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雄当时给向缺下蛊的时候他知道么?

  那肯定是知道的,金蚕蛊一进到向缺的身体里,他体内的那个家伙就已经蠢蠢欲动了,相当的躁动不安了。

  要不是向缺动用十殿阎罗图把它给压了下去,恐怕噬金蚕刚一进来就得被那家伙给吞噬了,向缺明显从它的神念中感觉到了一丝渴望和冲动。

  就跟他妈吸了毒的见到毒品了似的,根本就挡不住。

  但在十殿阎罗图下他必须得老老实实的。

  可为啥向缺人脑袋都被折腾成狗脑袋了,身体抽搐的好像麻花似的他也没把噬金蚕给灭了呢,那是向缺想整把苦肉计。

  苦肉计的初衷肯定不是为了亲苏荷那一下子,而是向缺还不太想和龙虎山,茅山起冲突,他无暇跟这两个道门大派扯皮,自己得一门心思把自身修为提上来,为了三年后的那场劫难做准备。

  所以这时候一切恩怨能躲就躲,他实在没有分心的心思。

  由苏荷的口中把他身中蛊毒的这件事传给龙虎山和茅山,这两派自然不会在一个将死的人身上花费什么力气了,玩的这一手暗度陈仓绝对值,他可以在暗地里潜心修养,偷偷摸摸的该干啥干啥,而不是在想干啥的时候还得时刻提防着那两个道门大派。

  这个如意算盘打的可谓是相当精了,苏荷肯定是瞒过去了,但现在还差一个人。

  就是曹清道,这家伙是个大嘴巴,又是龙虎山的人,如果他知道向缺没死的话,恐怕赵礼军或者苏荷一跟他打听消息就得露出去。

  “回上海之后,胖王你带着东西去给赵放生他媳妇解毒,我跟昆仑找个地方藏着”向缺合计好了,曹清道肯定不能见,他得找个地方眯着,诈死。

  王玄真嗯了一声,说道:“曹清道那就这么先瞒着,以后咱们玩的时候就先不带着他呗?”

  “等他一心向佛,被你我感化之后吧,现在肯定不行,他绝对扛不住苏大小姐的一个眼神就得把我给卖了,稳妥起见,你必须把他给忽悠了”向缺有点头疼的是,回到上海他他妈去哪藏身啊。

  王昆仑这时皱眉说道:“哎,我这身份不能见光啊,咱们是不得分道扬镳?我一露面整不好就得被人给查出来,挺麻烦的”

  “淡定······”王玄真拍着他肩膀说道:“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你的事我帮你解决,老赵的飞机在机场等我们呢,走贵宾通道你不用验身就能登机,到了机场之后你先窝着,我找人给你弄个假的身份你再稍微把自己的模样给变变,一时半会你的事肯定漏不了”

  “哎,就是我这幅德性现在有点没脸见人,我正经还得装几天呢”向缺有些犯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现在照镜子自己都能给自己吓一跳,要是常人见了都能给吓拉稀了。

  酷Qa匠{Z网永(久‘免|费1看0小说

  “草,你不是有办法解决么?把毒结了不就得了,你还想遭那个罪啊,你抽的时候我他妈看着屁眼都抽筋,大哥咱别玩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了行不?”

  向缺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赵礼军猴精似的,我得防着他啊”

  向缺之所以没现在立马动手把蛊给解了,然后还得受那个罪,就是怕赵礼军和苏荷杀个回马枪,他百分之百的肯定赵礼军在得到他被下了蛊的这个消息后,绝对会跑那个寨子里去打探消息,在这之前他不能解蛊,解了不就露馅了么?

  做戏就得做全套,多挨几天罪能换得一年半载的安稳,这是个小学生都会算的算术题!

  一天之后,三人出了丛林。

  早先给赵放生的人打了个电话,两台车就已经在这边等着了,至于为啥多了一个王昆仑来接的人很聪明的选择无视了,老板都告诉他们了对于这几个人眼睛只管看,嘴巴就别张了。

  向缺找了两个赵放生的人,把独南苗寨的地址告诉他们,让这两人带好补给和装备去独南寨那蹲着,并且把苏荷,赵礼军和他所见过的那几人的特征都告诉了他们,如果这伙人去了寨子后又离开的话,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他。

  细节决定成败,十八拜都拜了千万不能输在这一哆嗦上。

  两台车子到了贵阳他们三人上了飞机,已经待命了几天的庞巴迪直飞上海。

  在飞机上三个人才有点解脱了的意思,衣服该换的换澡也洗了,然后围在一起吃了顿大餐,这回向缺可没拒绝,吃完饭后让上面的按摩师给自己来了个全身三百六十度的按摩。

  没办法,这几天脑瓜子都要累放屁了,不好好歇歇人都要虚脱了。

  三个小时过去,庞巴迪降落浦东机场,出了机场的贵宾通道,王昆仑,向缺和王玄真就已经分开了,解毒的方法已经告诉他了,剩下的王玄真自己就能办。

  “你有地方呆着么?我他妈哪都没地去”向缺问王昆仑,他估计这家伙在外面飘了这么久都没让人给逮住,肯定有不少落脚的地方。

  “跟我走呗,咱俩现在都一个德性属于见光死”

  两人打了辆出租车,从机场来到了青浦区一带还没有被开发出来的民房区,这地方人烟稀少只住了些养殖的农户,大白天的路上都见不到几个人,相当安静了。

  王昆仑早些年叛出龙虎山之后就四处逃亡,顺带着也接点私活,手底下攒了不少的钱,这些钱他有很大一部分都在全国各地置办了房产,为的就是方便自己潜逃的时候能有个安身之所,总比住酒店宾馆的什么要安全多了。

  到了住处之后,王昆仑去买了不少的酒菜回来,他俩正经得在这呆好几天呢,平时又不太方便出门,只能喝酒扯犊子打发时间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王玄真来了电话问清地址后他也赶了过来。

  “解毒的东西是真的,交给赵放生之后他就给老婆用上了,没过多久人就恢复意识了”

  “啊,那玩意这么好使?”向缺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腹部,他还记得妖女曾经跟他说过,噬金蚕磨成的粉比金子都贵,属于可遇不可求的东西,能治百毒。

  要是这么说的话,这金蚕蛊还真不能当蛋白质给白白浪费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听客再次解封。   这个月到六月初都是在出差,之前公告提过了,断更肯定不会,两三更的没准,这两天一直在云南一带的火车上晃悠呢,码字挺辛苦的。   加更的事我等稳定住下了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