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杜金拾要不当浩南哥转而进军商界了,向缺挺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就这么把你儿时的梦想给扼杀了?”

  杜金拾淡然说道:“以后我可能不会再给你们讲诉一个东北平凡王者腥风血雨的崛起之路了”

  十岁之前,杜金拾还流着大鼻涕的时候就曾发下过宏愿,这辈子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东北第一个浩南哥,为此他也是不断的努力奋斗着,到现在呢,离东北第一可能还有点距离,但他屁股后面确实有不少人管杜金拾叫哥了。

  这个梦想对小杜有多重要呢,就跟向缺想把西山老坟之物给灭了一样,这辈子就指着这事活着呢。

  但为了感情,杜金拾把自己宏伟的目标给硬生生的掐断了,在奔赴东北第一的路上戛然而止,这个决定下的不可谓是不大了。

  简单点来讲,杜金拾真要是想奔着东北第一大哥去发展那还真有点可能,只要明哥不倒,这条路他就能一直走下去,但你说要让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混混去进军商界脚踩马云,那明显是有点扯淡了。

  “前两天我已经跟明哥提过了,想自己单干,明哥也同意了并且挺鼓励我的,他跟我说自己不缺能办事的小弟,缺的是一个能上的了台面的小弟,我要是有了出息他脸上也有光”杜金拾抽着烟,淡淡的说道:“但我的出息从何而来呢,我自己心里都没谱,你让我拿刀去砍人我能把刀给你耍出花来,但你给我一百万让我去做买卖,我可能赔的连裤衩子都穿不上了,哎······我只能安慰自己是块没经过雕琢的好玉,也许被磨一段时间后,我也能闪闪发光的”

  杜金拾笨么,那肯定是不笨的,不然他也不会从一个酒吧侍应生一跃而成明哥身后的跟班,但你说他聪明吧那肯定是有点智商的,只不过这个智商用在做生意上那也肯定是不够用的,说赔的裤衩子都没了那有点夸张,但你要说他能不能在商场上干的过马云,那可能得马云死了之后才有这个可能了。

  杜金拾又接着说道:“明哥不是在四川这边开发地产么,我打算从现在开始在他手里弄点土木工程的小活,从小包工头干起,明哥在这干几年我用点心也能把自己给培养起来,到时候剩下的路就得自己走了,挣钱的事人家能帮你一时不可能帮的了你一世,因为我现在挣的钱就跟从明哥手里施舍过来没啥区别,那就是他白给我的,他能给我两三年但肯定给不了一辈子”

  王玄真感慨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挺成熟啊,就你这想法就值东北首富这个名头了,加油我看好你”

  杜金拾无语的说道:“哥,你可别泡我了,你给封的首富也不管用啊”

  王玄真冲着向缺努了努嘴,说道:“我不好使,他肯定好使”

  杜金拾脸立马转换的贱嗖嗖的:“缺爷,拉兄弟一把”

  杜金拾不走大哥路该走商场,其实很大一部分自信都是来自于向缺,又向缺保他,其实这事有难度么?

  向缺傲然说道:“我说给你封了,你肯定就是,五年之后我必须让你在福布斯上占有一席之地”

  向缺是在吹牛逼么,那肯定不是。

  向缺碍于自己五弊三缺的命,没办法让自己腰缠万贯,但要说捧一个人起来那必须是相当有把握的。

  陈三金家就是最好的写照,向缺要是肯拉杜金拾一把,五年之后他确实能有登顶福布斯的实力,而且要比陈三金还要轻松,因为自从向缺下山以来,他手里握的人脉,足以很轻松的达到这个目的。

  三人又扯了一会之后杜金拾的电话响了,明哥打来的,告诉他还有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到了,让厨师马上准备酒菜招待客人。

  “你俩先扯着吧,我去吩咐下准备接驾了”杜金拾挂了电话之后就要起身。

  向缺伸手拉了他一把,杜金拾愣了问道:“干啥啊大哥,我这有事呢你跟胖子在这扯吧,皇上要来了我得让人伺候啊”

  你整的自己好像魏忠贤似的呢,忙啥啊”向缺白了他一眼,问道:“明哥说没说跟他来的人是从哪过来的?”

  {(酷匠'√网正K版首%…发;k

  “有一个是本地的,明哥发小,听说还有个大老板要过来,至于是哪的我就知道了”杜金拾寻思了下说道。

  “行了,没事了,你跪安吧”向缺摆了摆手。

  向缺拿出三枚铜钱随手扔在桌子上,两阴一阳,一上两下,两爻阴主未。

  “他乡遇友喜气欢,须知运气福重添”向缺伸出收拾略一掐算,皱眉说道:“这一卦就是疑似故人来?”

  王玄真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卜了一个什么卦?”

  “我们的浩南哥刚才接起电话的时候,眉宫上扬,印堂开亮,双眼带喜财气上涌,这是福禄临身的征兆,我卜了一卦,卦象显示有故人来,这故人······是谁呢?”

  “他那个明哥你不是见过么?”王玄真扯了句废话出来。

  向缺现在挺怕见到熟人的,因为对外不少人都误以为他已经身中蛊毒死了,现在知道他活着的就是王玄真,杜金拾和王昆仑和最近新认识的许亚,像曹清道他们都以为他已经命不久矣了,要是在这碰到熟人的话那岂不是走漏了风声?

  向缺嘀咕着摇了摇头:“面相显示杜金拾福禄临身那应该是对他来讲是好事,也就是事业上能有所帮助的,应该跟我无关,怪就怪在这个对他有所帮助的人居然跟我是故人”

  “哎,你要担心要不就去躲躲”

  “不用了,只要不是茅山,龙虎山那伙人就行,其他人就算知道我没死那也无所谓”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一溜车队从远处开了过来,全是一水的黑色宝马七系,看着相当庄重大气了,车队奔着宅院这边开过来后停在了院子里,头前一辆车上下来的正是明哥。

  在明哥后面的车上下来的人向缺基本都不认识,除了那个故人以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书友,双龙竹木工艺和意境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