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的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的瞄了几眼,挺崩溃的说道:“一个前段时间团伙里的人折了两个,去休养生息了,一个直接被整成了通缉属于见光死,然后我发现你俩的说辞都一样······全是歇段时间啥也不能干了,哎呀我去,你们是打算混吃等死么”

  王昆仑笑眯眯的说道:“不是说好了,以后咱们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么”

  “哎,关键我不是也不知道咋玩么,还寻思你俩能带着我呢,这可倒好你们全都趴窝了”向缺是刚下山的雏,没人脉没关系完全是处于两眼一抹黑的状态,本来还指望着跟曹清道混呢,但现在两人又不能相见,他自己总不能没事抓鬼玩吧。

  王玄真用一种洞彻沧桑的眼神盯着他说道:“你要不说还没啥,你这么一说我咋感觉自从跟你搭伙一来,谁搭上你谁倒霉呢?我给你捋一下子哈,曹清道介绍你跟赵礼军和苏荷认识,茅山直接被坑惨了,我这边呢肖家哥俩属于半隐退团伙解散了,昆仑被通缉不能见光,你是天煞孤星转世呗?谁跟你认识你就克谁啊,真妈生性”

  “我肿么也觉得,是这个理呢”王昆仑迷茫的说道。

  向缺尴尬的挠了挠鼻子,挺无语的,他是五弊三缺百鬼缠身的命,所以离家不能归,命理属性相当硬了碰见谁就克谁。

  王玄真可能是无心说的,但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向缺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但他为啥还往王昆仑和王玄真身边凑呢?

  他真不是想要坑他们两个。

  王昆仑已经走在了通往杀神的路上,身上煞气浓重这个命比较硬,根本不怕克。

  王玄真的命格被天机所蒙,如此命理连天机都给蒙蔽了,当然也不怕他克。

  至于曹清道现在已是阴司的身份了,自然也无所谓了。

  所以,向缺才敢跟他们混在一起,要是换成其他的人,他也得心存善念离的远远的,免得人家倒霉。

  如果此时曹清道在这,肯定嗷一嗓子把向缺给归类于瘟神那一伙的,因为两人接触的最早,自从跟他在一起以来曹清道的日子基本就没咋好过过。

  挺好的一个家,愣是让向缺给当白菜卖了,去了趟阴曹地府差点被十大阴帅给剁碎了,想肆无忌惮的去嫖个娼还得偷偷摸摸的,日子过的多糟心啊。

  王昆仑和王玄真正合计呢,两人甚至打算撇开向缺然后组团游山玩水不带他了,这时电话响了。

  “昆仑,有眉目了,重庆有人敢接手东西,你跑一趟?价钱给的挺地道,油水很大,你出手后直接休息一段时间啥也不干都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王昆仑谨慎的问道:“钱多少无所谓,我要的是稳妥明白不?对方要知道这东西是从刘坤那出的,他不突突么?”

  “都属于皇亲国戚,谁怕谁啊,这人正好跟刘家不怎么对眼,开大会的时候两家家长见了属于能对着喷的,你说把握不把握?人家要东西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想恶心一下刘坤,明白么”电话里的人很耐心的解释完,又挺感慨的说道:‘哎,可惜太公墓里的东西了,昆仑啊真没机会在拿到手里了?““我拿去换命了,你说还有啥机会?行了,别再这事上唠叨了,你把那人电话发给我我马上启程赶过去”

  “妥妥的”

  “重庆去不?”王昆仑询问他俩:“你们要是不去,我就自己走一趟办完事后我再回来”

  向缺寻思了下,说道:“呆着也是呆着,游山玩水去呗”

  王玄真耸了耸肩膀,说道:“一起吧,都他妈闲的吊疼了,不活动下我这膘又该长回来了”

  “可是咋去啊,我这张脸见不了人,飞机火车不好上”向缺羞涩的对王玄真说道:“你去整台车吧”

  王玄真挺不乐意的说道:“你是我爸啊,让我弄台车就弄一台,认识你都给我赔苦了,一身肉都快整没了你还让我弄台车?”

  “我是不是你爸这事还得在血缘上研究,但曹清道肯定是咱们的好儿子,对不?”向缺斜了着小眼说道。

  王玄真点了点头:“你要是这么唠,咱俩还能接着再说几句”

  “让他管赵放生要台车”

  “嗯呢,我现在就给咱们的好儿子打电话”

  王昆仑都无语了:“你俩真损,人家曹清道现在还在痛苦的回忆往事当中呢,你俩在背后这么埋汰人,这事干的太损了”

  电话打过之后,赵放生那边很痛快的就同意了,他们公司里闲置的车比较多,你要说整辆自行车可能有点困难,但开出来一辆四个轮子的,手扒拉着挑。

  王玄真去市区提了一辆七座的道奇旅行车,这车宽敞而且稳当十分适合长途奔袭,居家旅行的上佳之选。

  第二天一行三人就上路了,向缺没驾照也不会开车,司机就由二王轮番兼任,然后他们一路疾驰奔着四川去了。

  向缺缩在后座里,把包里的东西全都拿出来整理一遍,这个不起眼的帆布包里面属实装了不少好东西,除了他自己下山带的外,如今有三样东西还没太研究明白。

  u更')新b最{P快L上酷匠r网l0{

  太公墓里的太极图和打神鞭,还有忽必烈墓葬里拿出的那杆萨满教的旗子。

  这三个都属于法器,挺价值连城的,随便拎出去一件都有可能引的风水阴阳界里的大师级人物红眼,但向缺一人独占了三却还不觉得烫手。

  法器是啥?

  对于向缺来说他真不嫌多,这不是打家劫舍的利器而是救命的玩意,三年后他的那场劫难挺他妈难整的,除了要提升自身实力外,外在的力能借肯定也得借。

  有几件威力巨大的法器在手里,那相当于多了几个应付的筹码,这是事关自己小命的事,必须不能马虎。

  向缺甚至决定,如果有机会法器这东西能弄就接着弄到自己手里,肯定不会嫌多,因为说不上哪个就整对路了,正好可以降妖伏魔。

  日子过的比较快,一闭眼一睁眼的他下山都几个月了,太迫在眉睫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你们解封真快,谢谢时光的解封,还有啊呆的打赏。   最近要角色的比较多,有点安排不过来了,我酌情研究下往里插哈,不要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