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明哥宴请,今天的主宾就两位,应该是三个人静静地吃顿饭,但没想到向缺的横空出世被陈夏拽着不放也给拉上了饭桌,他上了王胖子肯定也得跟着,而杜金拾则也被明哥给叫了上来,似乎是为了调节气氛,菜上来后明哥又开了三瓶窖藏红酒来助兴,据说这三瓶酒的价格就是放在一些城市,折合成人民币都能买个小点的厕所了。

  从安排座位上来讲,李启明略微整了点小手段就让自己没再打听的情况下了整明白了向缺和陈夏之间的关系。

  因为他对这件事比较好奇。

  餐厅里吃饭的桌子是长条桌,他是主人就坐在首位,左右两边则是陈夏和向缺面对面的坐着,然后则是明哥的发小和杜金拾,王玄真在他俩对面。

  这么一安排,向缺和陈夏要想聊天啥的话说话声音肯定不能小了,比让他们坐在一起挨着听的能清楚多了,因为明哥就好奇向缺和陈夏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这事他又不能挺八婆的自己开口问所以只能暗中琢磨了。

  明哥的发小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叫高建军,是个很有意思很能扯的人,按理来讲他这个身段的人平时讲话处事应该走成熟的贵族范路线,高建军却是另辟奇径走扯犊子苞米茬味的风格,相当不着调相当能扯了。

  用王玄真的话来讲,就是两人一见面就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人这辈子投胎的时候肯定是不知道谁在路上走快了或者是走慢了,不然他俩应该投一个娘胎里,然后续写一段双剑合璧吹着牛逼闯天下的传奇故事,后来这顿饭吃完论着论着他俩就真成哥们了。

  此次吃饭的主题其实就是为了三方合作的展开,一年前宝新系在成都出手拿下一块面积四十六万平方米的建筑用地,这块地被宝新系拿到手里之后就开始规划勘测,经过一年的计划和考察后,这块地即将要上马了。

  这块地的主要用途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来建CBD,其次是高档住宅小区,剩下的则是用来建造公共配套设施,包括学校,医院,商场等一些列设施。

  如此大规模的动工筹建,光凭宝新系一家也能干的了,没办法谁让人家资本雄厚脉络广泛呢,馅饼再大他们也能吃得下。

  但凡是这种大手笔的投资要是自己一个人吃独食就有点落人诟病了,再者因为宝新系是外来的总得照顾下本地企业的面子,所以在筹建此处地皮的时候按照惯例,宝新系需要在本地找一个合作伙伴,把蛋糕分出去一部分可以减少很多麻烦增加不小的效率,于是宝新就联系上了高建军。

  《酷E匠Z网√N永u久D免{费看小zb说

  作为本地户的高建军当然不会放过送到嘴边的蛋糕,但他想吃却有点费劲,恰巧这时候明哥找上了他,于是双方一合计就联手同宝新展开了合作。

  这次合作,陈大小姐领队,前期基本上已经谈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剩下一些细节问题没有敲定了,这次她来成都就是为最后剩下的一些没有敲定的细节来拍板的。

  没想到的是,陈夏还碰到了个意外的惊喜,向缺居然在这被她给撞上了。

  这顿饭的前半场高建军,陈夏和李启明主要以谈生意为主,这方面他们三个并没有背着向缺几人,完全无视了他们,饭吃到后半场似乎生意也谈的差不多了就主要以闲聊增进感情为主,并且酒喝的也是越来越快。

  李启明品了一会之后就有点搞明白陈夏和向缺的关系了,搞明白之后他却觉得宁可让自己还是糊涂点比较好,因为他脑袋根本就没法转过弯来。

  这是个痴女和怨男的故事,妾有意郎无情,明显是陈夏自己在唱独角戏而向缺则是躲躲闪闪的不愿意在这出戏里扮演男主角儿。

  陈夏明显不太能喝酒,三杯红酒下去后小脸就已经红扑扑的了,朱唇轻启媚眼飘零,在配上那一身商务套装,看起来极具诱惑力,眼神非常具有攻击力的盯着向缺一眨不眨的。

  但偏偏向缺似乎还不吃这一套,左顾右盼的屁股跟长了钉子似的。

  “你在躲着我”陈夏醉眼朦胧的问道。

  向缺干笑着说道:“不是,我这不是坐这呢么”

  “我是问以前,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忙啊?你还能有我忙么,我天天一睁开眼睛司机和秘书还有助理就在外面等着我了”陈夏相当幽怨,可怜的看着他说道:“就是这么忙,我仍然没有忘了你,那你呢?”

  向缺闹着鼻子,挺生性的说道:“你看······这么多人,咱们唠点风花雪月的故事吧,行不?”

  “哎,小朋友他向来都是这么油盐不进的么?”高建军低声的问王玄真:“你跟我讲,你这位朋友是不是皇室贵族后裔,家有良田万亩金山三四座,平时上个厕所都得用镶金的纸擦屁股啊,还是他大舅姨夫什么的是不是姓习啊?”

  王玄真晃悠着一张胖脸无语的说道:“哥,可别扯了,他穷的都快尿血了,从跟我认识以来就混吃混喝的过日子,我撒谎儿子的,你现在从他身上要是能掏出二百块钱,我给你跪下磕一个”

  高建军迷迷糊糊的问道:“那陈大小姐这么青睐他,他为啥不接着呢?少奋斗几百年的好事,他居然给往出推?哎,那我明白了你跟他呆一起的时候可小心点,这人是不是男女方面的问题有点另辟奇径的意思,他是走旱路的吧”

  “反正我到现在为止是真没见过他有生捅了哪个女人的意思,你这么一说也有可能”王玄真笑的挺埋汰。

  杜金拾在一旁像模像样的说道:“话说小时候我俩在一起,没事我就拽着他去偷瞄村里寡妇洗澡,每次我看的两眼冒光,他却从来都是老僧入定,没啥反应的”

  三人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这么一抽丝剥茧的分析下,他们直接给向缺定性了,这货肯定是弯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路西法,好久不见啊。

谢谢小皇帝欧文继续解封。

还有小小江,黄昏旋律和书友的打赏,还有谢谢替我操心我感冒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