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日上三竿。

  王昆仑开着道奇,向缺和王玄真随着他从成都奔赴重庆,至于浩南哥这时候你就是拿八抬大轿来抬他都不带跟你走的,一大早这货就梳着牛犊子舔的发型从明哥那弄了台超跑买了一车的玫瑰花杀向川大去了。

  对他来讲,你现在就是有一堆金山等着他去挖,浩南哥也不一定会动心。

  东北的混子大哥其实有一点挺好,就是比较重情,无论是兄弟感情还是男女之情,只要是上了台面的大哥,都比较重视。

  在东北的混子圈里,数得上名号的大哥可能扯犊子按摩什么的经常有,但在正经场合他们胳膊上挽着的基本就是一个女人,甭管结婚还是没结婚的,至少几年都不会换人的。

  所以在东北,不少女孩心目中向往的就是能跟一个大哥,除了有钱有面以外,感情比较稳定也是相当主要的。

  杜金拾在明哥手下肯定算小弟,但他真要是单拿出来在沈阳圈子里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见到他还得点头叫声杜哥,小杜同志已经初露峥嵘了。

  从成都开到重庆走高速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能到,昨天王昆仑给对伙打了电话敲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至于交易也很简单,一手交钱一手转账,半个小时妥妥的能搞定了。

  “昆仑,有啥危险没?”王玄真淡淡的说道:“黑吃黑不是没有的事,特别是这种死货,对伙要是不托底的话一准黑了你,因为你没地说理去,况且你身上还带着累呢,有冤也没地伸啊,被抢了只能打碎牙往自己肚子里咽了”

  所谓的死货,就是形容从墓里掏出来不能见光的东西,一辈子都得藏在暗中,国家要是知道了你手里有死货,抓到后直接就蹦,连缓刑都不带的。

  而且这种货很烫手你想卖一般没人会接,因为不能拿出来交易。

  做古董生意的,有八成以上是为了增值,买到手里等行情看涨后再出手,转手就能赚一大笔,这类古董叫明货是可以上拍卖行,或者明面交易的。

  还有两成做此类生意的人,那就真是有钱烧的了,买到手之后人家不图日后能不能增值,就图一个乐子,就是爱好这个,往家里的储藏室一摆然后没事自己欣赏,外人也不给看。

  这一类人除了相当有钱外,关系也是杠杠的,但最让人担忧的是他们通常都是狠茬子,因为敢接死货的买主那都属于关系通天的人,他们真要是黑了你,你还得双手奉上,唾沫都不能吐。

  不为啥,因为人家牛逼。

  “敢黑我王昆仑的人可能会有,但黑完我以后还能活蹦乱跳的那就肯定没有了”王昆仑开着车,拍了拍身边的箱子说道:“三样东西,我看看谁黑了去觉得这还能比命值钱啊”

  “哎,我还不知道你弄的是啥玩意呢,拿来给我看看啊”这些天来几个人都挺忙,东西小亮子交给王昆仑后箱子就没动过,就是报价报上去了,那边同意后今个就交易。

  “你是盗墓行里的翘楚,眼界肯定牛逼啊,你正好给验下货,看层次咋样”王昆仑随手就把箱子从副驾驶上给递到了后头:“密码九五二七”

  “我去,这密码略微有点故事啊”王玄真乐了。

  王昆仑羞涩的说道:“星爷粉丝,只要是四位数的密码我都用这个”

  箱子打开后,里面用软布抱着三样东西,王玄真拿出来一件后在手里转悠一圈说道:“永乐青花折枝花卉八方烛台,有点意思,咦,这不是乾隆青花缠枝莲纹花觚么,我*······你他妈刚才居然给我扔过来的”

  “你要是想听个响,我现在打开车窗你往外面一扔,咱就听个脆,咋样?”王昆仑无所谓的说道。

  “霸气,真土豪”王玄真无语了,还有点爱不释手的摩挲着。

  向缺对这古董纯属门外汉,古董这玩意在他眼里分文不值,他只认法器,就好奇的问道:“挺值钱呗?”

  王玄真寻思了下后说道:“零九年香港佳士得拍了一件乾隆青花缠枝莲纹花觚,报价八百万,最后硬是被抬到了两千二,至于那件八方烛台则是翻了一倍,你说值钱不?还有,这东西别用钱来衡量,因为存世比较少,有的人就是空有钱可能也买不到,撒谎儿子的,这两件东西再放十年拿出来能顶一个太阳,轻轻松松的”

  “别着急下定论,不是还有一个呢么”王昆仑在前面提醒了一句。

  剩下的最后一件是卷画,颜色有些发黄两头画轴是镶着的紫檀木,王玄真打开后那画布足有近一米长了。

  向缺凑过去看了两眼,画上是一个梳着发簪的道士在一处郁郁葱葱的山路上正悠闲自得的骑着马往下走。

  王玄真没吭声,足足端详了片刻才把画收起来后叹了口气说道:“昆仑,要不咱回去得了,这东西真不能往外拿”

  “咋的,烫手啊?”向缺茫然问道。

  “都能给你烫秃噜皮了,不是一般的烫手啊”王玄真一本正经的说道:“要不回去吧,这鸡巴玩意我觉得太麻烦了”

  王昆仑回头笑了笑,说道:“咋?怕了”

  “鬼谷子下山图,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多少年了只听有人念叨没真听说谁手里有过,就这卷画拿到故宫里去都能当镇宫之宝了,画无价你咋跟人交易啊,他出多少钱啊?”

  t$看正Wx版章c节上●酷'匠!网0#

  王昆仑伸出一根手指头说道:“打包价,三件一个太阳”

  “你可真他妈败家,我听着都牙疼,你可真好意思说”王玄真一脸愁容的说道:“钱太多了,对方真认掏啊?一个太阳给出去,再有钱也得觉得肉疼啊”

  王昆仑说道:“没事,介绍的人很托底,他给我打了包票,咱们安心收钱就完了,收到手一个太阳我带你们装逼带你们飞”

  王玄真挺不放心的对向缺说道:“你给他算一个,看看他这一路太平不?”

  向缺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说道:“我又不是街边的算命先生,我算命代价太他妈大了,昆仑说把握就把握,我才不算呢”

  有向缺参与的事,他就不能算,那和算自己差不多,一算直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除非他从头到尾没参与此事那还能给王昆仑看看,但两人纠葛太深了,根本没法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