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奥迪领着道奇开进了农家院,在一处茅草屋前停了下来,屋前的空地上已经停了一台奔驰六百。

  “这排面还可以啊,两台车加一起四百来个了,还算是有点实力哈,这么一看还挺靠谱的”王玄真下了车后看了眼奔驰和奥迪,觉得买家似乎挺有实力。

  酷`U匠L网正版,首发lt

  这种交易,绝对是彰显财力的重要时刻,你要真开个比亚迪或者长城啥来的,那明显是低调的有点扯淡了,过亿的交易看的就是买方的实力,你真要低调了可能卖方的人直接连门都不会进就走了。

  这不是狗眼看人低,车子就像一个人的衣服,你开十万的车就别唠九位数的生意,不然人家会以为你是在装逼。

  “怎么连个接驾的人都没有?这么大的买卖对方好像不咋重视呢,一个亿换成现金可都能把人给淹死了”茅屋前一个人都没有,屋里倒是有人声传来,但这待客之道明显有点差事了,王玄真跟王昆仑说道:“好像人家没拿这当回事啊,再财大气粗也应该体现一下最起码的尊重吧”

  王昆仑有点皱眉,他到不是挑理,但自己远道而来带着东西上门,怎么说门口也得有个人迎接吧,屋里的人屁股挺沉啊,这两步路都不愿意走。

  三人嘀咕了几句之后进了茅草屋,这房子别看在外面瞅不像档次,但完全是返璞归真,既然是农家乐么必须得有农家的味道,外部是茅草里面也没装的富丽堂皇,但屋内的椅子是黄花木的,桌子是红木的,棚顶挂着的水晶吊灯虽然不大但水晶层次非常好,闪闪发光的老晃眼睛了。

  “昆仑?是昆仑吧?”屋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穿着一身黑西装,里面是件花衬衫,人家穿衬衫纽扣都是从上面解开两个,他的穿着比较另类,解了四个,眼睛稍微仔细点看都能瞅到他肚脐眼了,关键的是肚脐眼上面黑乎乎的好像有点干屎沾上了。

  王昆仑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嗯了一声。

  小年轻咧着大嘴笑道:“许哥有事忙着呢,我替他走一趟,自我介绍下我叫裴乾,乾隆的乾哈”

  “我去,这名起的稍微有点不吉利啊,他要是做买卖,我要是老板一脚得给他踢出二里地远去”王玄真乐了,小伙的名跟人似的,挺有性格啊。

  裴乾眼神直愣愣的看着脑袋全都被头套给挡上的向缺,挺迷惑的说道:“这哥们风格是从哪传过来的啊,移民阿拉伯了啊?头都给蒙上了,这么热的天不怕脑袋里给捂出蛆来啊”

  向缺汗颜的说道:“最近皮肤有点见不得光,我就给挡上了,别看我,把我忽略掉哈,免得影响你们胃口”

  除了裴乾以外他旁边还坐着三个人,一个剃着光头一身肌肉看起来就像保镖气质的男人,还有个则是五十几岁带着个老花镜手里握着一串念珠在那也没起身,就眼皮耷拉了一下点了点头,也没吭声,最后一个是穿着身OL的眼镜女,面前摆着一台电脑。

  “坐,坐,别客气”裴乾给三人让了个座,然后按了下桌子上的呼叫器,不到一分钟三个穿着旗袍露着大白腿的服务员就走了进来。

  “各位贵宾晚上好,欢迎光临草庐世家农家乐”三个旗袍小妞齐刷刷的一弯腰,胸前白花花的一片山峰若隐若现的。

  “哎,就这看着还有点像样”王玄真睁大了眼睛说道。

  “来,炖的穿山甲给我上了,蛇羹熬野山参来一份,袍子肉炖土豆和老鹰抓小鸡也各一盘······”裴乾嘴跟机关枪似的,点了十几道菜,菜名全都很生,就这些菜要是警察进来能直接把屋里的人给量刑三年以上。

  王玄真听着有点犯晕的问道:“哥们,这是动物园啊?咋还连熊掌和野羚羊也整上来了呢,咱们吃的是不是略微有点犯法了啊”

  裴乾淡然一笑,挺低调的说道:“都是场面上的人,几个哥哥你说来了我要给你们上点鱼翅燕窝啥的,你们是不得说我太能装了?那玩意也没啥吃的啊,对不?我是地主,我接待你们那必须得给你们上点外面五星级酒店吃不到的东西啊,重庆靠山,别的没有野味肯定管够,今天这顿饭你们要是吃完鼻子能给你补的呲呲冒血,远道而来的哥哥们我得把你们这一路上掉的分量给你补回来,就这一顿饭至少能让您长二斤肉,至于犯法啊?呵呵,我在这······这就没有法”

  “这小磕,唠的真漂亮”王玄真伸出拇指,挺赞叹的说了一句。

  转而,他又低头对向缺说道:“我他妈以为杜金拾嘴上白带就够多的了,跟他一比那真是不够看的,这小伙子明显是白带异常多啊,闻到没有?在我对面隔着两米远,我都有种骚气熏天的感觉了”

  向缺也挺无语的,这小年轻明显犊子扯的有点大,还他在这他就是法了,你他妈跑政府大院里再把这话喊一遍,那我算你牛逼。

  王昆仑把手里的箱子往桌子上一放,然后说道:“先干正事吧,饭啥时候都能吃,事整完了吃的才能舒坦,是不是?”

  “昆仑,你这性子挺急啊,这么急干事能稳当么?”裴乾一副说教的姿态,点了根烟后说道:“既然来了,那肯定得先接风啊,货的事等会研究,我挺仰慕你的,咱们喝点吧?啤的白的?随便点,要喝啥我肯定给你们陪的乐呵的”

  王昆仑挺无奈的说道:“我觉得,干完正事在喝酒,那才能喝的愉快呢”

  裴乾一皱眉,说道:“哥哥,你整这么急干啥啊,钱在我兜里货在你手里,还差吃顿饭的功夫啊?”

  王昆仑挠了挠鼻子不吱声了,转头跟王玄真和向缺苦笑不已,那两人不怀好意的乐了,就看笑话了。

  “来一桶德国黑啤呗?纯进口空运的,新鲜着呢”裴乾自顾自的说了一句之后直接就吩咐了,似乎没一点征求这三人的意思。

  十来分钟之后,三个旗袍小妞把酒菜都给端上来了,速度相当快了,裴乾给几个人身前的杯子都满上后,端起酒杯整了几句开场白。

  “他挺有表现欲啊,干古董这一行我觉得有点屈才了,他咋不去中戏和北影呢,我觉得就他说的这几句台词比陈宝国他们都溜,一看电视剧就没少看没少训练啊”王玄真端着酒杯抿了一小口,跟他俩说道:“这鸡巴啤酒,怎么一股哈啤味呢,这农家乐有点糊弄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