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浩南哥挺心塞的扫了眼向缺他们,一肚子怨气,挺美好个夜晚整砸了。

  冷若清是他吊了许久的姑娘,微信聊的咔咔热乎,明显已经从普通男女朋友关系上升到了热聊的阶段,隐约有奔着谈情说爱的方向发展了,没想到今晚接待向缺一行人后,姑娘似乎有点要忽视他的意思了。

  “你瞅瞅你们办的这叫啥事,过两天你们拍拍屁股就走了,今晚却把我的姻缘给搅合黄了,说好的兄弟如手足呢?老向你摸摸我的心口,哇凉哇凉的”杜金拾一脸的无奈和幽怨,这小心肝被刀子一顿捅,血滴不止啊。

  “这是个人魅力问题,你可能欠缺点啥,哥送你句话可能你们之间注定无缘吧”王玄真挺欠揍的回了他一句。

  “我明显是遇人不淑,贪上你们了生命的路上将会一片沧桑啊”杜金拾仰天长叹。

  向缺挺好信的问道:“逢场作戏,整这么认真干嘛,你浩南哥还怕没姑娘啊?”

  “我要说我有点小认真,你信不?”杜金拾抻着脖子较真了。

  向缺眨着小眼,问道:“咋的?想手牵着手一路大步的迈向人生最幸福的殿堂啊?哎,那姑娘是不错,我还寻思你想整一炮就走呢,搞了半天是奔着长远发展啊”

  杜金拾嗯了一声,点头说道:“明哥在这边正经得发展好几年呢,我肯定得随他过来啊,真要是碰到合适的女人也可以研究研究,东北娘们比较彪悍我恐怕降服不住,还是川妹子好性格火辣办事利索,最关键的是比较会持家,我需要个管我的女人而不是束缚我手脚的”

  “给我安排个舒坦的地方住,我呆这两天送你一场姻缘”向缺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杜金拾娇躯一震,不信的说道:“老向你别操我,我容易当真”

  “哎呀,当真吧当真吧,我要睡觉了,明天睡醒之后我给你研究这事”向缺不耐烦的说道。

  杜金拾给安排的地方确实挺舒坦,附近的香格里拉套房,明哥来成都之后在酒店长租了几间房方便住,小杜身为他的管家可以随便开房,就把向缺他们给安排进来了。

  房间里,向缺和杜金拾一间,本来他的已经困的不行了,但躺在床上后杜金拾却相当精神的拄着胳膊眨着求知的眼神一个劲的跟他说话。

  “老向,你说你有啥招帮我啊?”

  “老向,哎你不是会看么?你看我跟冷若清有夫妻相没?你给我算个呗”

  “老向,老向你别鸡巴睡了,抽口烟精神精神,跟我唠会磕啊,咱俩来个彻夜长谈呗”

  “草,你要在说话我现在立马爬起来连夜离开成都,你自己爱咋地咋地”向缺急眼了,这货真他妈三八,嘴跟开闸了似的就是关不上。

  杜金拾委屈的叹了口气,说道:“嗯呢,睡吧睡吧,我独自忧伤一会”

  “草······装可怜”

  十分钟后。

  “哎老向,我有点悟了,可能是我那花裤衩子穿的有点不着调,明天我打算换身衣服你看我穿一身白色大褂咋样?她们不是学医的么,我觉得我穿白大褂冷若清可能会以为我是要跟她配情侣装呢,这么明显的暗示她绝对能看明白了,我草······我这灵光一现,太聪明了”

  向缺直接干脆自己给自己催眠了,蒙着脑袋充耳不闻。

  第二天上午,一觉整到自然醒才起来,向缺一睁眼就看见杜金拾顶着两个黑眼圈坐在自己床上挺期盼的看着他。

  “我草,你一夜没睡啊”向缺被吓了一跳,这货好像有点魔怔了。

  “睡了,可我一闭眼睛脑袋里就是冷若清的影,我跟她在梦里唠了一夜的磕,起来后就这样了”杜金拾打着哈欠说道。

  “唠嗑干啥啊,你咋不在梦里直接把她给办了呢,省得自己闹心了”向缺穿完衣服收拾好后说道:“吃点东西,下午没事咱去她学校转转”

  杜金拾扑棱一下就跳了起来,问道:“老向,你这是要给我点鸳鸯谱了么?”

  “嗯,吃饱了我就开始研究,赶紧安排饭菜吧”

  “妥了,星级标准管够吃,我打个电话订一下,一会下去就吃”

  一大早,小亮和德成就已经走了,王昆仑身上不干净带着累赘他俩要是跟他凑一起,出事的话三人全都折了,所以接到东西后两人就走了找个地方继续眯着。

  吃完饭之后又闲扯了一会就已经到中午了,杜金拾一直在旁边像个苍蝇似的嗡嗡嗡的催促着向缺。

  “你俩跟我去不的啊?”

  王玄真摇了摇头,王昆仑说道:“还是少抛头露面吧我俩回去再睡一会,在这等你,我们就不给浩南添堵了,省得去了后人家姑娘又该跟我们行注目礼了”

  《!最新f章节上酷gO匠“网/0IF

  “哥,你真是明白人,我得意你”杜金拾竖着拇指笑了。

  一点左右,一台黑色奔驰开到了川大的门口停下来后,两人从车里下来。

  向缺仰着脖子瞅着川大校园,一般来讲学校,警察局,银行这一类的地方比较少见阴魂厉鬼。

  警察局是执法机构,气运强盛邪魅不敢侵。

  银行是金融机构,属财运亨通之地,同样伴有大气运。

  而学校里都是年轻男女,泱泱学子,属国之栋梁,年轻人火力旺朝气蓬勃,一般阴魂也不会在学校这种地方凝聚,而且特别是大学,学生的精气神更强,学校里必须得保持一方净土焉能让阴气环绕。

  上述这栋地方都是跟国家气运相关联的,承载着一国未来,所以通常状况下鲜有鬼魅之事发生在这种地方。

  但昨天晚上,向缺发现自己旁边那个叫上官静雯的女人印堂有点发黑,那不是要走霉运而是身有阴气,明显是身边有不干净的东西。

  向缺本打算想给她一道护身符来着,然后这事就不管了,他不是热衷于降妖伏魔的人,关键是他现在也不太易在外面暴露的时间过长,会很麻烦的。

  但后来一想,这事有可能事关他浩南哥的终身大事,所以就决定亲自带着他走一趟,给他的姻缘来点助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听客和石头的解封。 顺便通知一个噩耗,最近五天出差频繁换地方,基本一天一个城市,所以这五天每天两更,五天过后恢复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