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章谈情说爱
本章由 路西法58a5 在 2016-05-24 18:41:17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路西法58a5解封者

  两天之后的一大清早,杜金拾和向缺还有王玄真坐在庭院里喝着茶聊着天,等待明哥跟人过来。

  明哥是地主,自己是借用人的地方修养,于情于理都得跟地主见了面打个招呼才好,而王昆仑等向缺好了之后的第二天就已经离开去找小亮和德成解决钱的问题了。

  那么大一笔钱肯定不能分散在几十个账户里放着,不安全而且还麻烦,所以王昆仑得想办法把钱都汇入到一个账户里,这才方便管理,不过如此巨大来历不明的钱出现,银行肯定得查,在这之前必须得让这笔钱变得干干净净的不怕查才行。

  王玄真和向缺喝着茶聊着天,杜金拾低着脑袋摆弄着手机,对于两人的谈论丝毫都不感兴趣,双眼始终凝聚在手机屏幕上,哪怕是片刻都不曾移动过,而且他的脸上还时不时的泛起阵阵让人感觉极其腻歪的贱笑,并且口水从嘴角往下止不住的滴答着。

  “这是典型恋爱后期深度痴呆的症状,我跟你说老向咱俩现在就是脱光了在他面前干一炮,都不带吸引他半点注意的”王玄真拿手在杜金拾眼前一顿晃荡,然后说道:“看见没,晚期没救了”

  “肿么夸张?”

  “咋的,你不信啊?”王玄真斜了着眼睛说道。

  向缺一巴掌拍向杜金拾的脑袋,说道:“相当认真了呗,这辈子必须都得为这女人而活了啊”

  “滚蛋别耽误我传宗接代”杜金拾不乐意的说道。

  “别扯了,我见过眉目传情的,你还能用手机屏幕传精啊,咋的?唠一会微信你还能跟冷若清生孩子啊,我跟你说男人不能太贱了,你这么跟膏药似的贴着不放很容易让她没有新鲜感,你得若即若离懂么?”王玄真言传身教的说道。

  杜金拾耷拉着脸,无奈的说道:“关键是我不还没到能跟人家玩手段的地步么,万一若即若离没整明白,冷若清告诉我,不好意思姐姐离的有点远回不去了,那我不就傻了”

  “我之前不是说送你一场姻缘来的么,然后太忙给耽误了,现在也不迟啊”向缺掏出两个用红线系着的黄纸递给杜金拾说道:“这两个,你一个放在身上,然后想办法让冷若清把另一个也带在身上,你俩的事基本能有八成的可能性了”

  杜金拾狐疑的看着向缺手里的东西却没接,皱眉说道:“这玩意是不给她之后,冷若清就会哭着喊着要跟我睡觉?我不能这么干,太埋汰了,感情的真挚必须得用时间来证明,也得靠一片真心来维护,更需要男人的真意去发展,你整这么埋汰的事我顶多也就是能得到她的人而得不到她的心,我要是双赢明白不?”

  “哎,我草了,感情这东西确实挺牛逼啊,能让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人都会用排比句跟我唠嗑了”向缺挺无语的把东西塞给杜金拾说道:“我给你的不是催情的药,这上面是我画的月老符咒,带在你们两个身上只会让你们对彼此产生好感,不被外在因素所影响,跟配种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有这玩意啊,那必须得收着了”杜金拾美滋滋的小心翼翼的拿了过来放在钱包里。

  王玄真双眼放光的问道:“给我也整两个啊?万一我碰见得意的女人,也放一个”

  “光你得意没用,必须得有缘分才行,关键的是两人还得有夫妻相,缺一不可,月老再牛逼他点鸳鸯谱的时候也得看两人的造化,不是随便点就能成的”

  “彻底认真,就认准这一个了呗?不管啥女人出现都不好使了呗?”向缺好奇的问道。

  杜金拾傲然说道:“你现在就是把按住啦拜逼光溜溜的整我面前来都不好使”

  王玄真挺不乐意的拍了他一巴掌:“别侮辱我偶像,我最得意她了,你换个人比喻”

  杜金拾诧异的说道:“她不是都结婚了么”

  王玄真淡然说道:“在我心里永远都为她留着一份净土,这和婚姻无关”

  “那你打算带她啥时候回东北见见你爹妈啊?”向缺问道。

  杜金拾愁眉苦脸的说道:“首先得关系稳定了呗,稳定之后我得提前给我爸妈上点小磕好好唠唠,给他俩心中留下一个对冷若清必须非常好的印象然后才能往家拎”

  向缺崩溃的说道:“见个家长,你怎么还跟科学考察似的,这么复杂呢”

  “哎,这你是不知道啊”杜金拾惆怅的说道:“以前在沈阳那时候我也没少往家带对象,后来整的我爸都记不住了,直跟我急眼”

  看正版●章b节上酷匠U4网!+

  “这什么情况呢”王玄真迷茫的问道。

  杜金拾抽着烟,汗颜的说道:“太多了,每次都不一样,流水的媳妇啊,我爸看着眼花了”

  “花丛高手啊你”

  杜金拾很无语的说道:“有一次我领回去个十九的姑娘,那是相当放得开了,在我家吃饭的时候居然还跟我爸喝起来了,她自己一人就干了七瓶啤酒,酒喝完之后舌头都大了,管我爸叫王哥管我妈叫大姐,气得他俩拿鞋底子把我给抽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往家拎小姑娘了,所以这次跟冷若清处对象,我得给他们打好预防针,让他们知道我不是闹着玩的,是认真的······我现在才觉得,就冷若清的脚丫子都比以前我处的那些对象脸蛋都好看,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向缺说道:“抛开你俩感情不说,她家那边你觉得能搞定不?毕竟你家肯定对她挑不出一点的毛病,关键是她们家,你不是说冷若清的父亲买卖做的不小么”

  杜金拾仰天长叹,说道:“所以,我得把我浩南哥的头衔摘下去了,我打算进军商界,她爸不是有钱么?我打算让他爸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感觉自己穷的跟要饭似的,那你说她家还能挑出啥毛病不?”

  向缺和王玄真都乐了,两人同时说道:“志向挺远大,但是路程挺遥远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 说:

  谢谢昨天听客和迈克尔欧文的解封。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