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乾顿时腿都软了,身子一阵突突。

  他被吓懵逼了,真没想到来的人居然开枪了,没说上几句话就开枪杀了人,这他妈风格也太彪悍了。

  悍匪王昆仑,果然名不虚传。

  自己还牛逼哄哄的要给人上课呢,没想到他反手就给自己来了个相当生动的教育。

  向缺慢悠悠的走到桌子前,扫了眼桌子上的东西然后一股脑的都给收了起来。

  经过王昆仑身边的时候,向缺拿手在脖子上一抹,说道:“清理干净”

  “噗通”裴乾脸上唰的就白了,腿一软直接从凳子上跪了下来,冷汗呲呲冒。

  他真没想到自己不过就是一时起了贪念,怎么可能把命都给丢了呢。

  王玄真皱眉问道:“四条人命呢?”

  “这叫灭口,他们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怎么可能留着他们?”向缺叹了口气,徐徐说道:“我看了眼他们的面相,一脸的死相,咱们不杀,这几条命恐怕也留不住了”

  按理来讲,东西拿回来了是没啥损失,但太极图和打神鞭太过重要了,这两样东西要是露了风的话,麻烦太大,为了不给自己徒增烦恼,那不得不采取灭口的措施。

  “不能杀我,你们不能杀我”裴乾骇然惊魂的说道:“我是许哥的人,我大哥是许亚,在重庆他就是天,你们杀了我自己也跑不了的”

  王玄真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说道:“你是你大哥的人就牛逼啊?我他妈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了,我跟谁说了啊,你大哥再牛逼能牛的过我上面的人啊?你好像有点分不清大小王”

  向缺无语的说道:“别扯了,走吧,省得溅你一身血”

  J¤看正=版章节"E上酷;X匠网q0Wj

  两人刚出了办公室,就听见里面传来几声枪响,随即王昆仑领着小亮和德成就出来,然后吩咐道:“你俩找下酒吧的监控室,然后看看有没有咱们的画面,有就把录像给毁了,出门的时候把痕迹清理掉,别留下尾巴”

  德成和小亮留在酒吧里面善后,三人出来上了车等着。

  “这边的事解决了,那一个太阳的钱咋办?要还是不要?”向缺问道。

  王昆仑寻思了下,挺头疼的说道:“给我介绍的人说这次的主顾背景挺深,不比京城的那个刘坤差多少,我能干死他的手下,但肯定不能用同样的手段去对付他,不然天会被捅个窟窿的,哎呀真他妈头疼,一个亿呢不能就这么白白扔了吧”

  向缺笑呵呵的对王玄真说道:“你不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么,你老大这么厉害,你想想办法把钱要回来呗?”

  王玄真羞涩的说道:“组织这些年可能有点忙,估计是把我给遗忘了,等等的吧,啥时候组织想起我来了可能就会把我召唤回去的”

  “草,等召唤你黄瓜菜都凉了”向缺又对王昆仑说道:“有件事我觉得咱们得捋一下,既然那个叫许亚的人背景这么深厚,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为钱就下黑手的人,有背景的人会在乎钱么?钱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是个数字而已,人家不一定会在乎”

  王昆仑有些不解的说道:“你那意思是,他手底下的人拿着鸡毛当令箭,背着他把咱们给黑了?”

  “有可能,真要是他授意的话,我的东西也不应该被摆在这酒吧里,肯定得上缴”

  “我打个电话问问”王昆仑拿出手机联系上了那头,电话一接通他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埋怨:“你给我解释下是啥意思?我他妈昨天晚上到重庆交易,东西给出去了,钱没收到,还被人拿枪给顶了差点都没活着出来,你给我介绍的人不是相当托底了么,这他妈到底咋回事”

  电话里的人明显一惊,然后随机说道:“不可能,昆仑,首先你觉得就那一个太阳的钱,对我来说算啥事?”

  王昆仑想了下,说道:“跟我兜里的一个钢镚差不多”

  “那不就得了,他也基本差不多了”电话里的人说道:“你走路碰见个要饭的,可能都会随手扔两块钱,你会心疼么?他会么?他拿点零花钱打发打发要饭的会心疼么?”

  “草,你这比喻让我听着咋这么不得劲呢?”王昆仑挺无语的说道:“你给我问问到底咋回事,要是有岔子那就解释下,要不是的话我他妈就把钱生抢回来,我拿命拼回来的东西不能就这么白白的给扔了”

  “妥了,等我消息”

  那边电话挂了,向缺乐道:“我发现,你们好像都是有大哥的人啊,有事上面就有人出头啊”

  向缺这话说的挺酸,其实他也是有组织的人,别看他这组织人比较少,但要单拿出来一个那实力都是杠杠的。

  只可惜,向缺的组织不太负责任,喜欢散养他,出山之后就不管他了,也就师叔碰巧出了两次手,至于老道恐怕自己死了他都不会管的,大师兄到是很疼自己,但这人却一直没影啊。

  咱也是需要呵护的孩子,奈何组织太不长心啊。

  片刻之后,德成和小亮子把尾巴清理干净之后就回来了,王昆仑也接到了电话,告诉他们去一个地方。

  目的地是重庆的一个老牌别墅区,龙湖雅苑。

  开进别墅区后,捷达停在了最靠里的一栋三层楼前,门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他们还见过,正是那天交易时碰到的王师傅,另一个则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穿着普通的家居服。

  小亮和德成被留在了车里,枪也放下了,王昆仑,向缺和王玄真三人下车。

  穿着家居服的青年视线首先盯在了王昆仑的身上,看了几眼之后他就开口说道:“王昆仑,对吧?”

  “嗯,许老板?”

  “进屋谈吧,唠唠怎么回事”许亚转身就进了别墅,领着他们上了楼上的书房。

  坐在书房里,王师傅给几人倒上水然后就退出去了,许亚靠在椅子上皱眉问道:“你说,我把你的货给黑了,钱没给?有这回事?”

  王昆仑笑了:“您钱包里钱少没少,自己没感觉?”

  “我基本不咋看,看了也记不住”许亚挺霸气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雯子妹江迷糊解封。 今天就两更,因为我要赶火车去广州,明天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