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色还没全亮透,虽然没达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也是黑不拉几的。

  向缺自小就生活在东北农村,十来岁之后又在终南山的深山老林里厮混了十几年,可以这么说他这一辈子就都是和山林打交道了,比较善于丛林作战。

  所以,趁着天还没亮,他就化身成为了黑暗中的小精灵悄悄的摸进了寨子里,打算上演一把夜探苗家古寨的戏。

  李玲歌身上的蛊毒还没有解开,自己歪打误撞的居然把当初下蛊的人给找到了,向缺估计那个扎着辫子的苗族人既然是这个寨子里的,那肯定能在这找到解毒的方法。

  实在不行,干脆直接把那个小辫子给整死,蛊毒一样能解,只不过这样一来这寨子算是彻底给得罪的透透的了。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啊!

  寨子里的竹楼基本上分散的都挺开,两栋之间间隔挺大,但有一点挺愁人的,向缺摸进寨子里后发现竹楼长的全都一样,实在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根本就是无从下手。

  在寨子里兜了一圈之后向缺颇有点风中凌乱的感觉了,因为不知道从哪下手从哪去找。

  “哎我去,这地方挺邪性呢”向缺眨着迷茫的小眼看着前面一栋低矮的瓦房。

  这房子是建在寨子当中的,样式十分古朴,门上挂着个牌匾上面除了印着一堆看不明白的苗族文字外还刻画了不少古怪的图案,门两旁树立着两尊石刻的雕像,乍一看跟苍蝇挺像,但仔细一瞅向缺看出来了,这不是两苍蝇,而是先前跟白苗妖女交手时那些红苗所放出的蛊虫。

  但这并不是让向缺感到惊诧的地方,而是其中居然散发着一股较为浓烈的阴气,有点类似于坟圈子的意思。

  一堆活人住的寨子里居然还有阴气这么重的地方,那是相当古怪了。

  阴气浓重的地方非常不适于人居住,就比如坟地,医院和闹鬼的地方,住的时间久了会被阴气侵入人的体内,轻了会无精打采,容易得些小病,重了的话阴气缠身直接会影响人的寿命和体质,时间一长会怪病临身并且久治不愈。

  看着房子的样肯定有些年头了,如此阴气重地居然被安放在寨子当中,能不蹊跷么。

  祠堂的门没有上锁,就两扇门扣在了一起,轻轻一推就开了。

  4~酷匠网Y永M久免p*费Dz看.,小‘说$

  向缺迈步走进去回手又把门重新关上了。

  祠堂当中是个案子,一尊纯玉的雕像栩栩如生的被供在了上面,正是向缺见过不止一次的蛊虫,下方则是摆放着香烛和贡品,除此以外居然还有不少的透明瓷瓶,里面装着淡黄色的液体。

  “尸油?原来如此”这些尸油当初向缺曾在佘山会所的地下室内发现过,是被那个干瘦的老头提炼的,原来此人居然也是找个苗寨的。

  向缺这就整明白了为什么那个苗族人会突然出现在佘山别墅区对赵放生的媳妇下手,明显对方就是来寻仇的。

  在供奉的蛊虫四周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摆着至少有过百块的玉牌,每块玉牌上都刻着苗族符文。

  在玉牌内一丝淡淡的黑气萦绕其中,向缺拿起一块手上顿时传来一股浓浓的生息。

  “本命精气,这是······命牌”此种东西古井观也有,就是那四盏命魂灯。

  命魂灯里是他和老道还有师叔,大师兄的本命精气,人不死灯不灭人若死灯自然也会熄灭。

  命牌和命魂灯属于同类东西,人的本命精气被抽出一丝放入其中后,如果死了玉牌里的精气就会溃散直接会导致玉牌碎裂,如果玉完好无损但代表其主人仍然在世。

  只不过古井观的命魂灯比较高大上,不但能知人生死,还能由人操控,在人有危难之际能保住本命精气不散,从而保住一命。

  至于这块玉牌就只是单纯的本命玉牌而已,没什么出奇的。

  命牌是没什么出奇的,但里面的本命精气却极其重要,如果一旦被人所得把精气从里面抽出来禁锢在手中,那相当于是掌握了对方的软肋。

  特别是在向缺的手中,他甚至可以带着本命精气进入阴曹地府,把精气交给阴差后能硬生生的掌控其人的寿元,至少能消了他一半的寿命不止。

  “哪块命牌能是那个家伙的呢”向缺眼珠子提溜乱转,在过百块的玉牌中来回扫了好几眼。

  他想找到小辫子的命牌掌握在自己手里,以此来交换解开李玲歌的蛊毒,只不过牌子太多了他总归不能一股脑的全都给拿走,如此多的孽障沾身对他影响也颇大,实在太不值得。

  向缺伸出中指在自己的眉心一划,印堂上天眼开,以道家的天眼开始逐一扫视着墙上的玉牌。

  命牌里的本命精气代表着一个人生老病死的状况,如果精气旺盛浓郁那说明此人生命力极强属于正直壮年。

  相反,如果精气萎靡不振甚至隐约有颓废之势,那说明这人要么是病入膏肓要么就是年岁已高。

  如果命牌里的精气带着一丝阴柔的话,那其主人则是女人无疑。

  向缺以天眼查看命牌,筛选了一遍之后从中抽出十九块拿了下来放在包中,这十九块命牌里的本命精气都很旺盛,肯定属于二十多岁到三十来岁的年轻人。

  收好之后向缺刚要离开,但转头又看见了那几瓶被供奉在桌案上的尸油。

  “那几坛子我都给烧了,好像也不差这点了哈”向缺相当不是人的把那瓷瓶里的尸油又全都给装走了。

  “嘎吱”轻轻推开祠堂木门,向缺踏步而出。

  他刚离开没多远,忽然在祠堂一侧传来一声厉啸。

  在楼内正和努雄谈话的那个老者所在的房间内,墙壁上挂着一串系着红绳的铜铃,就在向缺走出祠堂之时,铜铃忽然发出一串声响。

  那老者豁然一愣,努雄甚至被精的直接从地上翻身而起。

  “有人动了我们族内的本命玉牌”两人大惊,推开窗子朝外望去,正看见一道人影消失于祠堂之外。

  老人发出一声厉啸:“所有族人立刻出来,有外人侵入寨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多谢一噫的打赏,也谢谢黄杨仙人和Remembe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