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东西啊”向缺摸着下巴挺为难,一脸的惆怅和心疼。

  ◇\最m新"章)%节Fs上G酷匠%网‘

  苏荷神情自若的继续说道:“现在你有了,赌还是不赌?除了这两样东西我真不知道你身上还有什么是值得我跟你打这个赌的”

  向缺乐了,指着自己说道:“你看我咋样?活的,年方二八正直壮年”

  王玄真呸了一声,说道:“凑不要脸的”

  苏荷嗤之以鼻的哼了哼,抬头望天。

  向缺挺蛋疼的说道:“要不再商量商量?我觉得盗墓盗出来的东西太晦气了,用这个做赌注挺埋汰的”

  苏荷摇了摇头,说道:“你要是认怂了就直说,不赌就是了”

  “哎,我觉得太公墓里的东西价值太大不好赌,你万一拿不出来对等的东西咋办?那我多亏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我这么小人吃亏的事能干么”向缺仰天长叹,眉头都要拧在一起了。

  苏荷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卷绸布扔到了向缺手中,说道:“你看看这东西值不值,要是觉得值你就点头”

  绸布,也就是丝绸的料子,多为桑蚕丝和柞蚕丝制成,能存世很久保存得当的话几百年都不一定损坏,迄今为止从不少古墓里都曾出土过保存完好的绸布。

  除了桑蚕丝和柞蚕丝以外,还有一种蚕丝制成的绸布料子更为可贵也更能长存,就是天蚕丝。

  天蚕丝的珍贵在于稀少和水火不侵,穿在身上冬暖夏凉在古代是只有流传于帝王和王公贵族之间的奢侈品,据说想用天蚕丝织出一件贴身衣物至少得耗时百年原因就是天蚕丝难以收集,而到现在为止出土的天蚕丝料子据说只有寥寥两三件而已,多数都没有留世,相当稀少和珍贵了。

  向缺手里的这卷绸布就是天蚕丝的料子,摸在手里感觉相当光滑柔顺,并且年代看起来非常久远,明显是件古物。

  向缺打开这卷绸布,上面是用墨笔勾画出的一副地图,只不过这幅图画的非常简陋,不仔细看的话甚至根本留意不出上面画的是什么。

  王玄真嗅了嗅鼻子,顿时就跟疯狗似的凑了过去,一把抢过向缺手里的东西然后举在头顶仔细端详着,透过阳光向缺和王玄真同时发现在蚕布之中似乎印着几行蝇头小字,字为古字小楷。

  “赌了,老向答应她”王玄真收回天蚕丝居然十分坦然的揣在了自己的身上。

  “是楼兰古文字?”向缺问道。

  “嗯,图是真的地方也是真的,三年前我和肖家兄弟曾经探过一次那里,但是无功而返了,要是有这幅图在手没准我们还得整到点有用的消息”王玄真拉着向缺的袖子说道:“这东西比咱们去的忽必烈墓还他妈让人眼红,这是楼兰古国皇宫遗址,不对,现在应该叫地宫了,我们要是能溜达一圈回来,不比你去慈禧太后的墓葬里走一趟便宜,明白不”

  向缺搓着手挺激动的跟苏荷说道:“就这么地吧,赌了”

  苏荷伸出手说道:“东西还回来,赌注有了但现在得物归原主了吧?”

  王玄真捂着胸口胖脸一顿晃悠,向缺笑眯眯的说道:“你肯定是看出来我刚才布的是什么法阵了吧?”

  “一气六仪阵,奇门遁甲第三篇中记载有此阵”苏荷淡然说道,向缺布阵之时她就已经看出个大概了,只不过其中有几个关键之处没有看的太明白,但估计和自己所料应该差不了多少。

  “赵礼军肯定看过呗?”

  “他无法布阵,但三五天的时间肯定能找到阵眼,出阵难不住他”

  “哎,那除了一气六仪阵以外你肯定还知道三气六仪九宫阵吧?”

  苏荷淡淡的扫了眼向缺,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真能布的出来这个阵我也不会和你对赌了”

  三气六仪九宫阵乃蒙蔽天机之大阵,阵成能引动风云变幻,能困千军万马,据说此阵鬼谷子,诸葛亮和黄石公还有张仪等人都曾经施手布过,并且曾一阵定输赢,稳胜敌手。

  到了近代,风水阴阳界人才凋零,阵法似乎也已失传很久,多少年了都没听过有谁能把这个大阵布成过。

  苏荷自然不信,向缺有这个功底。

  “我能布的出来,但那也是十天八天的事了,现在自然不是了”

  苏荷耻笑不语。

  向缺从地上捡起块巴掌大的石块随手朝身后扔了过去,那石块落入阵中之后还没掉落在地上居然就凭空消失了,仿佛石头被扔进了另一个世界。

  苏荷脸上豁然而惊,对于法阵她比赵礼军研究得明白,乃是此道高手和专家,一气六仪阵是个障眼法人入其中之后会团团打转走不出来,但也就仅此而已。

  但向缺布的这阵明显已经超出一气六仪阵的范畴了,那不是简单的障眼法,而是直接改变了法阵中的空间关系。

  这阵,向缺在没有进入凝神中期和身带阴司之职前也同样布不出来······半个小时之后,小人得志的向缺哼着小曲领着一脸眉开眼笑的王玄真还有老李,王昆仑离开了此地。

  后面跟着咬牙切齿横眉冷对的苏荷。

  苏荷恼羞成怒也无可奈何,风水阴阳界中人最重誓言,一旦亲口许诺的事如果反悔,对自身修行颇有影响,她隐约有种不妙的预感,赵礼军他们恐怕是要被困在这里了。

  那副楼兰地图乃是茅山百年前从西域得来的,一直被当做茅山秘典珍藏于经阁之中,除了茅山掌门和几位长老外,也就苏荷和赵礼军知道此事。

  楼兰地图记载着入楼兰地宫的方法,得到此图也就相当于有了进入地宫的钥匙,这幅图在茅山近百年都无人能勘破,这次苏荷和赵礼军从国外归来,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地宫的事。

  茅山从未声张此事,就是想把进入地宫的事独揽在自己身上,但现在却棋差一招,被向缺给知道了。

  苏荷很郁闷,因为向缺布的法阵她到现在也没想透到底是哪门子鬼阵!

  向缺等人离开不久,龙虎山和茅山还有姓薛的中年人追踪着他们的痕迹也来到了此处,距离向缺布阵之地只有百米之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上月似乎欠了不少更呢