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尸楼的后门有把锁,上面都是锈迹杜金拾一脚就给踹开了。

  “老向,就这么进去了?你不得准备下么”向缺和王玄真迈步就进,后面的杜金拾有点发楞的说道:“整两道符护身啊,驴蹄子狗血啥的也没有啊,如此冒失这也不像你的作风啊?我们不应该谋而后动么?”

  杜金拾对向缺的认知还停留在他俩斗僵尸那个层次呢,他总觉得来这种阴森森的地方就算不把自己给武装到牙齿,至少驱鬼辟邪的东西总归应该带一点的,三个人两手空空的就进来了,明显让他有点小担心。

  “你跟在我身后就行,别离开我太远”

  “真不用?”杜金拾还有点不甘心,挺惆怅的说道:“你们知道对我来说,人生中最痛苦的是啥事么?”

  “什么啊?”

  杜金拾叹了口气,说道:“最痛苦的莫过于冷若清的裤衩子掉了,但却不是我脱的,我下多大的决心跟你们来这种鬼地方,可你却不给我整点安心的装备,万一我真横着出来咋办啊”

  “草,跟着我你还不安心啊”浩南哥的不信任给向缺整的有点小悲伤,这明显是对自己的人格魅力有所怀疑啊。

  “安心,但心里没底,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所以需要安慰”杜金拾拉着王玄真的手就往裤裆那拽,说道:“胖子不信你摸摸,我他妈都湿了”

  “我草,你赶紧给我滚犊子,我怕手上长癞”

  虽然刚入夏,成都的天气已经开始步入酷热,但进入停尸楼后一股刺骨的冰凉瞬间袭来,王玄真和向缺还好,杜金拾有点哆嗦了。

  这种感觉一部分是因为楼内的空调有点低,还有的就是心里作用,停尸楼里一片漆黑,所有的房间门都是紧关着的,只有三个房门上的玻璃透着昏暗的白光。

  杜金拾手牵着向缺的衣角,战战兢兢的问道:“哎,既然进来了就别走了,老实在这蹲着呗?天一亮咱就离开,行不?”

  按照杜金拾的打算就是只要进来后在一楼逛一圈就是了,然后找个地方蹲那,三人斗会地主抽点烟,在一顿扯犊子下,天很快就会亮的。

  但向缺挺他妈让他崩溃的,他跟王胖子居然在停尸楼里开始漫步起来。

  “我们作为一个非慈善性的团伙肯陪着你泡妞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能不能就别再后面叨逼叨的了,咋的,你嘴白带分泌过多,根本停不下来了啊?非得让我给你抹点妇炎洁呗”王玄真被杜金拾这一顿磨叽有点不耐烦了,要知道驱鬼辟邪首要就是心安,整的闹哄哄的比较容易分神。

  “好吧,你俩随意,我擦擦裤裆里的水,有点湿不咋舒服”杜金拾无奈的说道。

  还好,向缺逛的范围并没有多远,在一楼走了一圈后就从一道门里出来了,三人来到了停尸楼中间的露天空地。

  “这楼本来就是按照九曲封门阵的阵位盖的,中间空出来的一块就是阵眼所在地”向缺抬头望天,停尸楼是圈楼的构造,头顶上方是九条边,宛如一口井,他们三个正好处于井下。

  ◎酷/匠d…网首m8发

  “哎这地也不错,要不我们在这聊会天也行啊”杜金拾扣着裤裆挺高兴,在外面总比楼里让人舒服。

  “老向,快到子时了”王玄真指了指手机,上面显示还差十分钟到十一点。

  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就是午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这段时间,这个点里阴气弥漫在天地之间,各路妖魔鬼怪也最愿意在这个时间段里出来活动。

  露天空地为九曲封门阵的阵眼,镇压的东西也就在这块地下,如今那东西已经有点要翻腾的意思了,只要等到午夜十一点肯定会有动静冒出来。

  这块被停尸楼围着的空地面积很大,足有四百多平左右,修建的到是挺有情调,中间地带是个小假山下面有个喷水的池子,然后周围种上了花花草草,挺雅致的。

  王玄真蹲到假山下面,伸手掐了水池里的一段红花:“彼岸花······这地方怎么会长这东西?”

  彼岸花学名叫曼珠沙华,传说是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在阳间多生长于墓地四周,在阴间则是长在黄泉路上,奈何桥边,所以彼岸花也叫死人花。

  据说,活人看见这种话乃不详之兆,通常寓意着会死人的。

  “阴气重,地上全是阴土,长这花再平常不过了”向缺接过王玄真手里的彼岸花仔细端详了片刻后说道:“不太对劲啊这花”

  “怎么了?”

  向缺手里突兀的冒出一簇阳火,瞬间焚化了彼岸花,然后一团黑灰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

  三昧之火能炼万物,这么小的一朵花被焚烧之后能瞬间就被融化的极为彻底,不会有一点灰烬留下,但此时却有一团黑灰落在了地上。

  “咕嘟,咕嘟······”这时假山下的水池子里突然冒出一串水泡,寂静的水面然后开始翻腾起来。

  “十一点了”王玄真说道。

  池塘里的水泡咕嘟咕嘟的越冒越多,整片水面像被烧开锅了似的,而那水池边上生长的彼岸花看起来似乎越发的鲜艳起来。

  向缺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空白的符纸扔进了水池子里,那张黄纸落近水中之后居然像被腐蚀了一样,冒出一股白烟就没了。

  “我去,硫酸啊”杜金拾瞪大眼睛说道。

  “是亡腐水,只存在于阴间的冥河,世间是不会有这种水的,离远点别被喷到身上了,沾上这种水相当于身体里被侵入了死气,就算不死也得落下一场大病”向缺拉了一把杜金拾,然后挺慎重的走了过去。

  沸腾的池水很清,但在水下却萦绕着一丝丝的黑气,弥漫于整个水池中。

  杜金拾明显被吓的有点突突了,似乎琢磨着想要离开这,但王玄真和向缺没动,他一个人根本不敢往出走,这地方太邪乎了,死人花,亡腐水啥的,整的略微有点玄幻了。

  忽然间,那沸腾的亡腐水慢慢的恢复了静止,水面不在翻腾,平静的好像一块镜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