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天色将黒,在尊经书院里呆坐了小半天的向缺起身离开了。

  出了书院给杜金拾打了个电话后,没过多久他就跟王玄真找了过来,身边跟着欧阳静雯和冷若清。

  “人杰地灵,鲜花遍地啊,川大人文环境不错我觉得咱们可以在此处多盘踞几日”王玄真眼神的聚焦一直没离开从他身边经过的女人身上,眼珠子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旋转着。

  成都本就是出美女的地方,论质量比北上广深还要稳压一头,特别是几所高校里,只要是带花的级别拿出去都是明星的料子,相当引人瞩目了。

  “老妹,那栋停尸楼晚上平时有人进去么,或者有看门的吧?”向缺现在没空搭理死胖子那萌动的春心,今晚他就决定夜探停尸楼,完事之后就离开成都奔赴重庆。

  四十多天转眼就过去了,他得空出时间来研究下身上的噬金蚕蛊,顶着一脸的黑线出门,他相当有心里压力了。

  欧阳静雯摇了摇头,说道:“学校有规定晚上任何人不得进入停尸楼,不但如此连守门的也没有,一到下午五点钟之后门就会被锁上,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咦,你不是说之前有人打赌曾经偷偷摸摸的进去过么”

  “你都说是偷偷摸摸的了,当然是不会让人知道啦”欧阳静雯挺白痴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停尸楼的后面有个小门,挺偏的很少有人经过,门上有把锁一撬就能打开,再说了晚上那地方那么瘆人谁没事往那跑啊,脑子有病吧?”

  杜金拾干咳了一声,挺尴尬的说道:“除了脑子有病的,也有可能是为情献身的,明白不?”

  冷若清咬着嘴唇笑了,说道:“你真打算进去?我可告诉你,那栋楼据说不太安稳,有不少学生都曾经在晚上路过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古怪的声音,你想想看,光是里面放了那么多尸体就够吓人的了,谁还敢傻乎乎的在晚上进去啊”

  杜金拾弱弱的问道:“你都给我机会了,我能不珍惜么?”

  “这事算我一个成不?”王玄真流着哈喇子,挺动情的说道:“不就是转一圈么?要不我在里面住一宿也成啊,你们给我找个妹子,这赌把我也带上,我跟你讲哈······住一晚上搞定一个姑娘,我能把你们全川大所有的女学生都给赌个遍”

  这话王玄真真不是吹牛逼,这货连古墓都不知道闯了多少,一个停尸楼对他来讲跟如履平地差不多。

  “底气挺足呗?”向缺乐呵呵的说道:“为了试验下你的诚心,今晚咱们三过去探探路咋样?”

  “成,今晚我就当是奉送了”

  欧阳靖雯和冷若清都给这三个货整的脑袋不咋好使了,头一次听人把夜闯停尸楼当成是一日游的,现在的男人都这么饥渴么?

  几个人边扯犊子边找了个地方吃饭,现在时间还早,天没彻底黑呢,月黑风高的才好偷偷潜入进楼里。

  饭就是在川大的食堂吃的,本来作为地主两个姑娘寻思安排他们吃点好的,没想到向缺和王玄真两人义正言辞的告诉她们,安排吃饭可以但绝对杜绝铺场浪费,本着勤俭朴素的作风,吃食堂就可以了。

  这话说的挺冠冕堂皇的,但欧阳靖雯和冷若清也不傻,大学里两个地方的风景线最迷人,一个就是食堂还有一个就是图书馆。

  这两个地方,妹子哗哗的,跟流水似的,在食堂里你就是整一碗米饭干吃都能吃出山珍海味来。

  有句话咋说来的,叫秀色可餐。

  一顿饭本来半个多小时就能解决的,愣是让王玄真和向缺吃了两个多点,两人点的半只鸡,骨头啃的只剩一堆渣了,直到食堂大妈拿着菜勺子眼神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边,他们才老不情愿的站起来走了。

  此时晚上九点,川大的小路上已经人烟稀少了。

  “哎,你们三个真要去停尸楼啊”欧阳靖雯挺担忧的说道:“清清也就是开个玩笑,你们就是不去······她也被俘虏了”

  “乱扯,我什么时候被俘虏了”冷若清瞪了她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对杜金拾说道:“确实是玩笑,没想到你还当真了,要不你别去了,行不行?我······”

  杜金拾相当霸气的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男人么,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去的话能放屁么?这除了涉及到感情问题也涉及到我们的诚信,我说话要是出尔反尔的,以后咱俩还咋相处啊,对不?我今天就是横着出来也得走一趟”

  后来曾经有一天,杜金拾,冷若清和向缺在一起唠起今天的事,就在那一天浩南哥人脑袋被冷若清给打成了狗脑袋。

  在不知道向缺身份的情况下,那天冷若清确实挺感动。

  一个男人对你好不好,不是肯为你花多少钱送多少花,最主要的就是这个男人肯不肯为你抛头颅洒热血。

  显然,今天的杜金拾让冷若清意识到了一点,这个男人是真能为她这么干的。

  可后来,冷若清知道了向缺的身份,也就明白了那天浩南哥为啥这么有底气。

  废话,你身边跟着个风水阴阳师,他妈的让你去坟圈子里翩翩起舞你也就跟去酒吧里蹦迪差不多,底气必须杠杠滴。

  酷匠网}D永97久免)y费》看!小说¤●

  离开食堂之后,三人把两个姑娘送回了宿舍后,来到了停尸楼的后面。

  “草,这鸡巴地方挺有年月了啊”后门,王玄真蹲到地上用手把地面的土刨开,然后捏了一把凑到了鼻子前。

  顶级的摸金校尉凭借地下土层的味道就能判断出下面有没有古墓,是什么年代的。

  王玄真来到停尸楼下后就明显感觉这里有点不太对劲,他捏了把土后就嗅出来,这下面明显有东汉年代的气味。

  “这么久了?”向缺诧异的一愣。

  “哎我去,你哮天犬啊,鼻子比狗还灵,这略微有点夸张了吧”杜金拾明显有点蒙圈了,他愣呵呵的拿出一个硬币凑到王玄真脸前晃了晃然后一甩手就给扔去了。

  “啸天神犬,去······给我叼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昨天Sasori的解封,还有书友的浴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