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阵势整的略微有点大哈”王玄真愣呵呵的看着小亮,德成和王昆仑手里的微冲有点蒙。

  古墓他闯过,粽子也干掉过,甚至他手里也有过人命,但像这样拿着枪干的可还真是第一次碰到。

  “你有两个选择,跟我们去,在这窝着”向缺说道。

  “剩我一个人干啥啊,跟着去呗,不过到时候护着我点我比较晕血,特别是晕自己的血,一看见血我就浑身脑袋疼”王玄真贱嗖嗖的说道。

  酷。匠:网$正xb版首发{0

  “接下来呢,老向?”王昆仑他们三准备好了,就看向缺有啥招了。

  “上车,我指路”在捷达上,向缺闭着眼睛右手开始掐算起来,然后一道淡淡的气息从他身上悠然升起,飘出车外。

  十几分钟之后,向缺仍旧闭着眼睛,说道:“直行两公里后有个十字路口,左转”

  “继续,直行,过三个路口右转”

  “转弯,第二个红绿的再左转······”

  一个半小时,从郊区到市区捷达车按照向缺的指示最后停在了市中心繁华地带的一处写字楼下,向缺抬头看了几眼后说道:“包就在这”

  “在这?那这地方咋生抢啊”王昆仑挺无语的,这是市中心啊全是人,他还记得刚刚不久之前就路过一个派出所,真要在这动手的话东西能抢回来,可他们基本也没个跑。

  “不急,等着呗,时机到了再动手也行”在车里这一等就等到中午,路边车里的几个人就看见裴乾和那个光头大汉还有两个人从写字楼里出来了,他的手里正拎着向缺的那个包。

  “这个逼养的,我现在真想下去突突了他”王玄真恨恨的说道:“这时候我们应该是在游山玩水的路上,而不是要动刀动枪,大好时光都荒废在这篮子身上了”

  裴乾他们四个人上了那辆奔驰六百,然后没开多远就停下了进了一家饭店,明显是要吃午饭了,王昆仑对小亮说道:“你和德成进去也吃饭,就坐他们旁边看看他唠点啥呢,你们吃完后给我们也打包一份回来,估计这一路有的跟了,没准整不好得晚上动手呢”

  小亮和德成那帮人没见过,就算走个面对面也没事,他俩进去后扫了一眼饭店的大厅却没发现人,估计那四个是坐包房了,他俩把饭菜打包好后带回了车里。

  几个人在车里吃完饭,又等了一个多小时,裴乾他们才出来上了车开走了,捷达跟着奔驰七拐八拐的开了半个多小时,车子停在了一间酒吧的门口。

  由于是白天,酒吧还没营业呢,裴乾他们下来后打开酒吧的门就钻了进去。

  这四个人进去后没多久,小亮和德成也下车了然后绕到后面观察之后给王昆仑打了电话:“哥,这里有后门,锁着呢但一脚就能给踹开”

  “干开它,我们马上就过去”几分钟之后王昆仑用衣服包着枪来到了酒吧后门,门已经开了小亮说道:“德成进去打探了”

  王昆仑的团伙,在一起已经合作两年多快三年了,三人在一起没少接活,经过多次磨合之后他们的配合已经如胶似漆如鱼得水了,有啥事都不用吩咐然后都能各司其职很好的找准自己要干的事,找准自己的位置。

  德成在酒吧里兜了一圈就已经摸的差不多了,这是一家配置挺齐全的夜总会,楼下是大厅,二楼三楼是包房,四楼是办公地点,白天的酒吧是歇业的,里面没啥人,只有一楼里有打更的老头,至于上来的四个全都在楼上的办公室里。

  酒吧四楼,办公司里裴乾的办公桌上摆着从向缺包里拿出的几样东西。

  一堆黄色的符箓,一把锈迹斑斑的铁片子,两块玉质的挂坠,还有些零碎的小东西,除此以外还有三样比较打眼,就是打神鞭,太极图和忽必烈墓中出土的那面旗子。

  “这家伙是干啥的啊?这东西跟地摊似的呢,太乱了都看不出个一二三来”裴乾挺迷惑的扫了眼桌子上的一堆东西,眉头皱的挺深。

  裴乾不学无术,人可以说没啥优点,要能说让人刮目相看的,就是他比较能好勇斗狠,比较有眼力见,也就是会来事,作为一个很称职的打手他能给老板解决不少麻烦。

  他在自己老板身边的定位跟杜金拾在明哥身边比较相像,都是走了狗屎运然后碰到一个好大哥硬生生腾飞起来的,如果不是碰见个好人,他俩也许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混日子呢。

  “裴哥,这些东西咱们也不认识啊,咋办,找那个师傅再给长长眼?知道是啥东西后,咱们好往出出手啊”光头说道。

  “你脑子缺根弦吧?找他,他不得跟大哥说啊,那咱们办的事不就漏了么,这是黑吃黑自己知道就行了,我可不想找挨骂,哎······这样吧,过些天你出去一趟给我找几个古董界的人,要生人,咱们没有过接触的,然后让他们看,这些东西肯定值钱”裴乾的话音刚落,办公室的房门咣的一声就被踹开了。

  王昆仑,小亮,德成率先闯了进来,三人手里端着微冲“蹬,蹬,蹬”快速跑进办公室后,枪就冲着里面四个人的脑袋举了起来。

  “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能见面吧,还没隔夜呢,老子就给你们杀了个回马枪”王昆仑一脚就踹到了那个光头壮汉的肚子上,直接把人给踹的趴在了桌子上。

  屋里的人都蒙了,王昆仑他们进来的太快了,眨眼的功夫枪就支过来了,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和熟悉的几张脸,裴乾的脸色变了变,然后又恢复正常了。

  “呵呵,动作挺快啊?悍匪王昆仑,我发现我得对你刮目相看啊”裴乾挺淡定的靠在椅子上,说道:“回来能咋的啊,啊?你回来杀人来了啊,真牛逼”

  王昆仑眯眯着眼,忽然说道:“德成,崩他,就他昨天晚上拿枪要干我来的”

  王昆仑的话说的太突然,裴乾甚至还有点没听明白呢,就看见德成手里捏这个矿泉水瓶子然后顶在了光头壮汉的胸口,微冲的枪管子插在了瓶子里。

  “砰,砰,砰”三声闷响传来,光头壮汉自他们进屋以后一句台词都没说呢,就被德成几枪给干死了。

  王昆仑单手持枪,顶着裴乾的脑袋,傲然说道:“我都有耗子操猫的胆,你说我啥不敢,啊?我啥不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