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王昆仑如此托底相信的介绍人其实他们认识的还挺曲折。

  几年前,王昆仑刚叛出龙虎山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屁股后面跟着一堆追杀他的人。

  除了要时刻提防被人干掉以外,他还得琢磨如何填饱肚子,不光要填饱肚子还为了能活命,他就要给自己整点装备,枪支弹药什么的和藏身之处。

  从那时候起王昆仑就开始出手干脏活,只要给钱啥活都接,接了几次之后他的名声也闯出来了,单子太小的活他也不接了,至少是接的价码肯定得上六位数,又经过一段时间折腾后王昆仑的名声彻底打响了,出场费直接七位数起。

  三年多前王昆仑接了个单子,单子并没有多复杂就是去京城干掉一个人。

  杀人放火,他这些年没少干,跟走平地似的,而这份活钱给的挺好,数字相当吉利了,七个八的价钱。

  但没想到,本来让王昆仑觉得没啥难度和挑战的买卖这次居然整折了,他要干掉的那个人相当牛逼了,身后常年跟着两个上了年纪的老者,属于精通十八般武艺的高手,说的再牛逼点就是王昆仑刚一掏枪,对伙就感觉到他的杀气外露了,他一颗子弹没放呢就被人给按住了。

  “王昆仑,两年前叛出龙虎山,从此以后四海为家流浪江湖,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对伙那人看着被一把钢刀顶在胸口上的王昆仑不紧不慢的说道:“一年半前,你独自一人闯入闽南龙八爷的家里,手起刀落的干掉有闽南候之称的地下土皇帝龙求八,然后毫发无损的悄然离去,一年前广州保利拍卖行要拍卖八件明清时代的古董,但在保安公司三辆押送车去往拍卖行的路上出现意外,八件藏品全都被劫,三个月前有人喊话要内蒙薛满仓一条腿,出价一百个,你这笔生意做的挺地道,买一送一,直接把人两条腿给干废了”

  “失手,当时刹不住了,索性两条腿我全给他崩了”

  对伙那人淡笑道:“王昆仑,你知道你现在的身价是多少不?”

  王昆仑无所谓的笑了:“我自己看自己是一毛不值,烂命一条,但外面有人出千万买我的项上人头”

  “你倒是挺谦虚的”那人笑了,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在我看来千万的价给低了,你做掉的那些人,哪个身家没有千万啊?你说这些年死在你手上的得有好几亿了吧”

  “拿人钱办人事,我就照自己的价收”王昆仑似乎有点不耐烦了,胸口朝钢刀顶了顶说道:“你们要是怕喷到血,我自己来行不?非得唠会磕,你要不要再整两瓶酒我跟你们还喝一口呗?黄泉路上不等人,给我个痛快就是了”

  “王昆仑难怪道上的人都说论悍匪,你肯定首屈一指”

  “必须的,正经挺狠呢”王昆仑傲然说道。

  “啊,草,你挺聪明啊,咋知道我要跟你喝一口呢”这人话音落下之后的半个小时,他真跟王昆仑在酒桌上喝起来了。

  那一顿酒两人整了三瓶白的,啤酒无数,从那天之后王昆仑算是有了主顾,不再独自一人飘零了,从那天起他接的活有三分之二都是出自这人之手,剩下的那点纯粹是自己闲来无事接着玩的。

  H}更新最*(快y)上酷匠网;0I

  至于王昆仑为何信他,那纯属男人的第六感,他到现在都不太确切知道对方的底细,但从来都不会认为那人会坑他。

  无他,就是感觉相当良好了。

  道奇进入重庆城区之后,王昆仑把车停在路边打了个电话,二十几分钟之后一辆黑色奥迪开了过来,按了两下喇叭之后道奇跟了上去。

  两辆车贯穿重庆城区,奔赴郊区的一处农家院。

  时间往前推到当天的早上。

  重庆市依山傍水的龙湖雅苑别墅区,一台奔驰六百停在了一栋别墅门前,车上走下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来到门口后按了下门铃。

  里面的保姆把门打开后,小年轻低声问道:“许哥起来没?”

  “少爷起来了,喝茶呢,他说你来就去书房找他”保姆说道。

  小年轻上了楼上书房,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道低沉的声音:“进来”

  小年轻进去后,走到书房靠窗户边,一个老板椅上坐着个梳着板寸穿格子衬衫的三十来岁壮年,壮年端着茶杯示意小年轻坐下。

  “许哥,今天就是交易的日子,那边大概晚上的时候过来,你还有啥吩咐没?”

  壮年平淡的说道:“你又不是第一次干这个,还用我教啊?”

  “哎,知道了”小年轻想了想,又接着说道:“来的是王昆仑,听说他最近惹了不少麻烦,京城刘少在他身后跟疯狗似的咬着不放,在外面扬言谁能把王昆仑生擒了两百个就给你,要是带着尸体过去价钱折一半,现在不少人等着要王昆仑的命呢,这次他胆子倒是不小居然还敢露头交易”

  “人啊,有时都是不知道深浅的,吃过两顿蛇肉就以为自己抽过龙筋了,草······真当自己是哪吒啊,王昆仑是挺牛逼这回碰到茬子了吧”

  “许哥,既然他现在自身难保,还来跟咱们交易,你看咱是不是·······”小年轻扬起手比划了一下。

  壮年斜了他一眼,说道:“哎,你呀到底还是年轻心气太浮躁,得要锻炼,好好办别给我办砸了”

  “嗯,许哥,明白”小年轻站起来就往外走。

  “我跟你讲,这世上钱是王八蛋,一切罪恶的来源都是源自于它啊”壮年端着茶杯靠在老板椅上自言自语。

  “许哥,我办事你放心吧”小年轻会心的一笑。

  这世上有一种人,总认为自己天赋异禀,以为可以完全揣摩上面的心思,人家这壮年就是自己感慨了一句,但是这小年轻顿时就有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意思了,把自己老大的心给整扭了三百六十度。

  出了别墅之后,小年轻就上了奔驰六百,拿出电话拨了出去:“给老大办事,来三台车必须是硬手,再带上家伙,晚上听我号令,我一声令下就给我响彻农家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