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条件的不对等,是因为两人的出发点不同。

  向缺想的和要的非常简单,就是你别难为我们就行。

  而在许亚看来,他真要是有解决的方法,那无疑是把许家给挽救出水深火热了,以后他们得欠下个天大的人情。

  “你家祖坟出了问题,直接导致你们整个家族麻烦缠身,问题不解决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家道中落”

  “这不可能”许亚大惊,相当不可置信的说道:“我们家的祖坟找高人看过,绝对不会出差错,并且还有专人照看,一旦出现任何问题我们这边肯定能收到消息”

  “哎,你不是你们家长孙吧?”向缺忽然话题一转,说道:“家里应该还有个哥哥对不?”

  许家直系这一代共有五男四女,算是人丁兴旺了,许亚的哥哥叫许辉,和弟弟不同的是,许辉二十五岁入仕途,已经被当成是家里接班人来培养,他是长孙,为人又比较稳当城府颇深,非常适合从政。

  “你给他打一个电话,问他最近一段时间做梦是不是经常做的都是跟水有关的梦”许亚的哥哥是长孙,承载许家的气运,家里一旦有状况发生,只有他才能最为直观的受到影响。

  许亚由不得自己不信,先前向缺断言的几件事都中了,就算明知这电话打过去后得被他哥给骂一顿,那也得打。

  电话接通之后,许亚问候了下就吞吞吐吐的说道:“哥,你最近······做梦没有?”

  “什么?”电话里的人语气明显不悦了:“你搞什么鬼,家里现在乱事一堆,你还有空打电话跟我闲扯?你给我长长脑子”

  许亚深吸了口气,不管不顾的继续说道:“哥,你最近做梦是不是经常做跟水有关的梦”

  这话说完,他自己的心先蹦蹦直跳了,一旦电话里出现是的回答,自己恐怕得给那个脑袋上套个罩子的家伙跪下了。

  电话里的人停顿了片刻没回声,但呼吸却有点急促起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

  “你先说是还是不是”许亚急不可耐的追问着。

  “是,最近两三个月是经常梦到跟水有关的东西,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许亚咽了口唾沫,说道:“哥,等会再和你说,我可能要给人磕一个了”

  挂了电话,许亚起身就从桌子后面出来了,双腿一弯就要跪求向缺,向缺伸出手把他给挡了回去,轻飘飘的说道:“各取所需罢了,对你来讲这可能是大的不能再大的一件事,但对我来讲是想自己少一些麻烦”

  许亚激动的说道:“你这个人情让我欠大了,既然如此咱们什么时候解决?”

  “广元,开车三个多点”

  “那就明天呗,也不差这一晚上了”

  当天晚上,向缺他们三个就留宿在了龙湖雅苑,小亮他们则是离开去把账户里的钱全都归拢在一起。

  为了巴结向缺,在知道他们的车被砸了之后,晚上八点多许亚居然让人又给送来一台配置完全一样的新道奇。

  第二天一早,一台道奇一台奥迪就从龙湖雅苑开了出来,直奔广元而去。

  上了高速,车子一路飙到一百五以上,都快给开飞了,许亚是不怕自己的车被拍,而道奇则是没起牌子呢,那就更不怕了。

  上午十点,两台车开到了广元附近,车子停在了一个村子里,这个村就叫许家村,许亚的爷爷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许亚在村里找了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介绍说这是他的六爷爷,在他爷爷那一辈排行第六,一辈子都生活在村子里从没有出去过,同时也负责看管许家祖坟。

  许亚说明自己的来意后,老头明显有点不爽只不过一口川味话他们谁都听不懂,许亚挺尴尬的解释道:“六爷说,昨天他还上山去看过墓地,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要不是向缺之前整的那几手已经让许亚先入为主了,恐怕他也得寻思这人是不是扯淡来的。

  “看看去不就知道了,有些问题表面是看不出来的”向缺扬了扬头,他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心里相当有底了。

  老头嘀嘀咕咕的带着几人一同上山,后面还跟着五个村民,手里带着铁锹和锄头吗,许家祖坟离村子并不远,翻过一座山头后就到了。

  祖坟修建的并没有多富丽堂皇,反倒十分简陋,十几个坟包错落有致的排列着,坟前立着墓碑,墓地修建的非常平整干净,一看就是有人经常过来打理,由于清明刚过不久,坟前还有零散的纸灰散落着和已经干瘪的贡品。

  要说稍微有点独特的,就是坟地西北方摆放着两尊高有一米半的石狮。

  “山坡上有田地几十亩连绵在一起名堂开阔,左边后方绿荫成林这是白虎伏降,后面三座大山,一峰笔直二凤险峻三缝高耸,山下有河围绕明堂而过,这是绝佳的风水之地啊,祖辈埋在这后人有享受不完的福泽”王玄真背着手只扫了几眼就把许家的祖坟给看了个大概:“这是青龙抱穴,上佳风水墓地,难得啊,放在古代都是王公大臣们选的墓地,现在则是比较难碰到了”

  许亚有些愣愣的看着身边的胖子娓娓道来,这番话他听着并不耳生,在多年前就曾经有风水先生说过如出一辙的话。

  许亚有些蒙了,王昆仑身边这两人初看不怎么起眼,但居然都他妈的深藏不露啊。

  堪舆墓地这一点上,王玄真的本事向缺有些都自叹不如,国内最顶尖的摸金校尉眼睛那是相当毒的,墓地风水好不好,他基本上一看一个准。

  王玄真挺诧异的说道:“按理来讲,如此墓地福泽后人至少能延续几代,也没瞧出墓地有什么不妥啊?照这么下去的话,许家这两年应该正是最辉煌的时期,没道理会有家道中落的现象出现呢”

  ,o酷、匠网#J首Om发¤

  向缺冲着西北方那两尊石狮努了努嘴,说道:“去看看,狮子上有什么问题”

  几个人走了过去后,乍一看倒是没什么状况,狮子就是风吹日晒的有些陈旧,看不出有啥异常,但仔细一瞅却是这能品出点异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