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的挺他妈蛋疼啊!

  向缺的身上基本全年下来都处于口袋比脸还干净的局面,活了二十几年经手的钱确实不少,但真正属于他的恐怕就是从曹清道家里坑骗出来的一万多块钱,其余的时候他基本都是混吃混喝的。

  你看看人家这位,账户里的钱多少自己心里都没数,这日子是不是过的有点太嚣张了。

  王昆仑把前因后果的事跟许亚交代了,并且着重点出从农家乐出来后自己三人被堵在路上,让人拿枪给顶着脑袋又被抢了这件事。

  那意思就是说你们办事太不地道。

  结尾的时候,王玄真在旁边又点了一句:“这就好像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姑娘,本来挺憧憬拥有一份纯真的爱情,但却在迈步奔赴爱情的道路上,突然被一群大汉给轮了一遍又一遍,结果爱情没享受到,人还被糟蹋了,这心啊给整的稀碎”

  王昆仑说道:“要是没有别的岔子,那就是你的人拿了你的令箭,干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事”

  “呵呵,你这比喻还挺贴切呢”许亚淡淡的笑了,拿出电话打给了裴乾。

  电话响了一通后没人接,又打还是没有,王昆仑在旁边挺不好意思的说道:“打给裴乾啊?”

  “嗯,我得问问他是谁给他的底气让他敢违皇命的”

  “那别打了”

  “为啥?”

  “人死了,下午的时候”王昆仑淡淡的说道。

  裴乾放下电话,饶有深意的看着王昆仑,问道:“死了?你杀的?”

  “嗯,我杀的”

  “呵呵,有意思,王昆仑你确实挺悍啊”许亚点了点头,说道:“谈交易的事,我给你讲理,那确实是我理亏了,但谈完这个在唠唠杀人的事,我的人就是再不对但教育他的只能是我,你们出了手并且还毫不留情,这怎么算呢?”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王昆仑皱眉问道。

  “一码归一码,咱们好好捋一下”许亚敲了敲桌子,说道:“把你的账户给我,我先给你整明白这件事”

  王昆仑微微一愣,犹豫了下后还是把账户递了过去,许亚接到手里后拍了个照片就发出去了。

  书房里随后就处于一片寂静之中,谁都没有说话,向缺,王昆仑和王玄真干巴巴的坐着,许亚抽出一根雪茄来一口一口的抽着。

  不到半个小时,小亮给王昆仑打了个电话:“哥,钱进来了,我查账了这次是真的”

  许亚淡淡的笑道:“钱收到了?那咱们谈谈你杀了我手下这件事吧”

  “想咋谈啊,一命抵一命?”王昆仑捏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是小亮的电话,并且显示是在通话中。

  在上来之前他就跟德成还有小亮交代了,自己这边要是感觉事不对就给他俩个讯号,两人拿枪就冲进来把他们给抢出去。

  “你车里坐着两个人呢吧?身上还带着枪,对吧”许亚把桌子上的电脑给转了过来,上面有副画面,竟然是四个黑西装站在捷达两旁,这四个人倒是没有带着武器,但画面上镜头里能清晰可见,他们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云淡风轻。

  许亚说道:“这是我家,没经过我的允许,这里连只苍蝇都进不来也出不去,你就是带着人带着枪来也没用,还有你可能不了解龙湖雅苑里面住的都是什么人,我可以简单的告诉你,别说是枪了就是有人拿着刀在这里晃悠,送进监狱里一辈子就别想出来了”

  王玄真在向缺耳边说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啥样的奴才,看看,这人跟那个裴乾说话一个口气,草,我说那二货唠嗑咋那么不长心呢,整了半天是上梁不正啊”

  王昆仑笑了,说道:“这比京城的玉泉山庄还牛逼呗”

  “那肯定比不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里住的人本来是可以享受玉泉山庄的待遇,但他们却觉得龙湖雅苑的气氛不错,所以干脆就在这颐养天年了”

  这话说的王玄真和王昆仑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向缺是不知道,但他俩知道玉泉山庄里住的人是什么概念。

  这么跟你讲吧,国内每当有什么重大决策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必须得玉泉山庄里的几个老人点头才行,那里住的都是大熊猫那个级别的人物。

  他们是真没想到,龙湖雅苑里居然有人还可以享受那个待遇,这下子整的有点糟心了。

  王昆仑挂了小亮的电话,有心要打给自己的上线,说和说和,但许亚又接着说道:“你找谁也没用,我想给人面子全凭我心情,这跟谁打招呼一点关系都没有”

  自己这是被人给吃的死死得了?

  王昆仑叹了口气,说道:“说吧,你在接着往下捋,杀人的事怎么算?”

  王昆仑是满不在乎,但现在向缺跟王玄真被牵连在这事里了,他必须得为两人考虑一下,自己可以沾一身骚,但不能让他们两个身上埋汰。

  “人死不能复生啊”许亚感慨了一句,整的还有点小伤感,但他随后又说道:“死就死了,我也不能让你把人命给还回来,这么着吧,你替我办件事这个坎就算过去了,如何?”

  王昆仑一愣,没想到对方居然提了这么个要求。

  王昆仑本身干的就是拿钱办事的勾当,这几年多棘手的事他都办过,所以许亚一提自己的要求反倒给他整不会了。

  许亚刚要张嘴,坐着一直没吭声的向缺忽然开口了:“等下呗,既然你说要捋一捋,我也想给你唠唠,行不”

  许亚愣了,皱眉看着向缺,进屋的三个人他一直只注意王昆仑了,至于另外两个他给当成了是王昆仑的跟班,根本没当回事。

  但现在这个带着头罩看不见脸的人忽然开口说话,许亚挺精明的感觉到,自己之前的判断出错了。

  C酷B匠网(N永O久T3免h费看小I*说

  哪个跟班那么没眼利见啊!

  “嗯?你还要跟我唠啥啊?”许亚皱眉问道。

  向缺说道:“你看啊,既然你把啥事都算的这么明白,那我也和你掰扯一下,你手下的死其实本来不是因为黑吃黑这件事,而是因为他抢了我的东西,我让王昆仑灭口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