道:“那把你的小兄弟给我介绍两个稳妥的,要办事手脚利索的”

  “不是,大哥你要干啥啊”杜金拾挺懵逼的问道:“有事啊?需要动用我的社会力量啊,要带两把枪不?”

  “带一把吧,以防万一”

  “我去,要不我把这边推了跟你走一趟?听你这么唠我心里有点没底啊”杜金拾有点着急了,都打算起身跟高建军还有明哥告辞了。

  “别废话,让你的人赶紧来这个会所门口找我,我说的是万一,这个万一的几率就是几万分之一,也许根本没有可能的”向缺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啊,等着吧,我让他们这就开车过来”杜金拾一见他要急眼,就有点蔫吧了。

  “你回去休息吧”挂了电话向缺歪着脑袋跟陈夏说道。

  陈夏根本就没问他要去哪要干啥,女人平时又作又闹的时候那是调情,但有点心眼有点脑袋的女人都不会在男人办事的时候多说一句废话,多扯一点没用的,不然哪怕你在倾国倾城那也会招人烦,那就是矫情了。

  很明显,陈夏就属于既有颜值又有脑袋的女人,她问向缺要不要车,要的话就把自己的这辆奥迪留下。

  向缺拍了拍她的脸蛋说道:“你这么懂事,我能不稀罕你么?回去哦”

  “呵呵,你可吓死姑奶奶了,还懂得用甜言蜜语来哄人了,真不容易”陈夏白了他一眼,说了句小心后就开着车走了。

  会所大门外的角落里,向缺和王玄真蹲在地上抽着烟。王玄真问道:“你在琢磨杨啸呢?”

  “嗯,在所里刚刚跟他碰见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那个貔貅吐财局就是他做的,这货挺黑啊”

  “你怎么知道的?”王玄真不解的问道。

  “他身上还残留着用七星打劫布局之后的一丝道气,我的感觉很敏锐,他一出现我就察觉到了,要是时间太长那股气息可能就散了,但这才没多久他又离我那么近,错不了的”

  王玄真豁然大惊,十分不可置信的问道:“这······这你也能察觉到?这不可能,七星打劫是杨公风水的不传之秘,除了直系的几大传人,外人根本不知晓”

  向缺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不可能的,明白么?要不然世界大战能干起来两次么”

  “据你所看,杨啸这个人到底有多可怕?”

  “你这个问题真能考验我,曹操观察了司马懿那么久也没看出他的狼子野心来,我这才跟杨啸第一次见面我能看出啥啊?我眼睛就是显微镜也洞察不了啊”

  王玄真想了想,忽然说道:“哎,我觉得你好像是他妈的聚会杀手,上次在金茂跟赵礼军见面后就结仇了,这次在成都跟杨啸也是,我说大哥,咱以后碰到这种事就绕着走吧,照你这么一路整下去,你得仇家遍地跑了”

  “咋的?我还怕他们啊?”向缺满不在乎。

  王玄真皱眉说道:“杨公风水本身并没有多可怕,就是一个风水世家会布风水局这一点对你来说是完全没有挑战性的,但其实可怕的是杨家庞大的关系网和财力,毫不夸张的讲,杨家是有祖训不让子弟入仕途,杨家人真要是想着重培养一个子弟从政的话,我跟你讲那位置绝对低不了,而他们要是想在背地里使手段的话也有人排着队给他们卖命呢”

  向缺点头说道:“谢了,明白”

  王玄真有点着急的说道:“明白是明白,你听进去了么?咱不说以和为贵,但也不至于主动出击吧,没必要跟他们把仇结的太深了”

  向缺叼着烟,急头白脸的说道:“我二十郎当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一急眼尿尿都敢把太阳给浇灭了,惹了我的人还想让我以和为贵?削他就完了”

  “没解呗?”

  其实要是光这次成都的事向缺也不会大动干戈,但他隐约感觉半年前陈三金家里出的那次动荡可能跟杨家有关,真要是如此的话,他根本就是无解的。

  现在向缺欠缺的就是一个渠道,整明白算计陈三金的到底是不是杨公风水。

  抽了两根烟之后,一辆白色的阁瑞斯商务车停在了会所门前,副驾驶探头出来个小青年,手里拿手机拨了一下后,向缺那就有动静了。

  “是向哥和王哥么?我们家老大让我过来接你们”

  “砰,砰”向缺和王玄真上了车关上车门,说道:“这几天你家BOSS给你们安排什么活没有?”

  “杜哥一直让我们在拆迁那片工地蹲着来的,有十来天了”

  “你们那还有几个人盯着呢?”

  “不算我俩,还有八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