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着你这话都是说给我听的?”向缺愕然问道。

  “一世人两兄弟,咱俩就是多个脑袋差个姓的关系,没忘了小时候你还穿我开裆裤来的,去我家还跟我睡一被窝的事么?咱俩得回是两男的,要是一公一母的话你现在孩子都得十来岁了,就凭这种关系老向你肯定得是我最强有力的后盾,对吧?”杜金拾搂着他的肩膀,非常认真的说道:“姻缘靠你,事业的腾飞也一样靠你,我下半辈子人生的崛起全靠你了”

  “草,你啥时候改姓向了,也没经过我同意啊”向缺乐了,这货挺他妈狡猾啊,知道物尽其用这个道理,认识自己他还真没浪费,啥都指望上了。

  “哎,除了明哥和你我还能指望谁啊,你俩就是我指路的明灯,老向我可没跟你开玩笑,你赶紧给我看看,我和冷小妞到底有没有姻缘啊?”杜金拾急不可耐的问道。

  “你真动心了?”向缺问道。

  杜金拾叹了口气,说道:“这么跟你唠吧,我要是没动心早就跟她把约炮的日子给提上日程了,我现在是宁可自己撸一管子也不会跟她提这一茬的,就认识她这几天我过的是抓心挠肝的,我真想问问冷若清她家往上属三代是不都干小偷的,咋不知不觉就把我的心给偷走了呢”

  “姻缘这事强求不了“向缺深沉的说道。

  杜金拾懵逼的问道:”你那意思是我俩有缘无份呗”

  “我说的是不能强求,那意思是你俩真没姻缘强求也没用,你以为月老随便点两人就能成?就算是成了也是炮友的关系,灵魂照样没归拢在一起,但要是真有点缘分的话好好研究,这事还是能成的”

  杜金拾顿时进入手舞足蹈的状态,说话都磕巴了:“老······老向,我,我给你磕一个呗?”

  “嗯,行个五体投地大礼吧,不磕的脑袋滋滋冒血都不算你有诚意”

  杜金拾和冷若清真有这方面的缘分么?

  答案肯定是有,不然向缺也不会平白无故的牵这段姻缘,不然那是纯属给自己找因果呢。

  姻缘也叫夫妻相,俗称叫来电。

  两人相遇其实关系能不能成早在第一眼相见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就比如说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可能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但要真没有夫妻相不来电,活到老两人也就是男女朋友关系,哪怕就是躺在床上可能双方彼此也没有干柴烈火的心思。

  但真要是来电了,就只需要一点两人在潜意识里就有往下处处的意思,然后结婚生子。

  至于冷若清和杜金拾,在酒吧里的时候向缺就已经看到我们的浩南哥春心萌动了,他看冷小妞的时候眼睛里明显呲呲往外蹿火花,拿水喷都浇不灭,这就已经属于相当来电的地步了。

  而冷若清呢,虽然表现的挺平淡但对杜金拾并不反感,因为一个小姑娘肯大半夜的跟你出来吃喝玩乐,明显已经在心里有接受你的意思了,冷若清真要是没啥感觉的话,人家四个姑娘自己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玩会不也一样么?

  最关键的,还是两人姻缘线上有靠拢在一起的意思了,那是向缺偷偷给两人相了一面之后看出来的。

  在酒吧里冷若清的手曾被向缺无意之间瞄到过一眼,当时虽然光线比较暗他没看的太过清楚,但有三条线向缺正好瞄到了。

  感情线和婚姻线,生命线,这三条线冷若清都不错,其中她的婚姻线长而不断一直延伸到手腕处,那是主合的意思,就是指一旦她成了家中途不会出现离婚的状况,而感情线则细而不分,这明显是她的感情经历十分单一,估计到她结婚之前不会超过三段感情。

  杜金拾就曾说过,这姑娘刚刚失恋结束了第二段感情。

  既然他们双方有能成,但似乎还差了那么临门一脚,向缺就打算给他俩整个顺风车坐坐,稍微的整点小手段他俩只要都不缺心眼的话,用不了多久关系肯定能定。

  但这风得怎么送呢?

  “来,给冷小妞去个电话,让她出来”

  “啥借口啊?”

  =r更新X-最快u上h酷(匠、网

  “什么啥借口啊,就是出来呗,我草······你打个电话还得让我给你起个草稿啊?按号不就完了么”向缺挺郁闷的问道。

  “不是,这多唐突啊”杜金拾羞涩的说道。

  “我记得你以前那脸皮扒下来一层贴长城上都能把十万匈奴挡在关外,现在整的这么腼腆让我稍微有那么一点不太适应,拿出你不要脸的一面行不?我跟你讲,泡妞就是讲究快准狠,你犹犹豫豫的下手,冷若清可能就已经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了”向缺语重心长的说道:“对付女人,想拿下人家,首要一点就是不能把自己的脸当脸,狠点草自己就是了”

  “哥······你他妈跟我扯犊子呢?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啊,你在村里蹦跶十来年,又去山上十来年,这二十几年你可能憋的看到母猪都能撸一把,你还跟我讲泡妞的经验,我就呵呵了······别跟我玩纸上谈兵那一套”杜金拾急头白脸的瞪着他,总觉得向缺唠的不太靠谱。

  向缺挺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说道:“天赋,天赋”

  其实在女人这方面,向缺连纸上谈兵的地步都达不到,二十三年了他除了强吻苏荷那一次外,他对于女人始终都是处于麻爪的状态,无论是陈大小姐还是唐夏,他基本见到她们的时候脑袋都快插裤裆里了。

  杜金拾贱嗖嗖的拿出手机又发了个微信过去,向缺顿时无语的问道:“都日上三竿了,你还怕吵到人家?”

  “哎,女人么总归是能睡的,万一她这时候睡个回笼觉呢”

  “草,在你眼里冷若清啥事都不干,一天就睡觉玩了呗?”

  微信回来了,杜金拾告诉对方他跟向缺在川大校园里漫步呢,然后聊了能有十来分钟之后才引入正题。

  他告诉冷若清,由于川大太大,俩人进来后就迷路出不去了,现在急需一个向导帮忙,问她能不能出来把他俩领出去。

  向缺是真没辙了,本来他是送姻缘和解决问题的,现在愣让杜金拾把他的智商给整的濒临缺根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啊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