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贪得无厌了小崽子······封门”向缺正犹豫呢是不是今天收手打道回府明天再来,然后一道明显不满的声音不知从何处飘然而来。

  :酷匠#网永f久免X…费U‘看小说#0…N

  “咦?师,师叔?”向缺一愣,獐头鼠目的眼睛四处乱窜,自己还嘀咕着是不是幻觉。

  阴曹地府下的余秋阳被气的有点无语了,这小子纯粹是在装蒜:“我数到三你要是还不布下九曲封门阵,我就把你身上的那些玩意全都给收回来”

  “啊,真是师叔啊?哎呀,我这不是有点没反应过来么”向缺尴尬的挠了挠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立刻,马上,肯定不带犹豫的”

  向缺麻溜的掏出九道符纸挥手摊在地上。

  “一曲拜请收魂祖师降云来,二曲吾奉太上老君,神兵神将降幽魂······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九曲,封门”向缺咬破手指吟唱九曲封门经。

  九张符纸上忽然凭空而现九道血红色经文,轻吹一口气符纸缓缓上升,飘然而至停尸楼上方那九处墙边旁,然后“啪”的一下贴在了上面。

  九张经文符纸贴好之后,上空仿佛被织起了一张红色符文大网,然后由上而下快速压来,凡是被网触碰到的阴魂躯体上突兀的冒出一股青烟,伴随着阵阵的厉啸显得非常痛苦,一直到越压越低后所有的阴魂顷刻间都被逼的落入地下。

  天上乌云散去,阴风消逝。

  阴魂在瞬间就被重新被逼回了阴曹地府,但是地下隐约之间还能听到阵阵不屈的鬼哭狼嚎,向缺皱着眉颇有点肉痛的一招手,杜金拾手里的惊雷木就被他给拿了回来。

  “算了,和修为渐长相比,一块惊雷木损失就损失了,待到我踏入凝神后期,自己也能炼制法器了,舍不出孩子套不着狼啊”向肉痛的挥手把惊雷木插入地下。

  九曲封门阵首要的是九张刻画封门经的符纸,以此来镇邪,但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阵眼里需要一个蕴含无上道气的法器来压住阵眼,不然封门阵挺不了多久之后就得还会被破。

  随着惊雷木被向缺插入地下,此地彻底的恢复如初,亡腐水中不在死气蔓延,凋零的彼岸花重新绽放,停尸楼里原本阴气森森的此时也逐渐变得清明起来。

  现在正好午夜十二点多,乃是阴气最重之时,除了空调冷气吹的让人有点发冷外,那种冷彻刺骨的感觉已经没有了。

  三人从停尸楼里出来,杜金拾是一刻都不想在里面呆着了,又是风又是雷的又整出那么多鬼,早他妈给他吓突突了。

  “趿拉,趿拉······”刚出停尸楼,远处传来一阵鞋底趿拉地的动静,在空洞寂静的小院里显得非常瘆人。

  “哎妈呀,还没完啊”杜金拾缩缩着躲到了向缺的后边。

  “别鸡巴突突,看仔细点那是人,你马子来了”王玄真把他拽出来,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淡定点,鬼楼都他妈走一圈了,别结尾再把面子给折了,不然你这趟罪白糟了”

  来的两个人是欧阳静雯和冷若清,两个女人半宿没睡觉,一直在宿舍里等着他们出来,后来见路灯下有三个人影冒出来,她俩连忙穿着睡衣就跑到这了。

  “你们出来啦?”欧阳静雯眨巴着惊讶的笑眼睛,挺好奇的问道:“我和清清刚才听见打雷了,就在停尸楼那边,你说你们运气可真不好,这大晴天的居然还有雷,没吓到你们吧?”

  就那栋楼平时从旁边路过都能感觉到后面有眼睛盯着你,就别提进去溜达一圈还碰见响雷了,两人在宿舍里听见雷声的时候自己都哆嗦了,就寻思这三人不得吓个半死啊。

  没想到,雷声过去后他们还出来了,居然跟没事似的。

  杜金拾一仰脑袋,无形之中一股极其傻逼的气场散发而来,他信誓旦旦的说道:“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为了清清刀山火海啥的也就那么回事吧,几声惊雷算个啥啊”

  王玄真明显有点看不惯他把装逼的气质发挥的太肆无忌惮了,伸手往杜金拾裤裆上掏了一把后嫌弃的甩了甩手:“还湿着呢?你不觉得蛋有点潮么,时间长了会长霉的,你别吹牛逼了赶紧找个地方擦擦去吧”

  “哥,你快别泡我了,经过这一晚上我基本已经属于川大家属了,以后我打入川大内部那就是自己人了,你觉得我在这当个卧底咋样?”杜金拾咬牙切齿的说道。

  “卧底哈?”王玄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反应相当快的把手往自己嘴上一抹说道:“哎,这给我吓的手心都是汗,快把我给吓放屁了,还是小杜有胆啊,这一趟走的相当云淡风轻了,浩南哥霸气威武”

  “这反应,挺有特务的潜质啊”向缺都无语了,这两货干正事不行,在扯犊子上齐头并进的能把自己给甩出两条街去。

  这时冷若清再看杜金拾的眼神已经明显有点出彩了,泛着一种挺勾人的神韵和小感动,这下她算是彻底沦陷了。

  向缺折腾了大半夜有点虚脱了,他也没心思跟两个女人闲扯,哈气连天的就要回走睡觉了。

  杜金金拾依依不舍的挥着小手跟冷若清约定,明天两人深入探讨一下男女关系这个问题,然后略微有点兴奋的开着车往酒店去了。

  一路上三人都默然无语,杜金拾是沉浸在即将要到来的幸福中,无曲自然嗨呢。

  向缺是累的不想吭声,闭目养神。

  这年月人和人之间都讲究点隐私。

  有些事,你问了对方没说,那就是隔阂。

  你没问对方说了,那是默契。

  你不问等待对方说,这就是聪明。

  王玄真对向缺身上的隐秘有点小好奇,但他却不能开口问,毕竟向缺没有瞒他的心思,虽然他啥也没说但至少没避开他,光这一点已经算是够信任的了。

  向缺也觉得自己没啥好解释的,本身他把自己的隐秘展露在王玄真面前就已经拿他当自己人看了。

  就只向缺阴魂入体这一点,如果被风水阴阳界中的人所知,那恐怕即将他要面对的会是一场滔天大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时光解封。 今天五更,弥补一下前几天的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