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成都天气,晴朗无云。

  早上天大亮,艳阳高照时拆迁钉子户们才怯怯的从自家里走出来,有人忽然发觉在一处墙角底下堆放着一堆纸糊的东西。

  纸糊的轿子,纸糊的人,纸糊的唢呐和喇叭,那轿子的帘子已经掉了,里面坐着个红色的纸人,脑袋上贴着片红纸。

  “这,这不是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些东西么?怎么,怎么在这呢”那人惊诧的说道。

  人越聚越多,看着那堆纸糊的东西所有的人都蒙了,本来有觉得昨晚可能是幻觉的人这时候捉摸不定了,有亲眼看见的经过描述告诉大家,这些纸糊的人和轿子,就是昨晚看见的那些。

  3K更c新最Z!快~V上h√酷j-匠¤网`M

  大家都在窃窃私语,互相打听,大部分人都以为昨晚发生的事可能就是自家碰到了,可没想到互相一问至少有几十户人家都有相同的遭遇。

  人就是这样,自己要是看见啥知道啥那还能往幻觉或者眼花上归纳一下,但要是所有的人都这么说,那大家都板上钉钉的认为,这事就是真的。

  “完了,完了,看来是真挖出古墓,遭了脏东西了”

  “哎,这可怎么办撒,好好的住了几十年再要搬走的时候怎么碰到这事了呢,我这几天还要上夜班呢,这他妈的还能敢回家么”

  “我跟你们说,昨晚我听见动静后就从家里出来了,我壮着胆子在院里看见两个丫鬟搀着一个新娘挨家挨户的在叫门,你们知道这是啥么?这是鬼娶亲,是阴婚,你们都听过吧”有明白事的人开始口若悬河的给大家讲解起来。

  “阴婚啊,听过,听过,大凉山那边就有特别多,我家亲戚前两年死了孩子,他家孩子死后天天给家里人托梦说要娶媳妇,一连托了好几天,后来家人被吓的不行怕的要死,就找人给做了一场阴婚,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做梦了”

  “哎,这事山里多,倒也不稀奇,可是咱们这咋也能碰到呢,城里已经不多见了”有人哀声怨气的说道。

  “阴婚到是没什么可怕的,关键是像昨天晚上来的那个鬼新娘,明显是没找到意中人啊,她没结上婚就是心愿未了,你说她今天晚上还会不会再来?”这话一说完,全体钉子户集体进入懵逼突突状态,有胆子小的直接被吓的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全因为昨晚那一幕太吓人,这他妈可不是谣传,至少有几十人都看见了鬼迎亲那一幕,太他妈写实,太真了。

  “咋办呢?要不我们躲出去一段时间吧,去亲戚家借宿几夜”

  “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明显那个鬼新娘要是找不到人那肯定还得再来,你能多一天两天,能一直都躲下去么?早知道还不如跟开放商商量好,搬走算了”

  “就是,实在不行,我去找开发商,钱给的差不多就行了,别在这住下去钱没拿到,再被女鬼给吓死”

  “要不我们去请个道士吧,青城和峨眉都有,大家凑点钱请道士来把脏东西送走”

  “哎哎,你们快看那不是有道士来了么”钉子户正商量着咋办呢,远处四个穿着道袍的人忽然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打着哈欠嘴里念念叨叨着昨天熬了大半夜今天又起了个早,这他妈也太折腾了。

  这道士就是王胖子,临时客串了一把坑蒙拐骗的角色。

  按照向缺的吩咐,王玄真这个道士今晚是要出场的,并且还得演一出好戏,在演戏之前为了体现自己这个道士的本事,王玄真二话没说,伸手掏出一张符咒后就朝着墙角下那堆纸人甩了过去。

  符纸飘飘扬扬的落在纸人上后,突然就迸出了一串火花,忽的一下就把纸人全都给点燃了。

  这一手顿时把拆迁户们都给惊的一愣一愣的,有人在旁边捧起了臭脚。

  “道士神人,您是何处高人啊?”

  王玄真甩着浮尘,一脸的高深莫测:“频道乃茅山掌门座下大弟子,赵礼军,道号碧云涛真人”

  “我去,这货真他妈能扯,赵礼军算是让他给埋汰死了,碧云涛真人,草······这不是避yun套真人么”向缺在他后面差点没乐死,赵礼军这脏水被泼的,挺措手不及啊。

  “真人,那您给看看我们这昨天晚上到底是咋的了呢?”

  “无量寿佛······”王玄真一脸的高人范,但却满嘴跑火车:“昨日我闲来无事,提一壶老酒携二两花生米半斤猪头肉,花前月下夜观天象时偶有发现,万丈红尘中有一股鬼气直冲云霄,那鬼气遮天蔽月遥遥万里,我掐指一算算出乃是千年修道有成之女鬼出世,于是本道从茅山火速前往成都,来此降妖伏魔,善哉,善哉”

  “真人慈悲为怀,慈悲为怀啊”那人连连招呼身边的钉子户们说道:“快点的,咱们赶紧求求真人,让他把昨夜的女鬼给收了吧”

  钉子户门七嘴八舌,急不可耐的请王玄真出手,并且还相当大气的按照人头凑出了两万多块钱。

  没想到,王胖子非常有范的摇头给拒绝了:“贫僧乃方外之人,视金钱如粪土,我辈修道者驱鬼辟邪乃是分内之事,钱就不必了,频道芳龄二八正直壮年,各位看谁家有未出阁的姑娘倒是可以给频道介绍一段姻缘”

  “胖王,你他妈有点演过头了,收收吧”向缺在他身后都他妈要崩溃了。

  “我去,好像是有点太入戏了······收”王玄真尴尬的挠了挠脑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开玩笑,开玩笑的,钱就不收了,出家之人慈悲为怀么,吃点喝点就行了哈”

  当天晚上,王玄真就和向缺来此处开坛做法收复女鬼。

  但让拆迁户们没有想到的是,当晚鬼迎亲的队伍来了之后,就跟茅山赵礼军,碧云涛真人干起来了,但胜负却让他们大失所望。

  据有胆子大点的人看了全场人鬼斗的戏之后所说,茅山的碧云涛真人被那女鬼给上了身,然后硬是活生生的给吸成了人干。

  这一下,钉子户们麻爪了,觉得连茅山掌门座下大弟子都降服不了那个千年女鬼,这还能有什么人能对付她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