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瞪着眼睛看着所谓的故人娇躯不禁为之一震,他有点后悔为啥没听胖王的话了,自己是应该躲一躲的。

  这个故人倒不是跟他有多大的仇怨,只不过看见她却比看见敌人还头疼。

  有仇的他能下的了狠手跟对方干一下,但对她却只能头疼而别无他法。

  这个时候再想往出躲已经来不及了,至少明哥看见他了,而那所谓的故人则还是跟旁边的人说着话,眼神没往这边瞟呢。

  “小朋友,来玩了?”明哥态度挺乐呵,笑着跟向缺打了声招呼:“我们浩南哥呢,不是让他安排去了么,我交代的事没办明白啊,人跑哪去了”

  “明哥你就是放个屁他都得拿双手接着,能办不明白么,刚才就屁颠屁颠跑过去安排了,估计这时候差不多好了吧”对于明哥,向缺给他的定位跟他是不是杜金拾大哥没有一点关系,两人就是平辈论交他不用客气巴结,该咋处就咋处,保持一点礼敬就行。

  如果明哥有事求他自己头上,向缺也不会推脱,就当是给杜金拾面子了。

  明哥对他这态度也不以为意,反倒觉得向缺挺放得开,说话随意符合自己口味,平日里跟杜金拾闲聊的时候也曾听他提起过这个发小,明哥到对向缺的事一点都无从得知,但却从没看低过他一分两分。

  李启明活了四十来年,无论是自己身处的环境还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四十年他早就把自己的眼睛炼的跟火眼金睛似的了,打眼一瞅倒是不能把对方祖宗十八辈给看出来,但至少能看出眼前人是什么货色。

  向缺在明哥的眼中就属于那种大气,淡漠,透着点小神秘的年轻人,光是为人处世这一点上,向缺跟他打过的那两次交道就要比其他同龄人表现的张弛有度,因为可能换做是其他人的话,早就舔着脸来抱自己裤腿子了。

  反倒是向缺,不骄不躁不紧不慢的,这性子相当了得了。

  3最@*新8◎章x节C上◇酷《F匠zl网x

  向缺转身给王玄真介绍了下后,明哥就拍着他俩的肩膀说道:“我今天正好要宴客,有点应酬就不赔你们小哥俩玩了,你们跟小杜在这随意点就当是自己家了,等我应酬完明天没啥事了我找你们喝点,别客气,放开点”

  “嗯呢,明哥我们可没客气,屎都在你家拉好几泡了,拉的相当愉快了”王胖子说的是实话,这两天在明哥的家里由于天天去游泳池里扑腾,泡泡温泉啥的,把身体调理的内分泌非常欢快,拉的时候特别顺畅。

  明哥笑呵呵的指了指他说道:“调皮,别尿我泳池里就行”

  向缺看跟明哥见完面了,那边的故人还跟身边人唠嗑没注意到这呢,就赶紧拉着王玄真想要躲到后面去。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王胖子这个臭不要脸的竟然拉着都没动,反倒用手指着明哥后面说道:“哎呀我去,那不是陈大小姐么?怎一个巧字能形容得了的啊,哎老向,你说的故人肯定就是她呗”

  向缺脸一垮,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这下完了。

  能被王玄真称为陈大小姐的,也就只有陈三金的女儿,宝新系女王陈夏了。

  至于向缺为啥怕她,就是怕陈夏那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这姑娘就跟女儿国的国王似的把自己给当成唐僧了,那水灵的大眼睛盯在自己身上就不动,太吓人。

  庭院本来挺大,但奈何王胖子这一嗓子喊的稍微有点响亮,顿时吸引了院内不少人的目光,陈夏了这边,向缺挥着手笑眯眯的和她打着招呼。

  明哥狐疑的回头看了一眼,问道:“你们······认识?”

  向缺幽幽的叹了口气,头疼的说道:“还行,不咋熟”

  “蹬,蹬,蹬······”陈夏穿着一身商务装踩着高跟鞋三两步的就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保镖一个助理一个秘书,女王范十足。

  “挺巧呗,向缺”陈夏咬着嘴唇问道。

  “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向缺挠着鼻子说道。

  陈夏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水汪汪的说道:“除了挺巧你还挺忙啊,这么长时间电话也不给我打一个,我倒是给你打过几次居然还关机,你过的比国家主席还充实啊”

  向缺尴尬的说道:“闭关来着,闲人一般不让打扰”

  “我是闲人呗?”陈夏瞪了他一眼。

  “不是,口误,口误”向缺汗颜,自己说错话了一不小心可能会引火上身的。

  明哥挺蒙圈的问道:“这还叫不咋熟啊,看着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呢”

  王玄真说道:“痴男怨女系列,正常”

  明哥狐疑之后就是诧异了,他知道陈夏的身份但对向缺仅限于了解他是自己手下的发小,其他的一概不知,现在来看他对向缺的认知有点片面了。

  能让宝新系女王如此对待的男人,明显是很有货的,至少据明哥所知,还没听说国内哪个男人能让陈大小姐如此含情脉脉呢。

  “咱们就别在门前杵着了,进去聊吧,天气太热都给我晒的快脱水了,你们要叙旧什么的也得换个地方啊”明哥发话了,把院内的人都给请进了屋里。

  杜金拾屁颠屁颠的一路小跑迎了过来,说道:“哥,饭菜快准备好了,咱是先喝会茶再吃,还是直接去餐厅呢”

  “饿了一路,你还想给我们整个水饱啊,吃饭吧,边吃边聊,顺便把我酒窖里的酒挑好的拿出来几瓶······小杜,你也跟着一起坐过来吧”

  杜金拾一蒙,没太反应过来,这种场合里他就是跟班伺候局的,说实话他真不够档次上桌,实在是没想明白明哥今天为啥让他登堂入室了。

  “哥,你这是要往起捧我了么?”杜金拾激动的眨着小眼神,很无以为报的望着李启明。

  “你想多了,就是个作陪的,快点去吧”明哥挺崩溃的吩咐道。

  李启明就是临时起意让杜金拾上桌,因为他估计陈夏肯定也得把向缺给请上来,这样一来小杜同志就有他的作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感冒三天没好,谁有啥治病良方没,给我出一个,我很痛苦啊,求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